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23章 歪头什么啊
 但易擎还是龙蛋时,便是放在她的本体身边孵化的,是以,他在临幸她时,那龙气绕,颇教容音熟悉。

 她的身体并不排斥与易擎合,不若别的怪那般,碰到龙气便会受伤,只这龙实乃大补之物,寻常妖鬼怪,一沾即刻魂飞魄散,容音因被父母两位半神合力助修为人形,神魂方面自然强大。

 之所以会晕,只能归咎为虚不受补…便是她这般的晕着。也挡不住禽兽一般的易擎,在出首之后,又了她三四回,似要将这早的怨气,在她身上欺负个回本般。

 于是,不断被龙浇灌的容音,一晕就晕了那么七八天,才是在易擎出门之际,头晕脑的醒了来。

 她身无片缕,拥被而起,只觉小腹鼓,坐起时,浑身经脉与之前相,生生的被拓宽了三四倍,周身灵气撑得她一身酸痛,只差炸裂。

 容音急忙掀开被子,低头一看,自己这双上全是牙印,尖充血满一碰便是生疼,非但如此,大腿内侧还紫红不堪,又是急忙下,跌在铜镜前再看,自己这脖子宛若被几万只蚊子咬过,密密麻麻的全是红色点点。

 除了这三处情景堪怜外,周身也无一处是好的,只是状况没有这三处严重。瞧着自己这幅尊荣,容音看的就气,敢情小师伯那禽兽,把她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啃了一遍吗?这不行,她得想办法逃出这窟,否则再等小师伯回来,抓着她一通好生折磨,她迟早得爆体而亡。

 便是这般想着。容音急忙撑着自己,起身来在这房中翻找衣物,她的储物袋丢了。柜子里什么都没有,只能赤身走出了房门,手指捻着一片飞来的落叶,变幻了一套淡绿色的广袖斜襟衣裳,仙气飘飘的走出了院门去,破开易擎的制,赶紧的朝着人间界逃了。制是易擎下的,容音一破制,他便已经知晓,此时。

 他正在镇上的茶楼与人说着话,只剑眉一动,将长指间的茶杯往桌上一放,起身便去追那不肖师侄。这人间界里,容音也是常来的,她只脸色苍白的飞了一路,入了人间界后,就跌在了一处河畔上,心中真是呜呼哀哉。

 那丧心病狂的小师伯给她浇灌的龙太多,还未来得及炼化之下,让她周身龙气浓郁,河里的鱼便都围拢过来,一条一条的往岸上跳。

 有一旁正在洗衣的农妇见状,纷纷围拢过来,有人瞧着这景致奇异,有人又见容音一脸苍白,似身体极为虚弱,但长相标致,衣着不俗,便是问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我肾虚。”容音回了那好心的大娘一句,眼皮一翻,又晕了。

 ***迷糊糊中,容音的眼睛睁开了一条儿,她听得小师伯正在她的身边,与那些个农妇说话。却是原来。

 那几个原本正在河畔洗衣服女人,将她救回了她们的村子后,还未过一盏茶的功夫,易擎就循着龙气找了过来,现在正在同那几个妇人介绍他自己的身份。

 容音撑着肾虚的身体,一下子就从简陋的上坐起了身来,冲着身穿黑色锦衣华服的易擎便是喊道:“爹,您怎么来了啊爹。”

 爹?几个凡间妇人,一脸怪异的看着易擎,这长相俊美,一看便是人中龙凤的男子,竟然有这么大一个女儿?易擎的脸色一青,回头,用那狭长的眼眸,瞪着一脸苍白无力的容音,他不知她在搞什么鬼。

 只见容音开始朝那几个妇人哭道:“我爹不要我了。自我娘去世之后,他便看中了隔壁家有权有势的小姐,娶了给我当后娘,我是个可怜的人呐。

 那后娘待我真是不好,不给我饭吃,见儿天的打骂我,我爹还帮这她一同训斥我,呜…我不想活了啊…”闻得这话。

 那几个妇人,看易擎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凡人总是容易被挑拨的,她们原本对易擎那和善的面目,一下子变得鄙夷了起来。

 有人便是替容音打抱不平“我说你这个人,看着也不是个没钱的,怎么就这么待你的亲儿?这后娘究竟能有多美,让你见着新就忘了旧爱?”“我!”易擎气的脸色铁青。

 他堂堂龙宫太子、天极宗一峰峰主,竟然被几个凡间妇人围着谴责,又见那污蔑他的罪魁祸首。

 正坐在上偷笑,蔫坏蔫坏的。这没良心的,还亏得他煞费苦心,替她去寻那修真界增强调和的双修秘宝,她却跑到这凡间来,唆摆几个凡人来训斥他。易擎气的发笑。

 他干脆放低了姿态,对那几位凡妇道:“是我不对,小女在那恶妇手下受了这样久的折磨,我竟对此一无所知,都是那恶妇手段高明,一直将我蒙在鼓里,自小女失踪之后,我便查明真相,早已休弃了那恶妇。”

 又是侧头,隔着那几名凡妇,冲容音眼神发,却一脸慈爱的笑道:“音儿,快跟爹爹回家,来,爹爹今后再不会让你受委屈了,除了爹爹外,更加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这话说的没毛病,但细听之下,仿佛又颇多含义,什么叫做“除了爹爹外”敢情爹爹就可以欺负她吗?

 容音赶紧的摇头,撑着手臂往内缩去,嘴里还喊道:“我才不信你,你有阴谋,你看你看,你嘴角在笑,肯定是有阴谋的。”众凡妇,立即朝着易擎看去。

 只见他仪表堂堂,端的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哪里像是会在背后搞阴谋谋之人?况且,即便人心再歹毒,总不至于将这般如花似玉的女儿,往死里折磨吧,不是这些凡妇见识浅陋,而是瞧那容音楚楚可怜的模样儿,谁都不会忍心教她受伤的,除了那恶毒的后娘。

 ***妇人们原该齐声谴责易擎的,却是又被易擎三言两语的拨弄着。转头劝着容音,让她跟着爹爹回去。

 又见容音一副就是不肯跟易擎走的模样,妇人们只能摇头离开,留了这小破木屋子里的容音,与她的爹爹单独谈谈心。容音着急的看着妇人们一个一个的离开。

 她屈腿抱着膝盖,坐在这简陋的木最里头,房中重归寂静,她偷偷的抬眼,觑了一眼易擎,那身形颀长的俊逸矜贵儿郎,只往她面前走了一步,便听得容音大叫道:“你别过来!”

 易擎便是停下,好脾气的看着她,就立在她的边,歪头道:“什么你啊你的,叫爹爹!”  M.WugU 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