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12章 光是这大声
 修真者们议论纷纷,易擎那张俊美的脸,愈发的冰冷,见着前方容音与龙后相谈甚,周围已有不少青年才俊,似要向容音靠拢。

 他忽而再不能忍,便是豁然起身来。龙座上的龙王易澜立即倾身,伸手,一把握住了易擎的手臂,示意他不要来。易擎这才是按捺下来,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又见龙后拥着容音说话儿。

 那后娇然似有说不完的话儿要与容音说,还特意问起了清心峰上的那一片竹林,今年的林子可是又比去年的高了一些?容音都一一的答了。未曾讲前些年的时候,那片师祖心爱的竹林,差一些就被她玩火烧了一事。

 只管答她将那竹林养护得极好,每年一到雨季,鲜的竹叶便长了出来,那竹节便是蹭蹭的往上,空气清新间,竟然也引了一些有灵的灵宠来这竹林里收林中华。师祖听得心中甚慰。

 又想起清心峰上一心向道的日子,哪里是这富贵堂皇的龙宫能够比的,便是眼中有些润,又问起了清心峰下的星河,问起她的府,可都曾好?

 乖巧答话间,容音还特意看了一眼易擎的方向。却是见着易擎正侧头与龙王说话,不曾理会她,她便是心想,小师伯今又换了一身儿的衣裳。

 虽然同样是黑色的,但是今天这件的款式与昨天那件又是不同,今这衣裳上,不仅有龙,龙爪下还着一簇花儿…容音不打了个寒颤,她什么都没看见,她什么也意会不了。

 又只管与师祖说话儿,还被师祖拉到了龙王面前。来了龙宫,总是要见过龙王的。光溢彩,珍宝遍地的龙宫之中,容音携带着清心峰的诸弟子,规规矩矩的向龙王祖师伯行了礼,她刚要后退,便听得那侧对面坐着的易擎,清了一口嗓子。

 这…是什么意思?容音脑子灵泛,又冲易擎的方向福了福身,低眉顺眼,宛若小媳妇般的上道“小师伯安好,多年不见,恭贺小师伯荣登太子之位…”

 “嗤。”坐在太子宝座上的易擎,忍不住就是发出了一声嗤笑,他偏头,这才正视着容音,刚要斥她一句小骗子。

 又是多年不见,如若他未记错,昨儿他们才见过的,非但见过,还有了肌肤之亲,但他刚要开口,便听得已经坐回了后座的后娇然道:“行了。音儿远道而来,太子也不必为难她,来,音儿,师祖这边坐。”说着。

 她拍了拍自己身侧的座椅,让容音坐到她那边去。容音便是低头,赶紧的转身坐到龙后那边,一坐下,就冲易擎得意的挑了挑眉,她就骗他了。怎样?你等着!易擎瞪向容音。

 那模样看起来很是不喜容音这师侄,看得龙王龙后直皱眉头,生怕易擎一个控制不住,扑上来吃了容音。这易擎小时候,可也不是这个模样的,当时他有多喜爱容音,现在看起来就有多厌恶容音。

 看来那有意为之的传言,倒是弄假成真了。***这一场繁华似锦的盛典,在容音和易擎的无声对峙中,依旧进行着。差不多到了尾声,一直在与师祖说话的容音,由蚌领着。

 在龙宫里四处闲逛,一路到了她休息的宫殿里。这龙宫的殿宇,与人间君王的宫殿又是不同,更显得富丽堂皇不说。

 那风景也是不同的,便只见那蚌将容音带至一簇庞大的珊瑚礁前,叩开了宫门后,便立即退了下去,容音“哎”了一声,看着蚌离去的方向。

 再看看这深不见底的殿宇,她觉得哪里不对。没错啊…这殿宇冷冷清清的,就只有她一人住在这里吗?

 又见清心峰的弟子们一个都没在这里,容音便是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奢侈啊…奢侈啊,这一座殿,能住下我们整座清心峰了。”往好了想,这也是龙宫重视她啊…将她一人放在一处殿中住,啧啧啧。

 她果然是龙后的亲亲徒孙。这般想着。容音负手,反而心安理得大摇大摆的进了这珊瑚堆砌的殿中。只等她刚刚进入这殿内,背后玉石砌成的大门轰然关闭,连只鱼虾都没让其游进来。容音好奇的回头。

 看着这自动关闭的殿门,又看了看这晕暗的殿内环境,冷冷清清的,仿佛什么都没有,但这墙上,柱子上,哪怕是一扇紧闭的窗子上,都镶嵌着奇珍异宝。龙宫真是太有钱了。容音左右看看,这殿中确实没人。

 她急忙提起裙子,颠颠的跑到了一大柱子下面,趴在了地上,自储物袋中掏出一细细的铁钎,使劲儿的翘着柱子下方的一颗闪亮亮的宝石。凡人就喜欢这玩意儿。

 她弄一颗回去,将来去了凡间,好拿去换钱了。再去听曲儿。便是见得她抠着那颗宝石,抠得格外起劲。

 忽觉不对,气氛不对,于是容易趴在地上抬头,看向这大殿的深处,似有什么庞大的巨物在滑动,是错觉?容音有些怀疑的眨了眨眼睛,又低下头去挖宝石,还是觉得不对。

 她都听到这大殿深处,有什么怪物的鳞片在刮擦响动了,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坑了。忙是提起了白色的裙摆,单手拿着铁钎,指着那黑乎乎的大殿深处,怒道:“易擎,是不是你?敢在我师祖眼皮子底下坑我的,也就只有你了。是不是你!”

 “吼!”下一瞬,一颗巨型的龙头咆哮着。从那大殿深处冲了出来,带起殿中水,将那坐在地上的容音衣裙,带得飘飘往后,若一朵盛开的花儿,惊了这条处于愤怒状态的巨龙。

 它起尖锐的牙,血红色的龙眼,低头看着渺小的容音,发出清淡的,却压抑着滔天情绪的男音“你欺骗了本太子,本太子也只是以牙还牙而已!”“你你你,你还有理了。”容音抱着四处飘动的裙裾站起了身来。

 她的长发就如海藻般,在这深海中蔓延飘舞,只见容音气的跺脚“小师伯,您也是条有身份的龙,您做这种坑害晚辈的事儿,就不担心我师祖知道吗?”

 ***“你少搬出你师祖来本太子!”怒龙浑身的鳞片,都在“咔咔”的作响,他的龙头绕过了柱子,往前游龙,一条庞大的,覆满了鳞片的龙身,在容音的眼前游了过去。易擎的声音,响彻了这大殿,光是这大声,便充满了一股令人恐惧的力量。

 便是听得易擎怒道:“音儿,惹怒我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好处,你把我一人丢在山里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你的下场!”“我的下场怎样?”容音还有些强词夺理。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