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9章 把手伸到水里
 这时脚心已经开始筋,洁白得如象牙般的脚趾紧夹在一起,管子又成功的进入了一小截,瓷管转动时磨擦壁而发出“吱吱”的声响,人的脸蛋也因痛苦而扭曲成让人心疼的表神、苍白的双颤抖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呜悲鸣。

 赵致敬突然停手没继续使力,虽然已有小半段瓷管挤入肠,但没再深入的情况下,黄蓉总算能稍微口气。

 “很痛苦是吗?”赵致敬抚着她汗淋淋搐的玉背问道。“呜…好…难受…求求你…放过我吧…”黄蓉虚弱的乞求。“好吧!我慢慢拔出来,”赵致敬出乎她意料的说道。

 “谢…谢谢你…”黄蓉闻言如获大赦,感激得泪水一下子涌满眼眶。赵致敬将磁管往外出一点,括约肌已被管子撑得像条紫的细橡皮圈,虽然身体还处在紧绷状态。

 但以为磁管会离开的心理已使肌松弛不少,没想到赵致敬只是以退为进,当她一松懈,立即毫不留情的将剩下的一大段磁管用力入“吱!”一声尖响伴随黄蓉的惨叫,整段管子已经完全没入可怜的小里,的美丽主人也晕死了过去。让她幽幽转醒的原因,是感到肚子涌入一股冰凉恶心的体。

 “不…不要…”她无力的转过脸,向正在往她直肠灌入生蛋汁的赵致敬求饶。“很舒服吧,蛋的滋味如何呢?”赵致敬问着,又倒了一颗黄澄澄的生蛋到漏斗内。

 只见那滑稠的半凝物慢慢的往斗管内沉入,当它进入到直肠口,黄蓉雪白的柳腹吃力的收,蛋在管子深处上升了一小段,但随即便迅速滑到肚子里!

 “啊…”肠内充满冰凉的蛋汁,过度润滑的肠壁反搐紧缩。“不…不要…好冰…肚子好难过…”黄蓉哭着哀求着,辛苦跪地的身子不停哆嗦。

 “太冰了是吗?我刚好有泡热要放,不如送给你吧!”吕文德前的拉炼走近黄蓉,边掏出那条丑恶的肥。“你…你想干什么?不要!别那样!”黄蓉惊觉他恶毒的企图,拼命的挣扭起来。

 但是整个人被弄成这种样子根本也逃不掉。吕文德把在黄蓉门上的漏斗当成小便斗,只见浊黄的从丑恶的头前端“淅沥哩”的进斗盆,大量热滚滚的入充满黏滑蛋浆的直肠里。

 “啊!别那样!不要…住手…快停下来!不!…”黄蓉凄惨的哀叫。刚刚是冰滑的蛋汁,现在又是灼烫的,再加上巴豆的威力肚子里面和满七八糟的稠物,又酸又的难受极了。

 “现在温暖多了吧?”吕文德抖了两下排完余,黄蓉已经被折磨到辛苦得无法说话,装满混合的柳腹微微鼓出来,美丽的身体憋成了粉红色,还遍黏答答的汗浆。

 “忍耐一下!剩下三颗蛋了。”赵致敬仍未放过她,继续将碗里的三粒生蛋倒入她体内。黄蓉已经感到腹绞痛,从直肠到门这一整段肠壁全无磨擦力,里面的东西随时会出来的感觉。

 “好了!现在要拔出漏斗了,不可以马上拉哦!不然就要再灌一次了!知道吗?”赵致敬警告完黄蓉后,开始小心翼翼的将漏斗管从她门拔出来。

 “呜…”当管子从滑溜不堪的离的当儿,黄蓉彷若被凌迟般的颤抖着,她必须用尽全力的收缩肠子,才能勉强抑止直肠里满满的黏物也跟着涌出。

 折腾了一阵,赵致敬总算成功拔掉漏斗管,被撑成圆门也缩回原本可爱的小菊丘,紧紧揪在一起的括约肌不安份的缩瑟着,努力想止住里面的秽溃决而出。

 “让我…方便…”她语不成声的哀求。“想拉就拉出来啊!你要是敢拉在这里,就要你孩子喂狗”小莲牵着一条巨大的狼狗来到黄蓉身边。

 “不…不要…”看到这条畜牲,黄蓉吓得不停发抖,一股热汁本来已经到了门口,却又硬生生的强忍回去。

 “我们现在来玩个游戏吧!只要你能撑半盏茶不拉,我们就不让这条畜牲碰你的孩子,要是时间没到你就出来,嘿嘿…我就让你也尝尝”吕文德蹲在黄蓉面前变态的笑着道。“不!不要…不要让…狗…”黄蓉极度辛苦而忍耐的乞求。

 “那就看你撑不撑得住了!”吕文德站起来绕到她后面“这是吹箭游戏,中就可”吕文德拿了一把吹针后开始解释游戏规则,他把在黄蓉可怜的菊丘上作为针靶。

 “说…我不要…”黄蓉悲伤的叫着“吕文德蹲在三公尺外的发线上,兴奋的瞄准那两片白人的玉,被标为目标的针靶,也就是黄蓉的门,正位在她股上中心,男人朝着靶心用力吹出!

