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 下章
第二章(2)
 他说:你必须做得像内罗不在你身边一样。

 我说:我想你。如果有人偷你的衣服,你别激动。

 他一溜烟地离开了,如果大风在街道拐角处将他的夹克衫吹得鼓起来,他就弓着背。每天早上,我违心地走进工厂。一看到内罗,我的理智就快要崩溃了。每天早上我们不打招呼。可是,一两个小时之后,内罗觉得既然八小时坐在一起,就得说上几句话。我倒觉得没这个必要,只是他无法忍受这种沉默,他谈到有个计划,我说:

 啊哈。

 嗯,哟,啊哈。

 如果一切无济于事的话,我会变得越来越健谈。我举起他桌上的那只小花瓶,看到红绿色玫瑰花茎没入了厚厚的瓶底的水中,说道:

 妈呀,你想从这个计划中得到什么呀,人们根本无法实现这个计划的。如果有朝一这个计划实现了,那么第二天第二个更高的计划又会提出来。你的计划是一种国家疾病。

 内罗扯自己的胡子,擦拭着手指之间一已经拔出的胡子。胡子都已经成波形了。他说:

 你喜欢这个吗?

 如果你每天拔出一胡子,你的脸马上就像一黄瓜了,我说。

 别激动,看你的外表,以为你在想xx呢。

 但不是想你的,我说。

 你知道,为什么意大利人要随身带上一把小梳子吗?是因为他们想的时候,在xx里找不到自己的xx巴。

 你随身不也带着一把了吗,不过一切都是徒劳。你本来就没有意大利人的东西。

 这个东西我看到过,和你不同的是,我去过意大利。

 啊哈。你也在那儿从事过间谍活动吗?我问。

 是的,我想到了xx,他谈到那项计划时,迫使我想到了他的xx。内罗把那胡子放在我的写字台上,放在桌子中央,那儿的木头上有一块凹痕,那不是我弄出来的。他可能量过桌子的长度,寻找到达桌沿最长的距离有多少。我不想触摸他那波形胡子,手里又没有那把直尺,可以从桌上迅速移走它。于是,我又做起了他最想看到的一幕,我把这胡子吹掉。他一定要哈哈大笑了,因为我撅起了嘴。我吹了三四次,胡子才从桌上掉下去。他把我变成了猥亵女人了。

 有一次,清洁女工下班后来到办公室里,用她的抹布擦掉血迹而不是灰尘,我跟莉莉说,用不了多久,我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我会打死这个人类的渣滓。

 莉莉摆动手臂,扔出手来,说道:

 你敢。我把他的刀放在桌上,说道,放在他的脖子上多带劲呀,那不疼的。于是我出去一会儿,就像在大桥上,他就不会感到拘束了。他会叫你愤怒,你也要发他的愤怒,你真的在等待着。如果一个人控制自己,他就不会忘乎所以。他可以学会这一点。

 莉莉那副黑刺李子的目光钻入我的眼睛,并且坚持住了。再下面是她那滑溜的脖子。我了解自己,了解在大桥上的我丈夫,一个人可以马上动怒,如果对一个人太依依不舍,他可能马上将那个人置于死地。对内罗也是同样的情况。

 当莉莉摆动手臂对我表示嗤之以鼻的时候,她的脸颊开始绯红。她的鼻子在颤动,显得冷漠而明晃晃的。当我讨厌莉莉整个人,看到她站在我面前时,我不得不想:

 这只鼻子就像烟草花一样漂亮。

 对莉莉来说,我成了挑唆者,我让她害怕了,她拿那起大桥事件迫我。我真的永远不想知道,莉莉恨起来和她的母亲很相似。在葬礼上,人们听到棺材上的泥土发出响声。莉莉被埋在地里了,她母亲训斥我,她和莉莉的嘴很容易搞混。

 不错,人们控制自己,莉莉想,人们可以学会这一点。在我遇到麻烦的时候,她比我更能够看清错综复杂的关系。而我本来以为,在她的七八糟中我能看得更清楚。有短暂的一段时间,我和她,我们完全可以相互换位置。可她和她母亲互换了位置。人不能发起怒来没有限度,她想。控制自己,在逃难中子弹只是击中了可怕的皮肤。她想学会这一点。当时,当莉莉命令我在内罗面前克制自己的时候,她正好开始和一个六十六岁的军官睡觉。几周后,他们想起逃亡到匈牙利边境去。他被逮捕了,她被杀了,这个愚蠢十足的莉莉。

 有一次,莉莉将我带到军官食堂的避暑花园里,把我介绍给那位军官。他穿着便服,上身穿一件细条纹短袖衬衫,下身穿一条灰色夏季子,没有肋骨,没有部。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很荣幸见到您,我的小姐。

 他亲吻我的手。这种完全训练有素的亲吻盛行在古老的宫廷时代。他的嘴干燥而柔软,吻在我的手心里。桌子周围坐着身穿制服的年轻男子。莉莉在这里当然注意到,这些身穿制服的人对美女们有着强烈的渴望,他们向莉莉投去火柴头。他们感觉到,这个老人已经对她而不是对我施过暴。

