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迁爱 下章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自从我和儿子有了我们自己的“家”之后,我们的生活算是步上了“正轨”

 我一下班就赶紧回去做饭,饭后和儿子就直奔我们的新家。有时情到浓时,我和儿子中午也约好回家“小聚”一番。更有甚者,如果我和儿子都按捺不住的话,下班后我会打电话给杨伟,让他自己叫外卖,而我,则奔赴我和儿子的“家”在儿子的身下,极尽魅惑,做我们爱做的事情…没有了杨伟的牵绊,没有了场地的限制,我和儿子像是发情的动物,极力要从对方的身体里摄取所有的一切!

 经过年多情四溢的“夫生活”之后,我整个人如沐春风般的,整天眉飞舞,一付春风得意的样子。我的皮肤显得更加光洁滑了,感觉都能挤出水一样的娇滴!爱的滋润真的让我焕发了少女般的情!

 被幸福环绕的我开始注意我的穿衣打扮了。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我的穿衣打扮也开始花样百出,时而标准的上班族女郎,套裙小西装,配上长丝袜,说不出的端庄;时而长风衣短裙,搭上黑色长袜,道不尽的端庄;时而散落长发,紧身连衣裙,配上小脚铅笔,看不完的妩媚;时而紧身小T恤,搭上及膝长筒靴,说不出的惑…

 常常令儿子看得目瞪口呆,两眼冒火花!我对儿子这么一副被我得神魂颠倒的样子很是满意,但如果实在家里,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儿子野兽般的侵袭、撕扯…在我死的高之后,免不了重新穿上已被儿子弄得有些皱巴巴的衣服,然后在儿子纵后坏坏的笑容下,拉上他出门…

 但是,每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或者是儿子有时学校有事几天不能回来时,一个顾虑慢慢地会涌上我的心头,而这,也是我最大的担忧:儿子下半年就大四了,现在的他还很单纯,可是,男人终究是要去闯世界的。

 将来他接触了外面的花花世界,知晓了外面的丰富多彩,还会像现在这样恋我吗?到那时,会不会嫌弃我人老珠黄,转而追求那些娇滴的小姑娘了?天哪!我的生活中已经不能没有儿子的存在了!如果真是那样,我该怎么办啊?

 算了算了!多想无益,既然无法预知未来,那么我只有好好把握现在!享受和儿子在一起的一分一秒!

 这样天天丰富多彩、“”致盎然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5月下旬,天气开始慢慢变热,我和儿子的情也越来越“热”但是,快乐的日子却不平静起来…我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经常无缘无故地发脾气,有时对同事,有时对儿子,更多的时候是对杨伟,问题是,等我静下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明明很小的事,却会让我这么激动。

 这样莫名其妙地过了几天,这天礼拜一,早上起来,我去洗手间洗漱,突然,我胃里猛地一翻,感觉马上就有东西要吐出来。我马上蹲到马桶边,作势要呕。

 可是,我只是干呕了几下,却没有东西东西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吐出来,我慢慢地站了起来,来到洗漱台前“怎么了?

 方妍!”干呕的声音惊醒了还在上的杨伟,他问道。

 “没什么,胃不大舒服,一直在翻,想吐又没有东西。”我回答道。

 “是不是吃什东西吃坏了?”杨伟继续说道。

 “也许吧…”我心不在焉地答道。

 突然,我看到镜子里的脸,这么久违、这么熟悉的样子——娇肌肤下掩盖不住的憔悴、微蹙的秀眉显得这么的委屈、眉宇之间藏匿不住的慵懒!

 这和我20年前怀儿子那时的样子太像了!

 我不会是怀孕了吧!?

 我猛地一惊!我被自己突然蹿出来的想法吓坏了!

 可是…可是看看镜子里自己的样子、联想刚刚自己的干呕、回想自己这段时间莫名其妙地生气…种种迹象都表明我疑似怀孕了!

 这太突然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完全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我顿时紧张起来!

 对了,还有一个没有算,例假!是的,就是例假期!

 我的例假很准的。基本上是每个月的10号,前后不会相差3天的。

 那么今天,今天是几号?我的脑子马上开始飞速的转起来。

 天哪!今天是5月23号了!

 我怔住了!不会吧!

 真的中招了?!

