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9章 便是红着脸儿
 “呀…”从不曾被人这般待过的容音,忍不住昂头,发出了一声喟叹,她深了口气,又觉易擎在她的头,宛若着什么果,想要从那果出汁水来一般,那感觉,教容音想要癫狂,她拼命的呼吸着。

 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软在了师伯的面前,又摇头,想要将自己的头从师伯的嘴里出来,身体却是诚实的将自己往师伯的方向送了一些。容音便是息着。

 含着哭音,弱弱道:“师伯,师伯,求您不要这样弄了。不要,音儿会给爹爹娘亲打死的,师伯,呀…”

 “谁都不能动我的音儿。”易擎埋首在容音的前,闭着眼睛,用濡的舌尖抵出音儿的那一粒头,又来另一粒,因着要说话,易擎便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那一粒头,又道:“若是有人敢动音儿,师伯管教他灰飞烟灭。”

 ***光线昏暗的山中,那石头儿里长出了绿色的杂草,外有萤火在飞绕,为内的春光带来些许微弱的照明。

 容音羞得紧紧闭上眼睛,乖乖的站在小师伯的面前,微微昂着头,呼吸不匀的,忍受着小师伯她的头,他的这动作。

 就跟在容音的身体内点了把火似的,烧得容音下体润,小腹空虚得,只想着这往自己的体内入个什么物件才好。又听得这静谧的山中,小师伯啜着她的头,那声响“哧哧哧”的。

 他似瞧出她的羞恼,还故意将那啜头的声音弄得特别大,隐隐回响在这山中,听得容音双腿直打颤,她不含着一股弱弱的音,带着撒娇,息道:“师伯,师伯,音儿…站不住了。

 师伯,您吃完了吗?音儿这个没有水的。”“站不住了吗?”易擎吐出了嘴里已经被他红肿大的头,又拿舌尖裹着那一粒儿,见容音忙不迭的点头,想她的确是已经站得够久了。便将她抱起来,又转身放在自己坐着的这快大石头上平躺着。

 白色的纱裙洒落在粝的石头上,娇的美人儿还卷着自己的肚兜,在师伯面前袒房,害怕的发抖。

 易擎便也躺了下来,单手撑着额头,侧身躺在容音的身边,见她依旧紧张,便是凑过去,单手抚摸着她的子,薄贴近她的耳侧,悄声道:

 “音儿,放松一些,师伯疼音儿都来不及,不会伤害音儿的。”平躺在石头上的容音急忙点头,又摇头。

 她将双腿屈起,双膝在裙下并拢,大腿紧紧的夹着并用力,生怕自己下体会出涓涓细来,那太羞涩了啦。

 又是侧头,娇娇的哀求着身边的易擎“小师伯,音儿,能将肚兜放下来了吗?师伯别再了。”“不能。”既然容音认真的询问过他了。

 那易擎也就认真的回答了她,又轻咬着容音的耳垂,道:“音儿,音儿的子这么软,又好吃又好捏,不知道那与人调和处,摸起来是个什么滋味。”

 他说的自然是容音的私处,又见容音瞪大了眼睛看他,易擎便坐起身来,俊脸上一副凝重神情道:“说来,起初师伯也说过,音儿若是觉得不公,自然也可看师伯的,那师伯要摸音儿的私处,自然音儿也可摸师伯的。”说着。

 易擎果真开始解自己的带,这番动作吓得容音赶紧的蒙上了自己的眼睛,身子一侧就要逃“音儿不想看,也不想摸,啊…师伯,您也太厚颜无了些,哪里有非要音儿看一看摸一摸的,啊。”

 她并没有逃掉,易擎自然也不会让她逃掉,此时,便是在这方平坦的大石头上,易擎一把捞过了容音要逃的身子,在她挣扎间,易擎便是干脆扯掉了她身上早已摇摇坠的肚兜。又抓住了她的手,往自己的间一放。

 容音便是愣住,通红着脸,一只手被师伯抓着。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上,瑟缩着。呆呆的看着师伯,虽然隔着衣裳,但她摸到了。小师伯的龙…好大。

 ***易擎那绣着黑金龙纹的黑色衣裳,领子已然歪斜,他单手搂着容音的,另一只手摁着她的柔的小手,强迫她的小手,在他间的龙之上。

 又伸手,将容音紧紧的抱入怀中,垂目,薄碰触容音光洁白皙的额头,鼻尖嗅着她的发香,悄声的,氤氲着情意的问道:“师伯的龙,就跟音儿的头一般,会大的。”“那,那。那也得太大了些…”

 被强制的拢抱在师伯怀里的容音,羞涩且惊恐加着。说话都结巴了起来,她被迫摁在师伯龙上的手指动了动,心中暗暗描绘着小师伯这龙的形状。

 又是摇头,天爷啊,她描绘这个做些什么,这些事情,本就不应出现在她与师伯之间的。便是发着抖,一本正经道:“师伯,您这般欺负晚辈,良心可是会痛?人都说要尊师重道,可,可也得这长辈,够稳重才是呀。”

 “你说起这些无用的,倒是脑子灵光的很。”易擎微微阖目,着容音的那只手,强迫这不肖师侄的小手,顺着他的龙开始抚摸游走。

 他似觉得兴奋,声音得极低,又带着些许的嘶哑,孟道:“音儿,你看那些宫图中,师伯的这物什,都是要入女子体内的。”说着。

 他令容音将他的龙握住,便将手松开,又抚摸到了容音的双腿之间,隔着那裙衫蹂躏着容音的户,这动作惊得容音忍不住倒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夹紧了自己的大腿,将他的手夹在了她的腿间。

 易擎却是不在意,又道:“师伯的龙,便是在今天,定要进入音儿的这里,宫图上都是这样画的,这才是正经的调和。”“那师伯刚才只说瞧一瞧,没说要调和呢。”满脸红的容音被小师伯这话吓着了。

 她羞恼的挣扎着。大腿内侧摩擦着。想将小师伯的手,从她的腿间摩擦出去,又不敢松开小师伯的龙,只能恼道:“小师伯竟是这般说话不算话,将来还怎样让音儿这些晚辈服气。”

 “可你也没乖乖的让师伯瞧一瞧呐。”易擎额头上全都是汗,呼吸也是不均匀的,容音的那只手,抓着他的龙,让他体内情翻腾。

 他便与容音讨价还价,道:“这般好了。音儿,你主动退下亵,把你那腿儿分开,让师伯看个够了。师伯就什么都不做。”

 容音想了想,又觉腿间,师伯抚摸着她的手愈发用了些力道,挤着亵的衣料,摩擦着她的口,让她体内的情不断翻滚且汹涌,口处润又黏腻,她便是红着脸儿,半推半就的应了下。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