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17章 却是比上一回
 容音大大方方的在小师伯的身边跪了下来。易擎一直偏头看她,见她与他跪在一起,距离也近,便是欣慰的笑笑,也不枉他跪在这里,听了母亲半天的训斥,只要她肯与她亲近一些,怎样都是值得的。

 又是想起容音来此处的目的,易擎依旧偏头看向身边的容音,关切的问道:“怎的就要回去了?可是为了躲我?”殿上的后娇然见状,狠狠的拍了一下龙椅上的扶手,语喊警告“易擎,闭嘴!”

 易擎不再说话,只是固执的看着容音,他在等她的回答。同样跪在易擎身边的容音,双眸懵懂的看看师祖,又看看小师伯,她觉察到,好像师伯与师祖之间,有些的不对付啊。不管了,她还是说她自己的。

 便直言道:“山中来信,今年紫笋因着雨水太少,让我领弟子们回去布雨,是以要早些回去,免得耽误了宗门内的炼丹大事。”“紫笋是要雨水足些。”说起紫笋,龙椅上的后娇然一脸的怅然。

 她仿若忘了要提防容音与易擎,目光看向远方,又叹道:“可惜这龙宫位于深海,久不见天,又少了清心峰的混沌之气,不适合种紫笋。”***龙宫深埋在这海底深处。

 虽然色彩斑斓处自有其中乐趣,可后娇然从小就在山中长大,过的便是那种宛若农家女一般的闲适生活。荣华富贵在她这里,从来都是过往云烟。

 便是一时间,念起清心峰上的紫竹,多了些思乡的愁绪,便没来得及管易擎如何,只见那易擎跪在容音的身边,对她承诺道:“你且去,我过后便来寻你。”容音听了。

 不知为何竟然十分开心,她跪在地上,侧身看着小师伯,笑靥如花的问道:“可是真的?小师伯来清心峰玩儿,音儿自当好生招待,今许小师伯一杯清心茶,来小师伯定要来赴约。”

 “我定去。”易擎看着容音,微微的笑,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柔情。同是跪在容音身后的李卓倩一听,忙是往前跪了两步急得唤了一声“师祖,山中来人催得及,弟子们还需立即启程。”

 龙椅上,回过了神来的后娇然,听着易擎与容音做出这等约定来,也觉甚是无个形状,便同意了。

 只管让殿外蚌女,装上数只储物袋赠予容音,才是送了容音离开,她虽不许易擎与容音来往过密,却并非厌憎徒孙之人,相反,后娇然为人清冷,也曾将容音之母容嫣,当成女儿一般的疼爱,现今自然也是疼爱容音的。

 只是如今她坐在这个位置上,易擎与容音又隔着辈份儿,许多事情便是身不由己了。待得送走了容音,后娇然才是又看向跪在殿下的易擎,冷声斥道:“你也不必想着与音儿的约定了。自去龙落殿面壁思过罢。”方才,易擎与容音之间,明目张胆的在后娇然脚下做着约定。

 那容音懵懂不知易擎意为何,后娇然可是看得清楚。既然如此,她自不许自己儿子去赴容音的约,只管将易擎关上些许时候,消磨消磨他的意志,好教他明白,他与容音之间绝无可能。跪在殿下的易擎,似早料到这一路不是坦途。

 他很坦然的接受了这样的惩罚,只静静的向母亲磕了个头,自去了龙落殿面壁思过。思什么过?他要爱一个女人,这有什么过可思?

 前路崎岖,易擎被关入了龙落殿的消息,并未传出龙宫,龙王已经严令龙宫守口如瓶,若是谁了这消息,必灭全族。因此,已经回了清心峰的容音,也就没有再收到易擎的消息了。

 她为紫竹布了雨,数着日子,见小师伯还未来,便又领着弟子们采了今年的新茶,想着小师伯来吃茶时。

 她定要带小师伯去清心峰的云崖上,一边下一盘棋,一边吃今年的新茶。想着那样的光景,容音便不知为何,脸红心跳的,又似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小师伯了。

 便将今年的新茶烤得格外细致,平里十分偷懒的一个人,竟然事事亲力亲为,比起寻常弟子可是勤快许多。

 李卓倩将容音的这些细节反应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却又不知该如何阻止容音继续弥足深陷,问起容音来为何要这般勤快,容音自个儿也答不上,她只知,将清心茶做得好一些,不教小师伯失望才好。

 ***去秋来,山中渐清冷,清心峰上,云雾缭绕。容音穿着白色的斜襟长裙,披着柔顺的长发,脑后系着一淡粉的发带,站在云崖上,静静的看着云海翻腾。从这处看东海方向,虽满目都是厚厚的云海,却也教容音看了大半天。

 李卓倩从山下上来,到了云崖处,看了容音许久,见有风吹来,容音脑后的粉发带飘飞,如此倾世佳人,如今却是一副思君不见君的失魂模样,实在教人忧心忡忡,她心中一狠,对容音唤道:“峰主,龙宫来信了。”正在看云海的容音一听,忙是回头来,倾城的脸上全是欢喜。

 同时带着一丝讶异,问道:“怎的现在才来信?小师伯什么时候来?”“他不会来了。”李卓倩拢在宽袖中的拳头握紧。

 她紧盯着容音的眼睛,道:“龙宫说,太子不将与龙族适婚女子成亲,因此,恐无机会再来清心峰吃茶,峰主,咱们不必再等。”原本,容音那一张欢喜的小脸,在听闻大师姐这话后,突然一愣。

 她似有些懵懂,还未品味出内心听闻这消息时的个中滋味来,又见大师姐盯得她太紧,便是苍白着脸,强笑道:“这,很好啊…小师伯也是到了该龙妃的年纪。

 那那…那我是不是要给小师伯备份厚礼?”有一种滋味,缓缓的在容音的心房中蔓延开来,有些的熟悉。

 她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自己带了贺礼,兴冲冲的去见小师伯,想与小师伯赔罪,又想知予小师伯,她很是高兴,小师伯能从蛋壳里早些出来,她想说。

 她是很喜欢小师伯的。却是不想,被小师伯将她连人带着礼物,从屋子里赶了出去,那个时候,容音心中的滋味,便是如同现在这般模样。一样的痛。

 这一回,却是比上一回,更让容音刻骨铭心,她又觉得有些的奇怪,站在这云崖之上,不知自己为何要心痛,明明她是如此害怕小师伯,又如此期待小师伯,现今小师伯不来了。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