 是谁的呢?我的脑子里马上冲出这么个问题!

 唉!我真是哭笑不得——真要怀上的话,还能是谁的呢?杨伟已经3年多没碰过我了!只能是那个死鬼!

 回想起我和儿子这将近3年来的颠鸾倒凤,真的没有几次带过套套。我曾经想过做一些安全措施,儿子也不止一次的建议过,可是我总觉得带套实在是不舒服,而且似乎像是隔了一层,没有了那种亲密爱人之间毫无隔阂,而且,我喜欢那种子被儿子的酥麻感!太舒服了!太刺了!

 所以我总是反对,甚至有的时候儿子带套后,让我不舒服,我会中间暂停,主动把儿子大上的那层橡胶皮剥掉、扔掉,然后再重新张开我的大腿,让儿子的大进他妈妈的道,在大道的直接摩擦下,打到我死的高

 唉!要是真的怀上的话,那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懊悔、沮丧之余,突然,有一个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这是我和儿子爱情的结晶,可是,生下来的话,是该叫儿子爸爸还是哥哥呢?!叫我妈妈还是呢?

 叫杨伟爸爸还是爷爷呢?

 杨伟?!他要是知道我给他戴了这么一个大绿帽,真得杀了我们不可!

 这真是一个郁闷、尴尬的问题!我顿时又紧张起来!

 怎么办啊!是不是该和儿子好好商量一下啊!

 整个上午,我都是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怀孕、儿子、孙子、妈妈、子、老公、杨伟…我快要崩溃了!

 可是,偏偏这个事情又不能和别人说,即便陈蓉也不行!

 怎么办啊!我快要疯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快要崩溃了!

 现在的问题第一个就是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确定之后再解决别的问题。

 我马上出了单位,开车绕过几条街,来到一家偏僻的药店。

 “嗯…给我一张…一张早早孕试纸…”我红着脸,吐吐地对面前的药店小姑娘说道。

 接过小姑娘递来的试纸,我扔下100块钱,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后面小姑娘一阵阵的“你钱还没找你呢…”我实在是难为情死了,面前的小姑娘看年纪足足比我小了20都不止,也许只有儿子那么大。

 可我,一个可以做她阿姨的女人,却在她这里买早早孕试纸!一直以来,我都是很保守的女人——虽然在儿子面前,我是特别的放、特别的风,甚至可以用来形容!但是,在别人面前,我始终是一个保守的女人!

 所以,我不能接受自己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在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姑娘面前买这么一种东西!这样就意味着我是一个的女人——至少在除了儿子之外的所有人看来,我是一个保守的好女人!更何况,我买来的试纸,是用来测试我在千百次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伦偷情后,是不是怀上了忌的果实!

 这太离谱了!太偏离我的轨道了!

 如果说和儿子的忌已经打破了我几十年的循规蹈矩,但那毕竟是我和儿子的秘密。但是,背夫偷情后的怀孕生子是隐藏不了的!更何况是和我亲生的儿子!我忍受不了千夫所指的折磨!

 我越想越怕,急急忙忙来到一间公厕(目前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哪还适合去上班啊?另外,我也怕被同事怀疑),小心翼翼地用试纸开始取样验证…焦心的15分钟对我来说简直是折磨!我坐在车里,手里紧紧地捏住试纸,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红色的部位…15分钟后,结果出来了!我不相信!

 20分钟还是没变!可能有误差!

 25分钟还是不动!可能还要再等一下!

 30分钟还在那里!腥红的一条!那么明显的一条!

 我呆住了!看来没有疑问了!我中招了!

 怎么办!?

 我还是不死心!会不会试纸有问题?

 我没有做他想,马上驱车去了市二医院!

 心情忐忑的我直接挂了妇科,去了B超。

 这一次没有了焦急的等待,因为B超医生直接告诉了我结果——恭喜你!你要做妈妈了!

 这一次很奇怪!从医生的嘴里说出我要做妈妈了,突然之间,我的心里说不出的味道,又有惊喜、又有郁闷、又有懊恼,还有温柔…是啊!换个角度想,我要为我亲爱的儿子生一个大胖小子,这是多么让人心醉的事情啊!

