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7章 抚上了腰肢
 易擎便是又朝着容音靠近一步,问道:“音儿怎么不去喝酒庆功?虽然音儿诓了师伯这么多灵石,却一只魔族都未斩杀。

 但此番胜利,师伯的功德,分音儿一半。”他以为容音是终于知道自己不好意思了。所以才无脸去参加那庆功宴,却不料,容音摇头,颇有那坚决的意味,道:“不想去。”

 她绕过了小师伯,继续往山上走,又有风吹来,卷起她白衣裳外的那一层黑纱,教身后的易擎一把抓住,她往前走,易擎就拽着她的衫角,跟着她往山上走。

 容音回头,见着与她这般亲昵的小师伯,她叹了口气,也不去管他了。只停下了脚步,耳际隐约有凡人的哭泣声,在林中传来。山中小道上,容音看着远处的林子,不说话,耳际听着哭声。

 忽而,又对小师伯说道:“师伯,您说,神仙们这般努力的除魔卫道,是为了什么?若说是为了这些凡人,可他们明明哭得这样悲伤,你们却还能在别人的村子里开庆功宴,可若不为了他们这些凡人,你们这般辛苦,又是为了什么呢?”

 黑暗中,只余下了星光的山中小道上,拽着容音衣角的易擎,双眸灼灼的看着这个容音,她好像什么都不懂,却又好像什么都懂,人人都说容音因是花化人,故而窍门不通,可看她现在这般的样子,竟是比那些修真界里道貌岸然之辈,真实情许多。

 ***凉的山风中,忍不住,易擎抬起手臂,握住容音的肩头,将她轻轻的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他看着她。

 她也抬眸看着他,还颇无辜的眨了眨眼,仿佛不明白易擎要做什么,只听得易擎道:“有时修士除魔卫道,说是为了天下苍生,也不全为了天下苍生…只能说,凡人都是蝼蚁,性命不过匆匆几十载。

 他们今不死在这些魔族的手中,也会死在别处,音儿,不必为他们感伤了。”对于这些凡人的生死别离,拥有漫长寿命的修士一般都看得很淡泊,从没有修士为了几个凡人而难过。

 他们除魔卫道,也仅是需要他们除魔卫道罢了。与凡人并无旁的大干系,要知,这修真界,自亘古来,便是得魔族而诛之。

 但凡修士,只要有得魔族的踪迹,必然除之后快。若是真正在乎凡人的生离死别,那普天之下,这样多的凡人,又能在乎得过来吗?“小师伯说的是大实话。”容音不在乎说,只看着面目俊美的小师伯。

 他的脸便近在她咫尺,她强笑了一下,恍若为自己这些许不应存在的怜悯之心自嘲了一番,又见小师伯眸光灼灼,周身龙气浩瀚,端得引人心旌摇曳,她便是不自在的偏了下头,掩饰了脸上的不自在,嘟嘴嘀咕道:“小师伯还真是个妖孽。”

 “妖孽说谁是妖孽?”易擎敏锐的捕捉到了容音的这句话,他略弯了,凑得离容音近了些,本是要质问容音一番。却是有风吹来,容音的一缕黑丝抚上他括的鼻梁。

 他的心中狂跳,头微微一摆,鼻尖嗅了嗅容音身上的香味。真是沁人心脾的味道,这是他魂牵梦绕的香气。

 要知容音乃花化人,身上自然带了花儿的香气,只这花香却又不若普世之中的任何一类花儿,只独独容音身上才有的。小的时候。

 他还在蛋壳里时,便被安放在这朵花儿的本体附近,伴随着容音的本体孕育成型,那些时,自他有记忆起,身边便有了容音的魄环绕,她与他一同成了型态。

 她的香气夜浸润着他的蛋壳,这味道,教他处于一团混沌时,便被刻入了他的神魂骨髓之中,一直不能忘怀。又在容音能跑能跳之时,他以龙身被困于龙蛋之中。

 她便来与他说话,与他玩乐,说一些外面好玩儿的事情予他,又因着易擎身份特殊,迭林中,除了父母与容音爹娘,同龄的玩伴便只有容音一人了。

 那个时候,易擎时常在想,他与容音这悠远漫长的一辈子,便是这般不会分开的,将来,他成长为了威武帅气的龙子,也要夜夜的抱着容音,要比这时更为亲昵,你中我,我中有你,极好…又见如今,已有几百年,易擎不曾再闻过这香气了。便又贴得容音近了些。这距离,教容音不想起前两

 她与小师伯在那无人的海岛上发生的些许…不合规矩礼仪的事情,便是脸红的将上身仰了仰,鼻尖擦过小师伯的鼻尖,距离极近的看着小师伯,懵懂的问道:“师伯又要作甚?”***

 见她一脸还不自知的神情,站在容音对面的易擎,便是心中气结,故意负手弯,又往容音处凑了一凑,瓣几乎贴近了容音的瓣,说话间。

 他的也是擦着她的,道:“音儿说,师伯要作甚?”容易急忙后退,转身往山上方向又走了两步,心中慌乱,急道:“啊…今夜这山上的风景真好,师伯,音儿…”她的话还未说完,便是踢着了路上的一块石头。

 正要往那山石上磕。背后易擎见状,急忙伸手将她揽住,从容音背后抱住了她,斥道:“怎么走路都是这般不小心。”

 又是话音一顿,掂了掂手掌下覆着之物,很好,他并未碰着音儿的子,但他的掌背上方,便是悬着音儿那沉甸甸的儿。这对儿的触感柔软,也就是在几天之前,易擎还才抚摸玩过的。若说当时,是易擎情不自

 那现在他便有足够的理由告诉自己,面对容音这不肖师侄,再多的克制也是枉然。因为,她总能出无数破绽,教易擎不自觉的想要欺她一欺的。

 便是这般想着。易擎果断将扶着容音部的手,往上挪了挪,握住了容音那一只浑圆的儿。站在易擎前方,将将站稳的容音一愣。

 她还有些的傻,只觉得小师伯站在她的身后,怎的,前便出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龙爪。这…太明目张胆了些,太孟了些,也太,不符合小师伯的身份了些。

 容音低头看着那只手,起初只是轻轻的覆盖在她的一只椒之上,而后,摁了摁她的,改覆盖为捏,另一只手,也抚上了她的肢,在她际轻轻的着。这便也就罢了。

 小师伯那只捏着她房的手,竟然还伸入了她的衣襟,那只本来只在她际抚摸的手,缓缓的摸到了她的小腹上。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