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20章 脸颊瞬间变红
 “茶树都拔了种地,哪里来的茶?”刚烈的风中,容音一侧身,不肯再见易擎,只双眸看着远处山峰,带着一股娇气,道:“再说,音儿何时说过要请师伯吃茶?音儿却是不记得了。”闻得这话,易擎脸上神色便不止是冷,更是一股戾了。

 他张口,要问容音的话,她却似已经回完了话般,直接转身逃走,驾着雪花便朝着自家的峰上飞去。***

 云烟渺渺处,清心峰上的紫竹林中,容音坐在简陋的茅草房,思附片刻,便打开了一个糙的木柜子,从中选出几个储物袋,又怔怔在坐在了窗子边,看着窗外的一处细长的瀑布,正从山顶下落。

 这瀑布落下的水,会直接汇入星河之中,再落入间冤魂不散之地,与黄泉水汇合。李卓倩带着云碧急匆匆的要来见容音,知她二人有话要说,说的些什么容音大略也能猜出一些。

 无非就是要她与小师伯保持距离这些,容音便也不想理会,只留书一封,说自己先去那人间界,嘱托李卓倩与云碧二人,或者好生照料清心峰上的花花草草,或者随云峰上诸人一同前往人间界。总之,不必再寻她。

 她这想法是好的,自己一个人去人间界,既不违背掌门的命令,又可不与小师伯朝夕相对,还能在人间界过一段逍遥自在的日子,可是好。

 却是还未出这修真界,只将将落在天极宗宗门势力范围下的一处小镇,便在镇子口上,撞见了在此处等她的小师伯。

 容音立即转身要跑,却是被小师伯追了上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半搂住,往镇外一处楼宇里走。

 “这人来人往的,小师伯是做甚?”被半抱半拖着入了一处院子的容音,脚下跺着青石板,好容易挣脱了小师伯,赶紧朝着院门跑,却是“砰”一声,撞上了一处制,气的她转身来,白色的裙裾飞扬,冲着小师伯发脾气,道:

 “小师伯,您这是在挑衅清心峰,别以为您当了云峰的峰主,就能为所为了。我,我好歹也是一峰峰主,在天极宗的地位,是与您平齐的!”

 那易擎负手在后,静静的看着容音发脾气,冷静道:“这里已经出了清心峰,我们的身份就不平齐了。”而后,见得容音一愣。

 他上前两步,弯又笑“是以,我是你的小师伯,你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在这里好生待着,那你就得好生的待着。”“啊…欺负人!”

 修生养了几十年的容音,见不得小师伯这等气定神闲的模样,又见小师伯靠拢过来,她便是拳脚加的对着小师伯打了起来,这龙族太子也是霸蛮,知容音一时半会儿的怕是冷静不下来,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扛在肩上,转身走过满是花树的院子,推开雕花的木门进去,将容音丢在了宽大的上。容音的衣裙实在累赘,她在上扑腾了几下,这才抱起裙裾起身来。

 就要往下头跳,却是被小师伯给挡住,她又捏着粉的拳头打他,一幅生死都不想与他待在一处的气势。

 易擎实在无奈,双手握住容音的手腕,将她强行的在了宽大且厚软的上,气结的问道:“音儿何故这般不待见小师伯了?说说看,不说,你今就别想离开这处屋子。”

 被在了上的容音,胡乱的踢着脚,又觉小师伯这不要脸的胚,竟然与她一同上了,他的身体整个的在了她的身体上,教她除了蹬的双脚,全身上下,竟无一处能够动弹。***

 这座院落被小师伯下了制,里头发生的任何事情,外面都看不见,容音心中有些急了,她奋力挣扎着。衣襟便是在这挣扎间被扯开了些许。

 易擎低头望去,便是见得这衣衫内,容音的肌肤凝脂如玉,纹理细腻且还散发出一股独属于她的清香味。

 又见一银色的肚兜细带,挂在她那纤瘦的肩头上,肚兜遮在她松散的衣襟内,隐约可见上头绣着的花儿,那花瓣一层一层的招展着。开得正好。

 这本也无甚稀奇之处,哪个女子没有肚兜,哪个女子的肚兜不是这般寻常样式,却是放在容音的身上,入了易擎的眼睛,他便觉着不同寻常,又勾人非凡起来。

 易擎的闭了闭眼,低头,容音见状尖叫了一声,本能的偏过头去,怒道:“师伯,您又想做什么?”他那高的鼻子便顺势嗅住了她侧头而去的脸颊,易擎冷笑道:

 “本也无意做些什么,只音儿这般厌弃小师伯,既如此,小师伯便不得不做些什么,好教音儿长长这记。”

 他的身体紧紧的在她的身体上,单手下抚,到了容音的间,见她如此不肯听话,只单手掐着她的,张口便开始吻她的脸颊、脖颈儿、肩头、锁骨…一边吻她,还一边问道:“那在龙宫里头发生的事,音儿还记不记得?”

 “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了。放开我,师伯休得欺负音儿,待音儿回去,定是要,定是要…”

 “定是要什么?”易擎也是气的笑。他抬起头来去追容音的,见她胡乱摆头,他便也在她的脸上胡乱的吻着。又道:“定是要去掌门与我母后那里告我一状?音儿,你这心变的也是快,莫说我还未对你做些什么。

 即便做了什么,我将你困在这里,你如何去告我的状?”这些年,他被困在龙宫中,月月去信予她,她都不曾回过只字片语,待他好不容易从龙宫身来,费尽周折的来做这劳什子峰主,她见他的第一面,却只当不与他认识。

 易擎如何服得这气?但他写信予她,此事容音半点不知情,只觉得这小师伯越发的可恨,自己在龙宫选了妃不说,竟又跑来招惹她,她再是不济,也断不去给人做那野婆娘的。便是气得挣扎得愈发厉害,左右摆动着头,就是不想让小师伯来亲她。

 却是不想,易擎直接伸手,摸入了她的双腿之间,便是隔着那衣裙与亵,大手握住了她的腿心,得容音浑身一僵,脸颊瞬间变红,宛若滴血。

 她本是个玩心极重之人,清修时,每做些农活后,便在茅草屋里看些人间话本,倒也不对这鱼水之乐有所渴求,怎的被小师伯这般一摸私密之地,竟浑身宛若遭遇雷劫一般软绵无力,却又压抑难熬。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