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16章 两人眸光相遇
 往外走了些许的路,道路边满是五的珊瑚礁,二师姐疾走两步,追上了李卓倩,转身来,单手一横,挡住了大世界。路上这三名身穿白衣,仙气飘飘的仙子便同时停住了脚步。李卓倩蹙起柳眉,看着二师姐,不说话。

 便听得二师姐问道:“大师姐为何要这般欺瞒峰主,昨峰主明明就不是因着吃醉了酒被送回来的。”“你也知道她不是吃醉了酒被送回来的,”一身冰冷的李卓倩。

 看着二师姐,言语间就显得更为锋利了,她道:“昨峰主什么情况,我们三人是最清楚的,这件事若是说出去,峰主和我们都离不了干系。

 但那位,可就不同了。谁也不会说他什么,只会说我们峰主恬不知,说我们规劝无方。”昨

 其实送容音回来的,便是那位身穿黑色龙袍的龙宫太子,他若只是单纯的送了容音回来,那便也无妨,但他将容音送回来时,她虽然衣衫裙袜整齐,却是双眸紧闭,面颊泛着桃花一样的红。

 那般娇动人,又满面情,若是稍懂些人事的,便知她方才定是经历了些什么。李卓倩当即吓得跌在了地上,只看着那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龙太子,眼泪就止不住的,却是被那龙太子当作灰尘一般的撇了一眼。

 他只管送了容音上休息,便再无话予李卓倩待,又是柔情意的坐在容音的边看了她许久,才是离开了。这般情形,若非李卓倩后来检查,发现容音手臂上的守宫砂还在,她当即便要去找那龙太子拼了性命去。

 是以,这龙宫哪里还能待得,非但待不得,还需立即就走。***五的珊瑚在蓝色的海水中,漫溢着华光。身穿白衣的仙子们。

 在这小路上有了一丝小小的争执,二师姐云碧不敢苟同的看着大师姐,反驳道:“可是大师姐,如果我们不能如实告知峰主昨的事,对峰主与那位…来说,如何公平?如若他们真的有情,我们岂不是在打鸳鸯?”

 “没有情。”李卓倩一口否决了云碧说的话,她往前走了一步,咄咄道:“你最近实在话多,回去后即刻闭关自省,好好反思反思近来你的反常。”什么情情爱爱的?大道三千,修真者不知凡几。

 在通往神途,不知折殒了多少修士的性命,稍有不慎,这修士便会走火入魔,尤其情爱,格外令人伤神。是以,不若一心向道,潜心修习,这尘世间的情情爱爱,很快就会被忘的一干二净了。

 彼时再回头看这漫漫岁月,又会觉得那些情爱也不过如此,不值一提。也正是因为担忧容音的这一点。

 因此,清心峰先峰主容嫣去云游之际,专程将李卓倩叫至面前,向她代了易擎对容音的心意,那先峰主倒没有让李卓倩去阻止二人,只是恐将来容音与易擎身份悬殊太大,情爱路途波折,会让二人生出心魔来。

 李卓倩谨记师尊担忧,如今看那龙宫太子的模样,怕对容音已是情深种,自然要趁容音还不知人事时,将她带回清心峰。

 但自出了峰后,这脾气温良的二师姐云碧,竟然几次三番的规劝李卓倩,置容音于险境,李卓倩自然要罚她。又见那云碧神情郁郁不再说话。

 她便冷哼一声,直接绕过了云碧往前走,去吩咐其余弟子收拾行装,去与师祖辞行…这繁花似锦的龙宫中,从来都不缺金光闪闪的东西,容音张望着脑袋,虽然心中如何不愿。

 但依然还是被大师姐催往师祖的后宫中去。后宫中,后娇然身穿金黄的后服,正坐在一张金色的龙椅上,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脚下的易擎。

 她已屏退身周一群虾兵蟹将与蚌女,寂静显得这后宫中气氛格外凝重,甚至还颇有些剑拔弩张之感。

 过了许久,后娇然看着一言不发,仅只跪在地上的易擎,气得直接朝他掷了一盏琉璃杯,怒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昨晚上,是不是和音儿在一起?”易擎不说话,依旧抿沉默。

 他的面目坚毅,并不躲那一盏掷过来的琉璃杯。龙椅上的后娇然,便是起身来,气得指着易擎骂道:“我千万次的与你说,你与她身份有别,身份有别,你本就魔气未消,再是起些波澜,你是想入魔神界,做那魔界神龙吗?”龙族得天独厚,若未陨灭,天生就该为神。

 但修真界有魔族,神界也有魔神界,若是易擎为魔,魔界便能得一条魔族神龙,那将是整个修真界与神界之大患,将来必定人人得而诛之,甚至。

 在易擎还未入魔之前,便会有人先下手为强,要趁他还未成魔之前,先行诛杀他了。***当年迭林中,魔族太子来袭。

 就是为了偷易擎这龙蛋回魔族调教,岂料易擎为救容音提早破壳而出,魔族中人虽未得手,却也教易擎染了魔气,终年不散。这个秘密,龙宫一直隐瞒世人。

 就连容音父母都不知此事。易擎体内的那一丝魔气这些年也控制得很好,后娇然希望易擎能将这缕魔气一直控制下去。

 他与容音便不能在一起。身份有别的两个人,即便在一起,也将生出诸多波澜,予易擎这本就岌岌可危的身体来说,实属不易,更何况,后娇然为人十分古板。

 即便易擎体内没有魔气,她也断不许易擎与容音做出伤害龙宫及清心峰名誉一事。跪在地上的易擎,只是静静的跪着。

 他的眉眼下垂,面对母亲的指责没有丝毫的反应,却也足以教人能感觉出他那反抗的意味了。又有蚌女在殿外恭敬道:“龙后,清心峰峰主容音,说是要与您辞行来了。”

 听闻容音的名字,跪在地上的易擎这才有了些反应,他略抬眸,眼底红光微闪,衣摆铺在地上,一旁的夜明珠衬着他衣摆上的黑色龙纹,略显狰狞之

 殿上,后娇然听闻容音要来与她辞行,心生颓然,满心都是无奈之感,又狠狠的瞪了殿下跪着的易擎一眼,严令道:“你不许说话。”又让蚌女传容音进来,她端坐在龙椅上。

 看着那扇金光闪闪的宫门打开,容易穿着一袭白衣,间一个粉带轻飘,携着李卓倩与云碧款款而来。端得清心闲淡,不愧是后娇然的衣钵传人。跪在地上的易擎回头看她。

 她进来时,也看向易擎,两人的眸光相遇,容音很是心大的冲易擎裂开了嘴,笑了一下。又快道:“小师伯也在师祖这里,可是太好了。音儿就不必再单独向小师伯辞行了。”说着。  M.WuGU 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