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6章 丰腴发达
 不过穿上鞋后,黄蓉只有脚尖可以接触地面,原来树根太高,现在黄蓉脚趾几乎是用脚尖和鞋跟着地,双脚几乎绷直,把黄蓉本就不矮的身材再次拔高,”喜欢吗,这是老爷特意为你准备的,今晚有重要客人,老爷要你去陪酒,你要是不好好服侍,等着你的孩子喂狗吧”***地点:吕文德卧室“赵公子远道而来辛苦了!不知这次令尊大人又带来什么消息了?”吕文德对着饭桌上的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说道。

 那人微微一笑∶“大人,我这次来主要是我爹要我来转告大人∶大宋和蒙古议和之事,只需多些时,就可以完成了!”

 “相爷身体可好?将来若宋蒙议和,一定是相爷的功劳啊”那人道∶“哪里、哪里,我宋朝国小势微,不想和蒙古开战,百姓遭殃。我们只求两国和好,过几天安稳日子也就罢了!

 可无奈朝中有些人不识时务,偏要开战,听说大人已经对黄蓉已经得手了,议和之事少了不少阻力”“那里,那里,托相爷的洪福”

 “不知近,可否…”“公子客气,马上就让公子得偿所愿”“小莲,吩咐上演好戏,把那人也带上来吧。”“那就多谢大人了”“公子客气”当黄蓉移步进入卧房时,吕文德和那人都看呆了黄蓉一身轻纱,简直就象没穿衣服一样。

 肚兜虽然是红绸子做,不透明的,样式是特制的,全由凸的两个头托住就要下的肚兜,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整个肩部和上半雪白的肌肤让人直口水,深深的沟、出上半部的房和高高叮起的头无一不让人手,肚兜一直从前包着蜂人下体和感的大股,突出下把整个部高高托起,和前两点形成三角地带,后面上翘起的大股,肚兜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的催情作用。

 肚兜只能刚好将她那丰拔的房罩住下面的一半,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球暴在外,甚至连两个峰上的头和铃铛,也可以隔着肚兜清楚地看出形状。笔直修长的大腿白感。

 而最令人然大动的是她穿着那双特制的鞋下的赤脚黄蓉由于穿着那双特制的鞋,走的十分缓慢,因为黄蓉很难站稳,所以走起路来身子不停扭动以保持平衡,那姿势十分

 吕文德顾意问:“郭夫人,让我们好等,怎么洗澡都这么久呀,是不是特别洗得香香白白的好招待远客啊?!哈哈!”黄蓉本来低着头听见说话抬起头来,看见坐上那人大吃一惊指着吕文德道∶“这、这…”那人笑着说∶“郭夫人,这两天在这过得可好?不像领兵打仗那么辛苦吧”黄蓉抬头见是赵致敬,道∶“赵致敬,你这个狗东西!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你不是死了了吗!你勾结蒙人意图篡位全真教,你没死?!”

 赵致敬丝毫不生气,笑嘻嘻地说∶“我可不是没死吗,我是专程来看望郭夫人你的。”原来这个男的就是宋朝宰相贾似道的私生子赵致敬,也就是杨过增经的师父,他是贾似道打进全真教的一枚棋子,意图控制全真教,以便贾似道将来掌控武林,可惜赵致敬夺位失败仓皇,只好回京。

 那贾似道早就与蒙古有勾结,暗中向蒙古通风报信,收取蒙古的好处,一面把宋朝的机密给蒙人,一面在朝中阻挠与蒙古开战。贾似道为了安全,所以一般每次与蒙古联络都派赵致敬亲自来办。这次派儿子前来就是与蒙古来人密谈议和之事。

 “赵致敬你个欺师灭祖的东西!”“怎么和赵公子说话呢,平时怎么教你的,你是什么身份,你已经不是什么女侠了,只是一只母狗,皮又了是吧!”黄蓉这才又想到自己的处境。想起这两天受到的凌辱,不又羞得低下头,满脸涨红。

 “我和郭夫人是老相识了,这次特别为郭夫人准备点特别礼物,还请夫人笑纳”说着赵致敬拿出一大袋干红枣,又在吕文德耳边耳语几句。“赵公子,高,高”吕文德听候哈哈大笑。“还不把衣服了!把你身上穿的全部光!快点!”

