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25章 通体碧绿
 只是她才将将受了小师伯一肚子的龙,这龙涎却是实在多余,如此想来,容音忍不住笑了一声,待得小师伯稍稍离开了一些她的,问她为何发笑时,容音便道:“现在方是觉着。

 原来小师伯的身上到处都是宝,师伯,您这些年,就当真没有与别的女子爱过吗?这修真界的女修士,怕是瞧着小师伯,就跟什么带有灵气的玩意儿似的,只管咬上小师伯一口,便要长生不老了。”

 见她有这个兴致来打趣他,易擎也是笑,他的大手抚着容音的肢,摸得她忍不住笑着挣扎了起来,他便道:“也不知是哪个小妖

 在你的师伯还是颗龙蛋时,便夜夜的在师伯身边呱噪,虽说这天下女子再没有比她更吵闹的了。

 但师伯几百年纵观下来,女子皆是能饶之舌,若是再多招惹几个,怕是耳子不得好了。”说着这样的玩笑话,易擎将容音上,只单手支着额头,伏在她这娇躯上,看她羞红的模样,柔情意道:“哎,音儿,再叫声爹爹来听下。”容音一愣,通红着脸摇头,又推着在她身上的易擎,道:

 “小师伯这心思,也太…才不要,放我起身来。”“为何不要?”易擎的兴致盎然,腹下沉,用已经昂扬的龙着容音的下体,又道:“方才不是还叫得顺口,现在怎么就不能叫了。音儿,你叫师伯一声爹爹,师伯给你个好玩意儿。”

 这妖孽说话间,便在容音的身上律动着,他在用他的龙磨着容音的花心,得容音下体望泛滥。只恨不的,羞得直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也比现在,被小师伯迫着叫他爹爹好。

 ***陋室内,情正浓,窗外的妇人们已经散开,有孩童嬉笑着跑过。容音被小师伯上,身体随着小师伯的律动而柔软着。又微微将目光垂下,只看着小师伯锦衣上的龙形配饰,并不敢看他的脸。易擎便是催促道:“方才伶牙俐齿的构陷我,现在怎么变成哑巴了?”

 这般的调侃,教容音愈发的无地自容,她将脸颊微微的侧过去,又察小师伯的手,在她下体摩挲着。似要了她的亵。容音便是急急问道:“小师伯,做什么?这里还是在人间界,外面很多的凡人。”

 “音儿不唤我爹爹,师伯便就要在这人间界里,与音儿做夫了。”说着时,不由得容音拒绝,易擎已经将容音的亵扯落,又来解他的头。容音又羞又急,抬手又来捶打小师伯,她的肚子里全都是龙

 这会子再被迫承,迟早要撑死了她去,便道:“师伯须知,这花儿浇的水过多,也会得涝病死掉的,音儿劝小师伯还是节制一些。”又在挣扎间,被小师伯剥开了衣裳,出裹着一对兔的肚兜来。

 她胡乱道:“都说女人是更不坏的田,但挡不住这牛儿太过于勤奋,总是耕耘,这田也会耕坏了去的。”

 这话听得伏在她身上的易擎“噗”一笑,他来咬住了容音的耳垂,大手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游走,只将她的大腿分开,将自己了出来的龙,往那柔软紧致的花心中戳将进去。

 易擎息道:“你也知自己这田被耕耘的勤快,都说了。让音儿唤师伯一声爹爹,师伯便给音儿一个好玩意儿,你道是唤,还是不唤?”

 容音早已被他磨的没了办法,这会子儿处早已答答水淋淋滑腻腻的了。便是被这坯师伯一举顶入了下体,她忍不住舒服的喟叹一声,实在无法,只得软软的,羞羞的,轻轻的,唤了一声“爹爹。”

 正在做那兽行的易擎闻言,浑身一绷,直觉兴奋不己,龙生生的在容音的体内涨大了一圈儿,又是了几下,着央道:“好音儿,再唤爹爹一声儿…”

 容音迫得羞死个人了。又觉小师伯这情趣实乃变态,但此时,已被师伯的龙,推着腹中的情逐渐攀升而上。

 她无法,白皙的手指攀着小师伯的肩头,又弱弱的唤了一声“爹爹,轻一点儿,爹爹…爹爹啊…”她越是这般失了纲常的唤着。

 易擎越是没了形状,又见他昂头,额头开始肆意的长着黑色的龙角,只一面对容音做着禽兽不如的事,又一面丢了身份的回应着。“爹爹现在在做什么?嗯?音儿,爹爹在音儿,音儿喜欢吗?喜欢被爹爹吗?”

 这般俊俏的儿郎,嘴里却是不干不净的吐着这样下难堪的话,容音听在耳朵里,一下被师伯抛向了那高的顶端,她尖叫一声,下体攥紧了师伯的龙,嘴里胡乱的喊着。“喜欢,喜欢…音儿喜欢小师伯,喜欢的…”***

 正伏在容音身上动作的易擎,猛然间往前一顶,低头,看着身下娇娇儿的双眸,问道:“音儿方才说什么?”容音娇着。哪里肯再吐出半个字儿来,她轻咬着下,红着俏脸,努力平复着呼吸。

 就是不言语。易擎便是又顶弄了她一下,问道:“音儿再说一遍,说啊…说喜欢师伯,快些说。”

 “啊…不要啊…不要说…”偏头过去的容音,真是死都不肯再说这话来的了,她也知自己与小师伯身份悬殊,第之事,再是如何孟,只不教人知晓都行,只这喜欢与否,却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说了。

 似乎就再也甩不开了。忘不掉了。若是将来她与小师伯分开,那她再闭关个几百年,几千年,那都是不能平复心伤的了。是,她喜欢小师伯,但她不能说。偏易擎与她不依不饶起来,她方才分明说了喜欢他,现下要她再说,她却又不肯说了。

 他只得狠命的顶了她许久,将她下体顶弄的水四溢,二人愈发意起来,又见容音实在嘴硬,易擎暗地里叹了口气,道:“不说是吗?没关系音儿,你与师伯来方长,师伯不怕再听不见。”说罢,他一个起身,将容音扶坐起来。

 她的下体依旧含着他的龙,他却躺在了上,动着腹顶她,又拿出了一块泪滴形状的坠子来。容音跨坐在小师伯的身上,浑身都是细汗,扭着肢若蛇妖一般的动着,那股子带着懵懂天真的妖娆,自不必说。

 又垂目见了小师伯手里这坠子,通体碧绿,散发着一股教人喜爱的生气,容音便是一边扭着。一边撒着娇问道:“这是师伯要赠音儿的吗?”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