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4章 吃不得,
 方才态度还不够坚定,愣是被小师伯给拐带上了天,这下可是好了,她被小师伯给轻薄了。还偏离不得他。

 所幸,小师伯的手,也只捏了一番她的一只儿,并未做出更过份的举止,只等到了海上一处小岛上,他便落了下来。

 容音着了地,脸颊绯红的急忙放开了小师伯的身,往后退了两步,似要拉远一些彼此的距离。这般疏离,教易擎冷斥一声“你敢再退!”

 容音立马站住,海风习习中,她的裙衫飘逸,粉的那一间系带,被白色的纱裙裹挟,她通红着脸。

 也不敢看易擎,只道:“小师伯,方才…一事,想来定是无心,所谓,所谓男女授受不亲,接下来的路程,音儿跟在小师伯后面,自行往渔村去便是。”又急忙道:“音儿一定去,绝不落跑。”

 却是在容音话还未落下时,易擎上前两步,看着容易一副有些薄怒的模样,他问道:“在音儿心目中,师伯方才做的,仅是无心?既无心,音儿脸红什么?”

 容音后退两步,袖衫被风吹的鼓,急道:“这事,这事放予谁的身上,谁不脸红?毕竟,音儿也是女儿家,再说了。小师伯竟也是不知羞的,做了这样的事,音儿都给了小师伯台阶下,小师伯却还提…”

 身后便是一块礁石,随着容音的话,易擎一步步往前走,容音一步步往后退,他的俊脸上,颜色越来越不好看,容音便越来越慌张。都怪她说话太直接了吗?娘亲总说她四窍通而不畅,因此不太精通人情世故,不知道有些实话,其实很多人都是不爱听的。

 可,可小师伯步步紧,容音也是无法,她深口气,刚要让小师伯不要再她,却是突然被贴近的小师伯在了礁石上,容音忙是慌的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师伯,结巴问道:“我,我也未曾说错什么。”

 “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易擎着容音,双手箍住她纤细的身,方才,那般旎的感觉,他分明情动心动了,她为何毫无所觉?竟还在此教训他不知羞,竟还十分体贴入微的,帮他找个台阶下?易擎冷笑着。

 躬头,侧着脸,亲了一下容音柔软的瓣,气道:“实在不必音儿这般体贴,小师伯就是不知羞的,不仅要摸音儿的子,还要亲音儿的嘴。”说话间,易擎再次含上容音的着。

 嗜着。起初他只是带着些赌气的质,容音要给他台阶下,他非不下去,但随着他的这个吻,一点一点的加深,易擎渐渐阖上了眼,陶醉在了这样的亲吻中。

 ***被小师伯在礁石上亲吻的容音,真真儿是吓了一跳,她仿若被定身了一般,呆呆的靠在礁石上,被小师伯着亲吻。

 这时候,容音唯一的感觉,就是,小师伯的嘴真是软啊…的,濡濡的…又忽觉小师伯的着她的,哎呀呀,小师伯的舌头,竟然也进了容音的嘴里来。

 他一路撬开她的牙关,一条大舌,带着他的龙涎气息,搅动着容音的小舌头,她一动不敢动,察觉到小师伯的舌头,来抵她的舌,她便用舌尖,推了推小师伯的舌。

 易擎深了口气,略偏头,回住容音的舌,她竟然也学了他,与他纠着。这若是在旁人看来,倒真是像在绵接吻的一对小儿女了。

 “音儿…”易擎沙哑着音,略略离开了一些,被他吻得嫣红的,抬眸看她,她虽一脸懵懂天真的模样,可也是呼吸急促,眨着眼,回看向他。

 那龙太子便是低头,再次一口含上她的,伸手,着容音前的浑圆。容音心跳的厉害,推了小师伯两下,没有推动,又见小师伯的手。

 在大力的着她的房,便要伸手来挡,却是挡不住小师伯的手,还让小师伯的手滑进了她的衣裳,只隔着一层肚兜,捏着她。

 “小师伯,小师伯,我娘亲说,我娘亲说,不能…不能与人如此亲近的,除非,除非那人是与容音,极为亲密之人…”她似是有些半推半就,躲开小师伯的,话还未说完,又被小师伯给吻上。

 他依旧手指未停,待得吻了容音的许久,才是连着。到了她纤细白皙的脖颈上,着她的脖子,息道:“师伯,未必不是容音极为亲密之人吗?当年在炽焰谷时,音儿最好的,唯一的玩伴,不就是师伯吗?”

 “可是,可是那是小时候…”提起那时,容音便是心中柔软,当年若非小师伯救她,只怕她早已入了魔族,成了魔族的脔,想起这样的恩情,容音挣扎得又弱了些。

 但她嘴上依然不饶人,又道:“我当年也有带礼陪罪与小师伯的,是小师伯后来不理人,这便也算不得亲近。”

 “…你当年太烦人了。”易擎似是理亏,轻着容音,也没再她的脖颈,只将脸贴在容音的肩胛上,努力平息着自己翻腾而起的火。当年易擎还未修成人形,为救容音,以蛋身挡住魔君之子对容音伸出魔掌。

 蛋壳一破,他似人非人,似龙非龙,亲眼见着容音一脸震惊害怕的看着他的模样,自然自惭形秽,不肯与容音相见也是理所当然,但她却是提着礼物来赔礼道歉,全然不理会少年人一副丑陋模样。

 在心上人面前的自卑心态,他自然恼羞成怒。不,别说当年,怕就是现在,容音也是不懂的。

 果然,容音一听小师伯这话,便是气着了,她一把推开了小师伯,理着衣裳委屈道:“音儿也知自己烦人,是以这些年来,尽量不去小师伯处,免得污了小师伯得眼睛,现下,小师伯也别靠近音儿,省得两看相厌。”

 ***海风带着腥咸,吹着易擎的黑色衣角,让他衣上那条黑金线织绣的龙,似要腾空而起般,活灵活现的。

 便只见易擎的眼中红光一闪,偏头,一脸乖戾的看着似要划清界限的容音,那小花容音将将理好被小师伯扯的衣裳,忽而又察小师伯竟然这般看着她,那眼神也铽奇怪了些,便是怕怕的往后退了几步。

 她退也就罢了。还偏生晃着黑纱大袖摆的袖子,拢住了自己的前,一副生怕小师伯要扑上来轻薄她一般。

 且还充满了警惕的问道:“小师伯,你作甚,作甚…要这般看着音儿?音儿本乃植物之身,吃不得,吃不得,也,也无甚滋味。”  M.wUGu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