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1章 右手解开裤扣
 “在这个马身的下面还有铜镜,现在我玩你这里的样子,都照在铜镜上。”黄蓉感到下体碰到异物,这种感觉使她的全身紧张起来,可是,那个东西的头部却慢慢顶开她的口。

 “啊…不要…”黄蓉的牙齿咬得卡卡直响,她忍不住脚尖向上翘柔软的腹部开始发生痉挛。“对这个东西,你好像感到相当舒服的样子。现在,这样就到底了。”

 “啊…”黄蓉的上半身直,后背有一点颤抖。吕文德把碰到黄蓉子的假具固定在马身里的木臂上。从铜镜里可以看到黑色的假具,完全进入黄蓉那因充血形成粉红色的口里,而且菊花蕾也随着动。

 “你觉得怎么样?”吕文德出得意的笑容站起来,他抬起沾满汗珠的脸,用恶毒的眼光凝视着黄蓉的表情。黄蓉此时只有痛苦地气,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她的上身摇摇摆摆,为了不要使自己摔下去,必须要双腿用力夹紧马身,可是在双腿用力时,也必然的会收缩,如此一来,就是她不愿意也得夹紧深深入在她道里面的假具。

 可是夹紧时,从她道产生的快,又忍不住使她扭动股,这样一来假具的尖端开始和她的子摩擦…这样的循环使她陷入了连呼吸都困难的状态。

 黄蓉长长的吐了口气,竟是出奇的欣慰,虽然也为自己的感到羞,可身体却忠实的响应着玉的搅弄,配合着玉的节奏,高低合。

 道中的褶皱包裹着身,却被它轻轻一转,顿时扭成麻花。新鲜的刺让黄蓉轻哼出声,全身乏力,花谷中搐连连,大量的水狂涌而出,沿着光滑的马身缓缓下。

 吕文德伸出一手指,捞起些许粘,放在嘴里尝了尝,点头笑着道:”想不到你高贵的外表下,居然是如此,嘿嘿…我喜欢。

 “黄蓉全身是汗的身体还没有来得及一口气,骑的马又开始上下弹动起来“啊…不要…”和假具完全不同的刺杀,使黄蓉发出的呻声也有了变化。

 现在是假具本身没有动,而是黄蓉的身体随着木马上下活动。等于是骑在男人的身上,女人自己的样子。

 “嗯…”黄蓉发出哼声,主动的做出扭动股的动作,然后她好像筋疲力尽的垂下头,她紧咬着牙,赤的身上挂满豆大的汗珠任由木马摇动。

 “求求您,放我下来吧。不要…快停下来啊…我不干了啦…”黄蓉凄厉的叫嚷着,身体彷佛被从中劈裂开来。“嘿嘿,你以为我是让你享受来的吗?现在停止可就太可惜了。难道你还有的选择吗”

 被吕文德一语点醒,黄蓉果真不敢再做多言,只得咬牙硬撑,忍受着非人的折磨。黄蓉开始感到那具就像有了生命一样,不再是冷冰冰、硬梆梆的。

 而好像变得有弹、温暖起来,就像男人的一样,每次动都使黄蓉心里一颤,小里觉得非常涨,非常舒服。她全身开始发烫,脸开始发烧,小里越来越,身体也随着那木头家伙的上下动而微微颤抖。

 黄蓉闭着眼,咬紧嘴,努力不使自己做出的表现来。吕文德见黄蓉如此,推着“木马”的加快步伐。

 这样一来,那具动得越来越快。黄蓉感觉自己的小里又涨又热,已经无法忍受,她雪白的大腿不颤抖起来。

 丰股和纤细的肢也情不自地扭动着,紧闭的嘴里不时漏出低低的呻润的小里的水也渐渐了出来。

 那进黄蓉小的假具随着木马剧烈地上下动。黄蓉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她雪白的大腿紧贴着木马的肚子使劲地蹭着,丰的身体烈地扭动着,她拼命晃着头,嘴里大声地“啊…”的呻着,水顺着马背直下来。

 吕文德看了笑两声,突然推着“木马”停下来。黄蓉正陷入的疯狂中,猛然感到那具”停下不动了。

 她尖叫一声,情不自地叫了起来∶“快、快、别停下来!”赵致敬一旁大笑∶”这个娘们可真不要脸!一木头子都能把她干得这么

 “吕文德大声对黄蓉道∶”臭婊子,你说什么?大声点!“此时黄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听不到周围的人的说话。她疯狂地扭着,雪白的股在”木马“背上使劲地蹭来蹭去,闭着眼,下意识地叫着∶”别停下来,快、快…”

 吕文德哈哈大笑,推了起来,黄蓉继续在“木马”背上狂地扭动着,忽然,她尖叫一声,整个身体一下变得僵硬,一股从被那木着的小了出来,紧接着她赤的身体一下又软绵绵地瘫倒在“木马”背上。

 吕文德来到已经瘫软在木马背上的黄蓉跟前,揪着她的头发,抬起她的头,道∶“怎么样?舒服了?你这个货竟然能被一木头到高,可真让我们大开眼界呀!”

