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8章 庇骰得抬起来
 说完郭靖也不待吕文德说话转身就走,耶律齐也随身跟出,不过在走之前,给吕文德使了一个眼色,这一切都被黄蓉看在眼里。黄蓉想叫住郭靖,苦于哑被点,无法出生,不由急得上下晃动身躯。

 吕文德本想在席间看一场好戏,没想到郭靖如此恪守礼教,伏案而去,让吕文德大戏落空,不由得火冒三丈。

 此时,一直躲在后面的赵致敬走到前厅到:“死郭靖,你走了,就拿你老婆出气”吕文德怒视着黄蓉:“人,今天郭靖抽风,便宜你了,不过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吕文德和赵致敬从坐席间出来他们一上来就迅速将黄蓉的手扭到背后让她无法动弹。从特制的椅子上拽起,黄蓉顿时从转动的假具下起身,可后庭的工具却还仅仅被夹住。赵致敬顺手解开黄蓉的哑

 “畜生”黄蓉顿时破口大骂“你是想吃苦头?”吕文德在她耳边威胁着“还是想你孩子喂狗”

 “你们不得好死”黄蓉象发疯一样强烈反抗着“好好,学会反抗了,小莲”吕文德怒道,片刻传来孩子哭声和狗叫的声音。

 原来小莲把黄蓉的儿女带到庭上,并且牵来两条狼狗,把狗拴在门口,孩子就放在狗的前面“不!不要!“黄蓉听到狗和孩子吓得心都快跳出来!

 “那就听我们的摆布不准反抗!知道吗?”在他们威胁恫吓下,黄蓉带到庭园的花园里,园子中央的树下一条从上面垂下的绳子已在等着她。吕文德和赵致敬合力用那条绳子将黄蓉的双腕牢牢捆绑起来。

 “你们到底要我作什么!”黄蓉面对不可知的遭遇,恐惧正侵蚀着她的大脑和神经,不过她也没能力再改变一切,双手已经被捆绑,紧得连指尖都开始麻痹,还好那条绳子虽从树下悬下,但长度相当足,并没将她身体辛苦的吊起来,因此虽然手失去了自由。

 不过还能轻松的站着,赵致敬和吕文德蹲下去,一人一边的握着她双腿细踝。“你…你们别这样…我没说过要在这里作这种事…”黄蓉羞急的直扭腿。“乖乖的,别动…”吕文德握紧她的纤踝、略抬起她的脚,慢慢的下美丽脚ㄚ上的鞋…

 “…别那样…”虽然只被掉鞋子,但黄蓉已感到接下来会被一寸一寸剥光,果然吕文德又如法炮制掉她另一只高跟鞋。

 “真想念这双美腿啊…”赵致敬把鼻子埋在柔软的脚掌心,用力嗅取感的味道。“呜…不要…”在屋外被两个男人把玩纤足玉腿,令黄蓉产生异常的漾心情,尤其脚心被得麻麻的,说不出是讨厌还是舒服。

 在她心猿意马之际,吕文德和赵致敬很有默契的贴着两条美腿往上爱抚,手掌伸进温暖的大腿内侧,大腿内边的的触感柔软细滑而略带些汗。“啊!住…住手…别这样…别在这里…求求你们…”黄蓉惊觉的想离双腿。

 但双腕被垂下的绳子捆吊在齐肩高度,她最多也只能在绳子长度许可的范围内移动,而讨厌的吕文德和赵致敬,就像无尾熊一样一人一边的紧抱着她的腿不放,让她更是无力抵抗!眼看赵致敬已经在拉开她裙侧边炼“住手…别在这里…”

 黄蓉惊慌的扭动股,但根本无济于事,随着手拖到底、衣裙无声无息的沿着腿滑到地上。黄蓉感觉的下身凉飕飕的,两条腿已完全赤,只剩上衣下摆勉强遮住部。

 “停下来…”黄蓉惊羞失措的夹着腿想往下蹲,但绳长有限、无法让她完全蹲下去,原本没被吊高的两条手臂却被自己扯直,整个人紧夹大腿屈着膝在上面扭动,姿态十分感。

 “站好!别给我撒娇!”吕文德双手抓着她的细强迫她站稳,黄蓉两腿虽然勉强站直,但仍弯着上身任由绳索悬着双臂,试图尽量缩起身体,然而这些努力一点也不能摆受辱的命运,吕文德的魔爪从她衣摆下伸入,直接抚触到细滑的柳腹。

 “嘿嘿…接下来…”赵致敬绕到前面去解她上衣的钮扣,吕文德留在后边抚摸她大腿和股,一双手又慢慢移近蕾丝内头,黄蓉知道不久后她就会赤条条的暴外。

 “不要!住手…别我衣服…”她噙着泪作无谓的扭动挣扎,但根本阻止不了他们的行为,雪白姣好的身体终于残酷的展现在二人贪婪目光下。

 黄蓉那粉红色的道便溢出了淡白色的体。她哀怨的神情中混杂着娇羞的表情,整个园子回绕着她娇的呻,让画面更添加了效果。

 假具摩擦了黄蓉许久,她的道里已经水淋淋得像个被堵住了瓶子,此时瓶子口打开,体自然了出来,吕文德看着黄蓉说道:“你看看,你多啊,了这么多”赵致敬此时拔出黄蓉后庭的工具“你要是敢拉在这里,我就让这条狗…”