 “呀…”只听黄蓉哀鸣一声,那发丝般细长的银针偏了方向,上不停晃动,虽然没中菊丘,但酸麻的刺痛使得已绷到极限的肌差点失去缩的力量。

 “不要了…这样不公平…”黄蓉辛苦的泣声抗议“啊呀…”还没说玩脚掌心又传来尖锐的刺痛,原来吕文德没准头,把针到她雪白的脚底板上,黄蓉痛得头晕目眩,已有一小撮黄黄的蛋汁混合物从烈脔缩的菊丘褶心滴下来。

 由于吕文德不会武功,吹得不是十分准确,没多久两片脚掌和大腿已黏满了晃动的银针,愈来愈多蛋汁和秽水忍不住泌下来,整片股沟黄糊糊的狼藉不堪,尤其大腿两壁更泛着黄的蛋和殷红的经血,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赵致敬看后,哈哈一笑“好了!吕大人别闹了!叫你红心你不人家美女的脚ㄚ,换我来试!”

 赵致敬在发线前蹲下,视线和三公尺外发抖的光平行,被细绳勾起来的肌努力的缩合,想抑制愈冒愈多的卵汁,他小心的瞄准被口红标出来的红心“呼”一声吹出银针!“咿…呀…”

 只听黄蓉发出极似痛苦的哀鸣。赵致敬终是练过全真正宗武功的人那亮晃晃的银针不偏不倚的种在受摧残的菊花蕊上晃颤,雪白而满是汗浆的体开使痉挛,不正常的烈颤抖仿佛是在打摆子。

 “咕哝!”几秒后皱褶的菊丘中心从里面鼓涨开来,一粒形状还算完整的生卵黄滑而出!“嗯…”黄蓉似乎还想作最后的努力,紧咬牙“嗯”作声,两片和大腿筋绷紧到极限。

 但是刚刚被银针直接刺进的刹那,肠早已失守,随着两条修润的大腿愈抖愈急,卵黄和蛋清从张开的大沱大沱的涌而下。

 “哼…”她终于完全控制不住了!剩余的蛋汁“霹雳啪啪”地从出,洒了一整地上黄黄白白的秽物后才歇止下来。黄蓉伏在地上息,吕文德从她高抬的股后面看去,只见雪白的腹部和圆润的房不住缩抖动。

 本来以为好戏到此已经结束,没料到黄蓉突然又痛苦的呜咽一声,肚子用力的缩了一下,门再度暴开成小圆,浓浓的粪浆像瓦解的泥泉般、呈抛物状涌而出!

 “这么多大便,竟然在这里就大起来了…”“过瘾!第一次看到女人这样子拉粪!”…吕赵二人兴奋的欣赏着黄蓉失的丑态,绽放在她股上的花朵是如此高雅美丽,但像征花蕊的门却扩张成丑陋的圆,大量的粪泥伴着薰天臭气,毫无歇止迹像的从而出!

 形成一幅刺眼而诡异的景像。根本无法控制排的黄蓉,此刻正被羞愧和慌乱残酷的袭击大脑,她从没想过自己肚子里有那么多的粪便,仿佛无天无地似的争相涌出,有时还杂着响亮的声,让人无法相信这是如此美丽的女人会有的丑态…***“精彩啊,精彩”

 正当吕赵二人观看黄蓉的美景时,从院外转进一个全身黑衣的人来“特使大人驾到,下官未曾远,恕罪,恕罪”吕文德起身说道。“吕大人,客气,这精彩一幕,真是动人啊”这一身黑衣的人,面目藏于面罩之下,让人看不出来表情。

 “特使不也一只再等这场好戏吗”赵致敬一旁答言“不如,今边乐边谈如何,特使大人到后,一直招待不周”

 “赵大人客气了,如此正和我意,不过这样可…”黑衣人看着满地的赃物“清理干劲就好了,小莲,把那条母狗里外清洗干净”吕文德吩咐到。“是”

 小莲和吕文德几个心腹使女答道两个侍女一起用力将黄蓉拽起来,黄蓉连扭带踢也无济于事,两条腿给拉了起来,最后脚给拉到和手一样高,整个下身全亮了出来。

 黄蓉的腿已经给高高吊起,一个侍女将黄蓉前的铁球摘走。其余用水将地上秽物冲洗干净。

 一个侍女已经端了一个大木盆过来,把木盆放在了黄蓉的下方,又一个侍女提来一桶水注入了木盆。小莲看到一切准备就绪,对拉着绳索的侍女摆了摆手,几个侍女一起松绳子,黄蓉的手脚同时下落,身子一点一点降了下来。

 不一会儿股就浸到了水里。白白的股接触水面的那一瞬间,黄蓉浑身一震,似乎想挣扎一下,可她还没有动作,全身已经浸入了水盆。

 侍女们固定了绳索,黄蓉再挣扎也无济于事了,而此时另外三个男人则在一旁看热闹。特使蹲下身,把手伸到水里,起来浇到黄蓉的部,特使的大手捂了上去,捏住柔了起来。  M.WuGUi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