 黄蓉此时才渐渐从高中清醒过来,她听吕文德的话,低头一看自己的水和满整个木马背,大腿已经在木马上蹭得通红,终于明白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她痛苦地闭上了眼。

 ***吕文德将黄蓉转到上,开始新的吕文德看着丰的黄蓉,吕文德再也按耐不住伸出手一把抓住她,将她抱丢到上。

 她此时突然感到玉体一丝不挂的羞赧,她本能的抱紧,屈起两条美腿缩在角,头发还半的黏在雪白的粉颈上。

 经润泽后更加晶莹剔透的少妇身体,更能散发妩媚感的味道。吕文德伸手抓住黄蓉的脚,轻轻的的抚摸着,黄蓉光滑和细的脚趾在吕文德的抚摸下不住的扭动,吕文德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接着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猛的缩了回去。

 “啊…”黄蓉咬着牙忍受着脚心传来的奇,她抬头看了看吕文德,她看到吕文德正在下的亵玩着她的美脚。她心里一阵难过赤体开始烈的战栗,洁白如象牙般的美丽足趾正用力蜷握着。

 “你的脚真美…”吕文德一手握住黄蓉那美丽人的玉足,一手扶着她的大腿,手感肌肤很滑,不摸了片刻,双手猛她的脚仔细起来。

 “呜…”黄蓉两只美丽的玉足,害羞地勾在一起。滑不溜丢的脚被不喜欢的男人按摩,感觉好舒服、但又好厌恶。

 “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我肩上,用另一只脚按摩一下我的下体!”吕文德将黄蓉的一只美脚在他的茎上,两支手则轻轻的抚摸着黄蓉的两条美腿。黄蓉“唉”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抬起一条腿在了吕文德的肩上,任吕文德玩着她的那只脚。

 接着她又蜷起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吕文德的子逗弄起他的茎来。“臭婊子,你叹什么气?”吕文德突然伸手抓住黄蓉的左,使劲的捏着,水涌出头,顺着到了吕文德的手指中。

 “啊…没有…”黄蓉疼的尖叫起来“说!不说我现在就把你的子给捏爆了!你信不信?…”吕文德恶狠狠的捏着黄蓉的房。

 “我…我说…我叹气…是…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喜欢…玩…我的脚…”黄蓉一边娇一边痛苦的说道。

 吕文德听黄蓉这么说,放开了捏住她房的手。将她一双白的脚踝再次抓在手中,握住她的柔软而细腻纤足,仔细的打量起来。

 黄蓉的脚真是标准的美足,从足、脚背、脚趾、到脚前掌、足弓,脚跟,无一处不透着灵秀,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

 甚至脚掌的厚度与宽度以及脚趾的长度都搭配得天衣无。白而纤细的脚趾整整齐齐的相互紧紧依附在一起,一个挨着一个错落有致的排着。

 脚拇指椭圆微翘,第二个脚趾像维那斯那样优雅地伸出来,比拇指长了半个指甲,而且还弯弯地勾起来,随后的两个脚趾也不同程度地勾着,小指紧贴着。

 五个脚趾排成一个优美的弧线。她的整个脚面白皙剔透洁白细腻,仿佛吹弹即破似的。脚背上白清清的皮如透亮的璞玉一般,使她的整只脚显得玲珑剔透!

 她那柔软的脚底板,长得端端正正的的前脚掌和脚跟泛着浅浅的红润,显出整个脚掌红白相间的美态。好美的脚!吕文德感到有点窒息,他咽了咽口水,开始非常轻柔地按摩黄蓉的左脚。

 他先从黄蓉的脚跟开始,慢慢的通过足弓到足尖。他用大拇指推拿足底,轻微地施加压力做圆形滚动,然后慢慢地移向足弓,并且用手指捏黄蓉的大脚趾。他轻轻地狎玩着黄蓉从脚趾跟部到趾尖,那象一个个像小球似的软软的脚趾肚。

 他轻拨着黄蓉的每个纤的脚趾的弯处,轻轻地拉扯第二个脚趾,上下捏住它了起来,细若无骨,把它扳直,竟比脚拇指微微长了些,一松手,它又调皮地弯了回去,真是可爱极了,吕文德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左手紧紧握住黄蓉的一只脚,右手解开扣,用早已硬梆梆的茎开始用顶部去触弄黄蓉的脚心。

 黄蓉感觉到有异,想把脚伸去。不料她的脚被吕文德紧紧抓住,动弹不得。“把脚趾分开,夹夹我的巴。”吕文德不让黄蓉把脚趾夹紧,他扳开她的每一、侵袭着里面最感的肤,她的脚心也被吕文德的茎顶得又麻又,体内的快正在急速上升。  M.WugU i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