 赵致敬卸下肌训练器,顺便入两手指,感觉到黄蓉的门已经很柔软了,看着黄蓉难忍的苦楚之状尽现面庞,憋得通红,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两腿胡乱踢蹬着。

 赵致敬从另一头拉过来一条细绳,吕文德强迫黄蓉弯下抬高股,然后把勾子系在她的上。

 由于细绳的另一头也绑在树顶,黄蓉等于被两条绳子一前一后的晾在树下,的绳索将她双臂朝前拉直吊起,细的绳子从另一个方向提起她的股,原本还自由的双腿现在只能辛苦的踮着脚趾站,身体的曲线因用力而显得更紧致人。

 “不要…这样…好痛…”黄蓉痛苦的摇头、靠着那几秀气的脚趾吃力撑在地上踏来踏去、根本无法站稳。“想舒服一点是吗?”赵致敬抬起她的下巴问道。“呜…”黄蓉辛苦得眉头紧揪,咬着根本无法答话。

 赵致敬嘿嘿的冷笑,绕到后面将后面的绳子放长一大段,让她双膝勉强可以跪到地,虽然身体还是被绳子两头扯着,但和刚才的处境比起来已是莫大的恩惠,接着小莲将吊起她手臂的绳也调长了一截,黄蓉总算能稍微伏跪在地上残

 但才没几口气,吕文德又不知从何处捧来两颗带炼的小铁球,他分次将炼头勾在黄蓉一双尖端的细线上,然后小心将铁球放到地上,原本垂在下摇颤的房立时被扯成尖锥状。

 “啊…不要…”黄蓉被迫要把上身往下沉免得头被扯痛,但手臂仍被绳子拉紧,股也得抬起来,背脊和部呈现人而残忍的起伏弧线。“你知道把你弄成这种样子要作什么吗?”吕文德蹲在她面前、拉起她的头发问道。

 “不…知道…好难受…松开我…”黄蓉辛苦的呻,光洁无暇的背布满了晶莹的细汗。赵致敬手里捧着一盒土黄的鸡蛋蹲到吕文德旁边,对着连睁开眼都有困难的黄蓉道:“想不想用用冰冰滑滑的生蛋清试试看浣肠的滋味呢?我想应该很舒服的…嘿嘿…排完之后,你的肚子有大用”

 “呜…”黄蓉闻言脸色骤变,恐惧使她张着嘴却叫不出声:“不要浣肠…不要再动那个地方…我身体全都给你们了…求求你们放过我那里…”黄蓉激动害怕的直直向吕文德和赵致敬哀求。

 但赵致敬已开始在她面前将一颗颗蛋敲开“一颗、二颗、…”他边打边数,一共打了五颗黄澄澄的生蛋在大碗里。

 “嘿嘿…介绍一下,这可不是普通的鸡蛋,看!它们的蛋清和卵黄是这么满有弹!从你的门打进去也不会散掉。”

 赵致敬还拿到黄蓉面前向她介绍。鸡蛋浓烈的腥味让她作呕,想到这些滑不溜丢、非固非的冰凉稠物要全部注入她的直肠,黄蓉连想哭都快哭不出来“我们今天用这个…”他从身后拿出了一支有长长斗管的磁漏斗。

 “不!不要!”黄蓉一看到那可怕的东西马上吓得哭出声来… 这漏斗的管孔直径有铜钱大,可能怕入到直肠后秽物会出来,因此管身中间还作了90度的弯折,后段用来门的部份约有十公分长。

 黄蓉被折磨多次后,一眼看到这漏斗就晓得自己会被如何蹂躏了!“不要也不行了,不然,狗可饿了”赵致敬沉声的威胁着她。

 用子女的安危来胁迫柔弱的母亲就范是最卑劣,却也是最有效的手段,黄蓉闻言已完全放弃挣扎的望,吕文德这班人一起用尽各种残忍的方式来待她。

 “ㄠ…”黄蓉突然感到有个冰的硬物企图挤开她的门进到里面,原来赵致敬正要把漏斗嘴进她窄小的肠里。,管子上黏满了吕文德吐上去的口水,用来作为进入紧涩门的润滑剂。

 “呀!不…不行…那个太大了…住手…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黄蓉痛苦的甩着下垂的长发,从脚趾、腿肚到部的肌用力绷紧,反的抵御外物侵入!

 “劝你放松肌,别抵抗!不然是多吃苦头而已!”赵致敬毫不放松的转动漏斗管,硬要将它挤进小好几倍的里。

 “哼…办不到的…呀!太…大了…饶了我…不要…”黄蓉已是香汗淋漓,赵致敬费了一番工夫终于将头端挤进门。

 黄蓉之前虽然也曾被他们用异物肠,但都没这么大一,被硬生生撑开的括约肌产生撕裂剧痛!她真怀疑门已在血了。

 “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黄蓉努力的抬起汗泪织的凄美脸庞,哀怨的看着企图将整条斗管完全进她排道的赵致敬。  m.WugUI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