 但是,这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世俗的眼光、杨伟的问题、、还有近亲生育小孩子生理的问题…还有一点,我和儿子的关系,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我们目前虽然里调油、你侬我侬,但是我怀孕的事情,儿子能接受吗?他自己只有20岁不到。这么重大的事情儿子会不会手足无措,会不会害怕,然后由此讨厌起我来——天哪!我真的不能没有儿子!我已经离不开他了!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他的日子我该怎么过!

 千头万绪,是该把我的主心骨找来商量商量了。想到这,我走上车,拨通了儿子的电话。

 “喂…”接通电话,我听到了儿子磁的声音“中午回家一趟…嗯…早点来…有事和你说…好的…拜拜…”心不在焉地开车回到我和儿子的“家”一点胃口没有,没有吃中饭,只是静静地坐在上,等待着那个人的归来!

 我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助过、这么依赖他过,我现在只想扑到他的怀里,寻求他的慰藉!

 12点,儿子回来了,我满腹心事,全是委屈,看着面前的儿子,我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猛地扑到了他的怀里,眼泪不争气地了出来。

 “怎么了?妈妈!怎么了?别哭了!乖!告诉我怎么了?”儿子见我这样,顿时紧张起来,轻拍着我的后背,问道。

 儿子虽然这么问,我也想照实回答,可是…可是怎么说的出口啊!

 “妈妈!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儿子见我不说话,更是紧张起来。

 “我…我…”哎呀!我还是说不出口。

 “怎么了?是不是爸爸骂你、打你了?”儿子见我这样,急坏了,马上想到了杨伟欺负我。

 “不是的!不是的!”我马上辩驳道。

 “那到底怎么了?”儿子都快急死了!

 “都怪你!”我嗔怒中明显带着撒娇。

 “啊?”儿子张大了嘴,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我…我怀孕了…”我红着脸,咬紧牙,低着头,终于轻声说出了事实。

 “不会吧!”儿子的声音提高了8度,听上去疑惑不堪。

 “怎么不会?这个月例假已经晚了半个月了,我一直就在怀疑,加上这些天心情一直不好,情绪很坏,今天早上我都晨呕了,上午买了一张早早孕试纸,结果…结果真怀上了!”我说得越来越快,似乎不吐不快。

 看着儿子一副傻呆呆的样子,我索说到底。

 “后来我没去公司,直接去医院做了个B超。喏!这就是检查结果!”我越说声音越大,似乎很委屈,接着拿出那张医院检查单扔到儿子的身上。

 儿子捡起报告单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突然高兴地叫了起来:“呵呵!太了!

 我要做爸爸了!”声音明显的激动起来,接着,猛地把我拦抱了起来。

 “哎呦!你轻点…我肚子里有小家伙了…”我见儿子这么高兴,刚才的焦虑、疑惑、紧张顿时一扫而光,儿子很喜欢小宝宝!儿子不是那种没有担当、不负责任的小男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释然后,随即开始娇嗔起来。

 “呵呵!我要做爸爸了…宝贝儿…我要做爸爸了…老婆…你太了…我也很…哈哈…”儿子明显很兴奋,轻轻地把我放倒在上。

 “混蛋!别光顾着乐啊!我还烦着呢!”我蹙眉说道。

 “怎么了?宝贝儿!”

 “你让我怎么和人家说啊?大着肚子怎么见人啊?”

 “这有什么!女人怀孕不是很正常吗?”

 “那怀了谁的?”

 “当然是我的!”

 “我能和人家说吗?就说杨伟的老婆方妍怀了自己儿子的宝宝?”我明显声音大了起来。

 “就对别人说是爸爸的不就行了!这孩子我养!”儿子说得斩钉截铁。

 “可是…可是杨伟他痿啊!他已经3年多没碰我了…并且,他现在一直在家,我要是怀孕了,着个肚子,他看到还不得疯掉?”我说道。

 “那就和他离婚!反正你就是我的女人!”儿子说的很坚决!

 “傻儿子!”我说着说着都快哭了“唉!这是我和你爱情的结晶,可是,你想想,生下来的话,小家伙是该叫你爸爸还是哥哥呢?!叫我妈妈还是呢?