 那时候,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爆发战争了,军事培训在懒懒散散中大打折扣。这种懒懒散散不得不被那种巧手工耽搁住了,这种手工可以让每个人胆大妄为:征服美女。漂亮度可以从人的脸蛋、股的波、彼此的小腿肚、Rx房看出来。Rx房叫苹果、生梨和落地水果,视头的情况而定。征服女人取代了军事演习,人们对士兵们说。与此有关的一切必须在脖子和大腿之间确定。大腿要分开,如果事情开始了,要闭上双眼,不必看脸蛋。大腿和脸蛋不是一切,但Rx房至关重要。苹果是值得可喜可贺的,生梨也还凑合。落地水果是士兵们不予考虑的了。征服嘛,有人说,那是给身体的铰链和内心的平衡加了润滑油。这也可以改善婚姻的和谐。那位老军官向莉莉讲述如何在平和中战胜懒散的方法。在他的子去世之前,莉莉说,他也经常进行军事演习。她五十岁,他比她大六岁。人们再也用不着向其他人隐瞒,他心满意足的工作带给自己甜蜜的疲惫,来自陌生女人的,而不是来自营房。她去世以后,他每天到墓地去,走到女人后面真是太无聊了。

 我认识的所有女人,突然间发出叽叽啾啾的声音,并且有了酸葡萄的口味,他说,尤其是那些妙龄女人。人生就在食堂和营房之间的沥青地上,在高跟鞋的小腿肚上小步奔跑。他们在单上,赤着脚,假惺惺地,叹息几声。每分每秒都快乐得死去活来,他担心她们会在他眼皮底下死去。

 总的说来,在这个避暑花园里,甚至面对生梨和落地水果,穿制服的每一个人也都是生手。可莉莉有着小巧而坚硬的夏季苹果。对他们中的每一个人,莉莉或许只用一句话就可以把他们打发了。他们预料到了这一点,因此团里所有的人一起训练如何征服莉莉。他们认为莉莉那位军官不必再给他的铰链加润滑油了,已经过了巧手工的时间,是他到了该换班的时候了。他们迫他离开莉莉的漂亮体。在他们扔出火柴头的手指上,结婚戒指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他们的眼睛透过自己的手指看出去,目光就像漉漉的子弹在闪耀。老人将烟灰缸放在他的手旁边,说道:

 他们病了,我们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呀。

 他将桌上的火柴头收集起来扔进烟灰缸里。他的双手像药剂师的手一样白皙。他和莉莉都没有激动,他们没有伪装出平静的样子,他们有耐心。我什么都不明白,一个人要是知道自己不再需要她的时候,是否还能有那么多的耐心。可他的脸依然光鲜,他的太阳像一张有污渍的纸一样,在遮伞的阴影下跳动。莉莉看着他,没有收回一句话,这个我不知道。她的目光和他的目光,正如黑刺李子掉进平静的河水中,原本就是如此。他握住莉莉的手,坐着时肚子前倾。我原以为,因为还有两火柴飞到了桌上,他此刻一定会大动肝火了。他空着的手将火柴收集起来,另一只手依然坚定地握住莉莉的手,他突然轻轻地开始为莉莉唱起歌来了:

 一匹马来到劳改营的院子里

 它的头上有一扇窗

 你可看到那里有淡青色的望塔厖

 他自个儿地唱起来,如此旁若无人,又根本不是那种串会儿门的架势,真是让我受够了。他知道这首歌曲,让我的心很受伤。我爷爷也唱过这首歌,但那是他在劳改营里学来的。我和莉莉都还太年轻,他可以相信这一点。噢耶,如果我跟着他一起唱,那他的舌头将如何停留呢。可只是因为我坐在莉莉和他中间,一起听他唱歌,所以在桌旁感觉这首歌不中听。我看到遮伞的伞骨旁边有些地方磨破了。我们坐在伞下,于是我搅和了一桩秘密。莉莉不是那名军官的玩物,他爱她。他中断歌声,我让莉莉在他的军官食堂里待着,自己昏昏沉沉地在城里走着。当时,他们脑子里肯定有过逃跑的念头。他两个儿子在加拿大长大成人,他想和她一起到那儿去。

 太阳很刺眼,菩提树上绿叶和黄叶随风摇曳,只有黄叶掉落在地上。不管我愿不愿意,绿叶暗指莉莉,黄叶暗指他。

 这个男人对莉莉来说是太老了。

 我和行人相撞,看到他们已经为时晚矣。那天下午,我独自一身,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到了厂里才算结束,莉莉叫我到她那里去,和我谈一谈军官的事。

 自从纸条事件发生后,我再也不允许到楼上的包装车间去了。我上楼的时候,莉莉在过道里等着。我们到后面的一个角落里,她坐在脚后跟上,我倚靠在墙上,说:

 尽管他的脸很年轻,但他的肚子里早已是落余晖了。  m.wUGuIxS.coM
上章 今天我不愿面对自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