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2章 辈分又高
 实因这新继龙王乃我峰先峰主,是以我天极宗第六峰,也是整峰弟子前来东海恭贺,又劳龙宫太子亲自来接,我等便在此处一番寒暄,容峰主可要一起?”

 袁诸的辈分其实与容易一般,早些年容音还未当清心峰峰主时,若是见着袁诸,还得唤他一声师兄呢。

 ***容音笑看着袁诸师兄,倚着门框懒懒的笑道:“说起这龙宫新太子,我见着都是要叫一声师伯的,袁师兄竟能与我那小师伯同席阔谈,莫不是定了下一任六峰峰主,乃袁师兄是也?”

 她笑着时,指尖掐着间的那一枚雪花印,诸峰弟子极为敬重的峰主印,在她手里就跟玩笑似的,纤纤玉指又是勾着那雪花印的结绳,将峰主印甩着甩着。

 银色的苏,便是在袁诸的眼前晃着晃着。这般风娇俏模样,竟叫袁诸一时间看得痴了。忘了要谦虚否决一事。

 “袁诸。”一道清贵冷淡的音响起,帘外一簇奇花后,一名黑衣上绣着黑丝龙纹的俊俏男子,头戴龙冠,负手在后,领着几名第六峰的弟子过来,看了巧笑倩兮的容音一眼,皱起剑眉,又对袁诸道:

 “父王定了你做峰主?本太子倒还是第一次听晓,在此,恭贺袁诸了。”这来之人,便是龙宫新太子易擎是也,同时,身份也是容音嫡亲的师伯,乃容音师祖与第六峰先峰主。

 如今的新任龙王之子,她那个从小玩大,后也不知为何突然恶的玩伴。说来,身份是有些复杂的,总之,按照辈分来说,这来之人,便是容音的小师伯了。

 着那小师伯对她不善的目光,容音略略站直了身子,放下了方才吊儿郎当的架势,规规矩矩的站在门边,冲小师伯福身道:“小师伯安好,多年不见,音儿甚是想念。”

 那模样,乖巧听话,说的话,就跟背书似的,一点儿甚是想念的意思都没有。易擎朝容易撇去冷淡的一眼,未搭理她,复看向袁诸,等着袁诸回答,那袁诸一听龙宫新太子这话,心知坏事了,他的辈分与容音平齐。

 但易擎的父亲易澜,乃天极宗第六峰先峰主,这峰主之职,一当便是多年,后几年,易澜才因要接替龙宫龙王之位,将天极宗第六云峰峰主之位闲置下来。

 据天极宗诸位长老之意,既易澜当了多年天极宗六峰峰主,如今卸任,龙宫与天极宗便再无甚密关系,若是要与龙宫继续联盟,长老们属意让龙王之子易擎担任第六峰峰主一职。

 所以,既有这样的说法在前,方才容音口无遮拦的开着袁诸的玩笑,恰又被这易擎听了去,虽易擎并未表态,说一定会接天极宗第六峰峰主一职,但到底让袁诸有了争位之嫌。

 他一名天极宗的普通弟子,如何同这身份尊贵的龙族太子争抢?是以,袁诸暗暗叫苦,忙是拱手予易擎道:“不不不,袁诸人微言轻,无鸿鹄之志,不敢,不敢。”身后门边的容音听了。

 垂目撇嘴,心道这第六峰人还真是奇怪,明明是袁诸自己吃醉了酒,自己说的呀,说易澜师祖回了龙宫当龙王,云峰上优秀的弟子,都去了东海历练,这峰上如今论起来,也当属袁诸为第一人了,他不当峰主,谁来当?

 这话,已在天极宗普通弟子内,私下传遍了。怎的出了天极宗,袁诸见得自己的竞争对手,竟然这般怂样儿?***

 容音心中吐槽袁诸,有些事不关己,一旁看戏的置身事外之感,冷不防的,觉得浑身一震,她略抬眸,看向易擎处,就只见小师伯泠泠目光看过来,直盯着她不放。

 这容音虽为人形,实际上乃炽焰谷迭林一点花之魄,寄生在娘亲的身上,后被爹爹娘亲二人和合,每灌输神力,才得以修成人形的花之神灵,是以,容音本烂漫,七窍中至少四窍通而不畅,每只知吃喝玩乐,如何领会小师伯这目光是何意。

 她尬尬的立在此间,冲小师伯眨了眨眼,又福身道:“小师伯安好,音儿忽而想起,有一要事要回去同师姐几个商议,不便叨扰,音儿告退。”

 她准备溜了。很明显,袁诸与小师伯之间的气氛紧张,她是弄不明白的了。娘亲说,但凡她弄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瞎往里头掺和。

 明哲保身,最为重要。说话间,容音便要后退,却是听得易擎冷道了一声“站住!”容音立即规规矩矩的站好,垂目,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瞧着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易擎有些的气。

 也不再管那袁诸,只负手往前,双眸执着的看着容音,冷笑了一声,问道:“音儿,这么多年不见,你还记得小师伯?”容音垂目,心道这小师伯也忒小肚肠了。明显是来找她的岔儿,她堂堂一峰峰主,怼他!

 便是深口气,脸上带了笑,抬起笑容灿烂的脸儿来,冲那变得风神俊朗,容颜无双的小师伯道:“当然记得小师伯了。你还在蛋壳里的时候,咱们可是感情好着呢!”

 身后,有清心峰弟子赶紧的扯了扯容音的大袖衫,暗示她千万别提这回事。

 天极宗与龙宫谁人不知,当年还在炽焰谷时,魔君之子来袭,易擎为了救容音,撞破了自己的蛋壳,还未修成人形,便从那龙蛋蛋壳里出来,为了此事,容音险些惹下大祸。

 她竟忘了这等祸事,拿着此事与这龙宫新太子套上了近乎。这不缺心眼儿吗?容音一时晃神,才知晓自己略自来了。

 便是嘟嘴,垂目,一副小女儿委屈模样,回头看了一眼自个儿峰上的弟子,又看向小师伯,果然,不提蛋壳还好,一提蛋壳,小师伯的俊脸都变黑了。

 “过来。”立于一树花旁的易擎,黑着脸,抬起一只手,冲容易招了招,她乖乖走过去,他便拎起她的一只耳朵,冷声问道:“感情好着呢?嗯?你这话是说予本太子听,还是说予自己听?音儿,我俩感情好吗?”

 “小师伯…小师伯放手,救命啊…快叫大师姐来救我!”被拎了一只耳朵的容音,挥着双手,抱住了易擎的手臂,想回头让弟子去找大师姐来救她,又被易擎捏着耳朵往他处走,只得踉跄着。

 随着易擎去了。想来这易擎,虽然年纪于容音相当,甚至比起袁诸,或者容音那些师姐来,都要显得年岁小很多,但架不住他身份尊贵,辈分又高,是以,拎那天极宗一峰峰主的耳朵,在座谁敢拦他?***  M.WugU i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