 叫杨伟爸爸还是爷爷呢?还有,我和你可是近亲生育啊!”我说的话强烈地冲击到了儿子的心里,他低下头,开始沉思起来。

 我现在痛苦万分,一方面我很爱儿子,说实话可以的话我真的想给他生个儿子,另一方面我又担心我和儿子的事情败,影响到我和儿子的声誉,另外,近亲生育、何况是妈妈和儿子结合的产物,会是多么不确定的风险啊!

 唉!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沉默了半晌,只听儿子低沉的声音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又是沉默了好长时间,我和儿子两个人明显都在挣扎。

 “妈妈!这孩子我们还是不要了吧!”儿子说话了,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凄凉。

 “可是…老公…我真的想给你生个儿子啊…”我哭了出来,听上去真的很揪心。

 “呵呵…我自己都还没长大呢…过几年再说吧…还有机会的…没事了…不哭…”儿子在劝慰我,我知道他很难受,但却强作颜在劝慰我。

 我没有言语,房间里只听到断断续续的噎声…静静的,我知道,我们两人妥协了,达成一致了…

 当天直至第二天,我和儿子一直依偎相拥在一起,没有出门。我们俩都需要从对方那里获取勇气和力量,去安抚我和儿子这段有违人伦的忌。我需要慰藉,作为一个母亲,一个确认怀孕了的母亲,做出如此艰难的抉择,我需要勇气,更需要信心…

 下午我打了个电话给杨伟,和他说店里生意很好,来了个大客户,要忙到很晚,晚上不回去了。

 当晚我和儿子确定了接下去的两件事情:一是尽快找一家医院,把肚子里的孩子掉,否则时间拖得越长,对身体的影响越大,同时,天气越来越热了,穿的衣服越来越少了,拖得时间越长,渐渐长大的肚子容易馅。另外一件事,就是赶紧找一家代理机构,让杨伟出去疗养一段时间,否则,我人后在家躺一个月杨伟还不得怀疑?

 第二天中午,儿子就打听好了,有一个机构正在做去青岛疗养的计划,主要是服务那些正在物理治疗的人群,时间为2个月。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建议杨伟去参加这个疗养,而且可以申请单位公费。杨伟听了,很是高兴,也许,这几个月他在家也呆腻了。

 接下去几天,我忙着去杨伟单位申请这次公费疗养。好在杨伟平常单位人缘不错,几次来回后,也顺利地办妥了。

 终于,杨伟在周五出发。看着远去的飞机,也许,对杨伟而言,现在的离去,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子和自己的儿子居然做出有违人伦的忌之事,更让他难堪的是,自己的子和自己的儿子居然还有了“爱的结晶”——这得是多么巨大的嘲讽啊!

 而对我和儿子而言,杨伟的离去,是最好的事情。没有了杨伟的牵绊,我才能好好的“休养”所以,杨伟此时的离去,对大家而言,不失为一个皆大欢喜的事情。坐在车里,我静静地依偎在儿子的怀里,我从没有像现在这么依赖过他,也许,不知不觉间,由于有了肚子里我和儿子的骨,我和儿子的感情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因为,他现在不单单是我的儿子,更是我肚子里宝宝的爸爸。

 我和儿子的关系更多了一层亲密,这使得我越发依恋起他来。

 送走杨伟后,我赶忙回单位办理我自己的休假事宜了。我请了25天的假,加上周末,刚好35天,够一个小月子了。给领导们的说法是,和朋友们约好了,去一趟欧洲和南美洲。领导们对于我的申请,从来都是答应的。

 第二天,我和儿子开始着手我们自己的事了。

 出于安全保密的考虑,我们开车去了邻省最近的地级医院。

 这辈子我从没有做过人手术,我害怕极了。在儿子爱怜的眼神下,我被推了进去…个中痛苦不用言表,虚弱的我出来之后,感觉整个人都快倒了,这个时候,儿子有力的臂膀支撑住了我的身体…还是出于保密考虑,我们在当地找了一个护理的保姆阿姨,跟着我们一起回家。

 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上躺着,吃喝拉撒全由请来的保姆帮忙。

 儿子这段时间也忙得不行,一下课就回来照顾我,对我嘘寒问暖的,实在是体贴至极。

 保姆确实很专业,加上儿子的细心照料,我恢复得很快,慢慢地我从刚做完手术后的虚弱不堪逐步逐步恢复过来。

 杨伟走的第一天晚上我就让儿子睡在了原本该他爸爸睡得主卧大上,这一方面是我越发离不开他,另一方面这段时间我粘得他特别紧,他一回来我就要靠在他身上,和他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个做妈妈的了,反倒是有些小姑娘的味道了。

 保姆一直看在眼里,我知道他一定会有自己的小九九。无论我保养得多好,无论我在儿子的辛勤“耕耘”下身体有了多么巨大的变化,我必须承认,外人看上去,一定会惊讶于我和儿子的亲密关系,也一定会认为这是一段“姐弟恋”实际上,我和儿子的关系远比这“姐弟恋”更是骇世惊俗!