 吕文德又开始命令黄蓉黄蓉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她用悲哀的眼光看了一眼吕文德,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注视下衣服这是任何女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妈的!衣服还要考虑吗?你他妈的动作快点!我的时间可不多啊…”吕文德焦急的催促着黄蓉。

 “这帮人渣…”黄蓉在心里暗骂,她知道今晚要下身上的衣服免不了要受屈辱,与其这样慢慢受辱,不如干脆利落一点,好快些结束这种煎熬。

 黄蓉闭上眼睛,轻轻的咬着下!没办法,她不敢抗拒吕文德的命令,她深深的了一口气,四下里看了一会,心里思虑再三。

 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她微微侧过身体,解开了身上轻纱。空气似乎一下凝住,所有的目光聚集到黄蓉身上,目睹一名美无比的女侠的衣秀,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刺的事情。

 黄蓉强忍着内心的羞愧,她的脸被吕文德和赵致敬投来的眼光灼红了,她在犹豫中解开了身上轻纱。她的手突然稍许犹豫一下,那是因为男人像盯入里的眼光,使她产生羞心。黄蓉在一阵犹豫后终于狠心地将轻纱褪到了间,她把头努力侧向一边,避开吕文德和赵致敬专注的目光。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羞涩犹豫。

 但每一下举手投足在男人的眼里却是充满了美态。轻纱褪到了间。黄蓉的上身只剩下一件肚兜,冰肌雪肤,圆润的肩上挂着精致的细细吊带连到肚兜上,在肚兜的束缚下,口形成明显的深逐的沟,大半边白出来。

 她那苗条的背部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皮肤也那么的光滑。让人看得忍不住要口水。房间里好象只剩下黄蓉一个人似的,吕文德和赵致敬屏声敛气,眼光全盯在她成的身体上,欣赏着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

 黄蓉一下子感到无所适从,事情象不可挽回地继续着,她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但吕文德并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仿佛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黄蓉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与其这样难堪下去,不如狠下心肠豁出去,想到这里,她象说服了自己一样。

 略为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做了几个深呼吸,口微微起伏,她慢慢地侧手解开轻纱上的细带,忍辱负重,让轻纱慢慢地滑了下去落在脚下…空气好象凝固了,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刻。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面前,慢慢出肌肤,无论做过多少次,黄蓉还是无法习惯。

 当她狠心将轻纱拉到腿弯的时候,她感觉出男人的眼光钉着她扭动身体。她知道吕文德和赵致敬对她忍着羞出美丽体的模样,不论看过多少次,还是会感到很新鲜很感的。

 黄蓉将右脚从鞋里轻轻出,然后小心奕奕的把轻纱了出来,她把右脚出来穿回鞋里,再左脚,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只是比平时慢了一些。

 吕文德和赵致敬专注地看着,房间里鸦鹊无声。黄蓉将轻纱下来后她身体线条基本上呈现出来,那些贴身的感衣物令女人倍添妩媚,蜂和丰腴修长的大腿,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黄蓉从来没有试过这么难堪场面,她情愿一下子全身光了站在那里,也不愿受那种羞感的煎熬,但吕文德和赵致敬要看的或者正是她在这种在羞心理和矛盾心理驱使下所做出的动作,女人脸上的表情难堪到了极点,这是最令吕文德和赵致敬感到快意的所在。

 落的轻纱见证着黄蓉一步步走向堕落,当她身上剩下最后的遮羞物时,她再次变得迟疑起来,这的确要是会出很大勇气的事情。

 “快点!穿着这个干什么?”吕文德鲁的向下拉了一把黄蓉穿着肚兜,黄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没有吃惊。

 但她还是打了个冷颤,用手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那对丰房,她知道,今天晚上房子里人,不把她羞辱够和蹂躏够是决不会放过她的,她感到极大地屈辱,不下一行清泪。

 “快点!…”吕文德不耐烦的叫道。黄蓉的鼻子一酸,眼泪从眼中了出来,一个女人无论她多么坚强,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在她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女人柔弱的一面。

 黄蓉着泪委屈地反转玉手,伸到背后,找到肚兜的丝带,她那高耸的峰一下子变得更人“啪”的一下,肚兜失去丝带松了下来。

 黄蓉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她的动作变得果断起来,肚兜的肩带从她的臂膀上滑了下来,份量十足的房因为突然失去支托向下坠了一下,但迅速恢复了拔。她那对透了的房上,布满了哺期妇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

 由于她鼓涨满的房里充满了温暖甜美的汁,所以她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来。

 房沉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挂在呼呼地直晃,散发出热乎乎的体温和腥腥的香,红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晕上嵌满了妇特有的小珠儿。

 晕中央,被细丝线着的头示威似地上翘着,足有两厘米长,一厘米,深红油亮,丰腴发达,上面还布满了纵横的纹,呼呼,粘渍渍的。  m.wUgUI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