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15章 带出飒音
 容音被小师伯折磨得一上一下的,她的发髻已经完全散落,那别在发上的乌黑花簪也不知了去向,只觉得自己快要被小师伯给带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去,整个人,整个身体,整颗心,都在某种极乐的境界里。

 她已经想不到其他的了。师祖或者是谁,此刻在容音这儿已经不足为惧,她想,她大概是魔障了。

 又听得小师伯一直在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容音往小师伯的脸颊边微微的侧了侧头,不等她应声,小师伯的脸也侧了来,他的,含住她的。“唔…”容音微微张

 她的眼眸徜徉着醉,与小师伯那双充满了侵略与情的眼眸对视,而后,她的嘴里,钻入了滑溜的一物。

 那是小师伯的舌头。有心跳的声音,在这寂静无声的海底响起,是她和易擎的心跳,两个人的心都跳得很厉害,这心跳声织成了一首鼓曲,带着情与热烈,将容音和易擎一步一步的拖入望的深渊。易擎的动作幅度越发的大了。

 他躬着背,勾着容音的小舌头,他的与她的瓣厮磨,他的下体,与她的下体紧贴,这便正如易擎自己所说,方是觉着。

 这个时候,才是与容音的距离更近了一些,但还不够,远远的不够,他用力的用自己的龙茎,紧了容音的下体,茎身分开了那条窄窄的小,易擎的,也离开了她的,他的额头抵着她的,一双血红的眼,充满了火热的看着他的小容音。

 “师伯要到了…”易擎发出沙哑的音来,这声音醇厚又有些的苍茫,便将内中的情意味放大了许多,惹得容音也是节节攀升入了极乐的境界,她一脸痛苦的紧簇着眉头,头一偏,想在这高迭起之际,躲开小师伯的目光。

 他却是不许,单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正对着他,两人一同进入那极乐的境界里去。***白色的裙裾,宛若花瓣一般,在深海中漂浮。

 花瓣的主人,纤细白莹莹的手指紧紧的抓着面前小师伯的双肩,捏皱了他肩头的黑金色龙纹。

 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情过后,易擎抱紧了容音,云雨之后的两个人,紧紧相贴着。都没有说话。

 这种亲昵中,带着一丝疲懒的感觉,充斥在两人之中,海水随着易擎的心意而产生着一些细微且旎的反应。

 连带着容音也觉得这海水对她善意了许多,起初有些让她动作凝滞的深海,如今,竟如躺在花蕊之中那般的舒适,她微微的闭上了眼,将脸颊靠在小师伯的肩头,不见天的深海中。

 她与他的身体渐渐的浮动了起来,容音还保持着双腿大张,下体赤,与小师伯的龙茎紧贴的模样,又觉自己与小师伯正在失去重心,宛若飘零的一片树叶,在深海中并无半丝重量。

 也不知哪处是天,哪处又是地了,她轻轻的闭上眼镜,就这样睡了过去,白色的裙裾在深海中漫无边际的弥漫,失去意识前。

 她仿若听到小师伯在她耳际轻声细语道:“音儿,师伯心悦你。”这声音似梦似幻,容音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亦或者,是压抑在她内心深处的某些,不能言说的奢望,让她生了这样的一场梦。总之,待得容音睁开眼睛醒过来,第一眼见到的便是鲛纱做的白色帐幔。

 在夜明珠的照下,散发着点点细光,她拥被坐起,四处望了望,周围一片明亮的蓝色,塌下是一张贝壳做的,身周长着奇特且名贵的各珊瑚。这里,并不是她与小师伯做了那等大逆不道之事的宫殿。又掀被看了看自己的袜,全都好好的穿在身上,容音便是恍然。

 她这是真与小师伯假意爱了一番,还是她有所思,夜有所梦…?呸呸呸,容音急忙唾弃了自己一番,什么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她何曾想过要与小师伯做那等的事情?呸呸呸,小师伯是长辈,她素来都是尊师重道的。

 这般忙不迭的否决了自己,容音没心没肺的掀被起身来,又觉下体黏黏腻腻的,这处殿内放了避海神珠,是以内中并无海水,容音这腿间的粘腻之感便愈发的明朗。

 她强行忽略了这样的异常,只当这是她做了一场梦所致,见得大师姐二师姐三师姐从外头进来。

 她忙是端出一副笑脸来,挨个儿打了声招呼,试探的问道:“我这是怎么在这儿啊?”“掌门昨在大殿上喝得个烂醉,师祖让吩咐了送到这里来歇息,掌门自己不省得事了?”说话的李卓倩一脸臭烘烘的表情。

 看着容音说道:“山中来了信,说今年的雨水下得少了些,紫笋怕是不能生长得很好,让我们快些回去布雨,是以我们既然已经与师祖见过了。

 寿礼也已送到,便是早些回去布雨,免得耽误了紫笋生长。”那紫笋乃清心峰重宝,修真界里多少修士炼丹,梦寐以求一紫笋,是以每年一到紫笋生长的季节,便有不少修真人士,拐弯抹角的求到清心峰来,想得一紫笋回去炼丹。

 ***清心峰中人,寻常是不出峰的,倒也不是谁规定了一定不许出去,只是大家的生活习便是如此,任凭外界如何风云际会,清心峰内的人们,过着属于自己那出而作落而息的日子。平里大家练功种花,过得甚是悠闲。

 这样不问世事的闲情,也就只有清心峰中人才能过得出来,也莫怪乎,这龙宫的龙后,一直都想回到清心峰去过她那逍遥自在的日子了。

 但因着一场梦,似有些眷恋的容音,听闻大师姐说起紫笋一事,便是有些的怔然,她似对紫笋的生长不再关心一般。

 只坐在华丽的贝壳上,怀中抱着被子,不知该做些什么反应。大约,究其因由,还是因着那场梦的干系,让她对小师伯有了些旎的情绪,便不怎么想回清心峰照顾紫笋了。

 那李卓倩见着容音这般反应,便是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强势,板着脸予容音道:“峰主收拾收拾,我们这就去见过师祖,与她辞行了。”说罢,李卓倩又看了看容音的神情,见容音还是带着一脸微醺的意,坐在上发呆。

 她便是急得甩了一下宽大的衣袖,带出一道“飒”的音,转身,领二三师姐走出了容音的房间。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