 刚开始,我和儿子对于当着保姆的面同共枕有些尴尬,对于当着一个外人这么亲密有些不大习惯,毕竟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偷偷摸摸瞒着别人的,在外人面前我们一直都是正常的母子关系,但我随即一想,我心里早就把儿子当做我方妍唯一的男人了,和自己的老公一起睡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想通了这一点,我也就释然了。慢慢地,我和儿子从刚开始的扭扭捏捏,变得自然坦起来。在一起的时候,儿子很自然地揽着我的,而我,则很配合地挽着他的手臂,依偎在他的怀里——无形中,保姆竟然成了这世上见证我和儿子实际关系的第一个人!

 当然,对于儿子的身份,我自然需要修饰一下。我对保姆当然不会说儿子每天是去上学、放学——那可就馅了,我和她说儿子是去上班了。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到了6月下旬了,我在上也躺了快一个月了。我的脸色也由原来的苍白慢慢变成了红润,似乎比以前更滋润了,我心情也慢慢地好了起来,常常和儿子有说有笑的。

 杨伟期间打过两个电话回家,我们也打了1个电话过去给他,我当然没说我在家里休养,只聊了聊他那边的情况、恢复的状况…一切在外人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温馨、和谐。只是远在青岛的杨伟,却不知道在时隔20年后,他的子再次怀孕了,此刻正在人后把他支开舒舒服服地做着小月子!而把他的子肚子搞大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

 保姆没事的时候也常和我坐着聊天,陪我解闷。这天闲来没事,儿子去上课了。

 “你福气真好!”保姆在陪我聊天“老公这么疼你!小月子都要休养1个月。在俺们农村,没了就没了,第二天就下地了。”

 “呵呵!我老公是很疼我的。”我顺着她的话,很骄傲地说道。

 “你老公是真的好,这么忙,还天天一有空就回家来看你,生怕你受累似的,看得俺真羡慕。”保姆笑着说道。

 “呵呵…”我听保姆这么夸奖儿子,心里像是乐开了花似的。

 “可是…你不要说俺多嘴啊…你老公看上去很啊!你得看紧点啊!”保姆继续问道。

 “呃…男人嘛,老得慢…冯阿姨,你去给我烧碗面吧,我想吃面了。”我被保姆触动了心事,草草敷衍了过去,赶紧把她打发走了。

 真是个长舌妇!我在想,我和儿子的关系你能知晓的?他是我老公,也是我儿子,能不年轻吗?!

 又过了几天,周末休息,儿子在边和我聊天,保姆去买水果去了。

 “妈妈!今天气不错!整个人很漂亮啊!”儿子看着我笑着说。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很丑喽?”我这段时间恢复得很好,心情也很好,于是开始和儿子耍起了花

 “哪里?我的妈妈可是上到80岁的老头、下到8岁的小男孩,美到通杀啊!”儿子油腔滑调起来。

 “贫嘴…”虽然知道儿子是胡说八道,可是被最爱的男人夸赞,总是开心的,我忍不住娇嗔起来。

 “妈妈!你真漂亮!我要亲一下!”儿子见我娇嗔的样子,有些心了。

 “不给你亲!”我拒绝了儿子,但是听上去却像是在笑着说的。

 “哎呀!我都一个多月没碰你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儿子继续腆着脸求我。

 “一个多月!我都在上躺了快一个月了!”我提高了分贝,接着掐了他一下,马上传来儿子的一声“哎呦”“你这个混蛋!每次都要你戴套套,你都不肯,只顾自己开心,不顾别人死活!瞧瞧我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都在上躺了一个月了!”我恨恨地说道。

 “呵呵!你怎么全推到我这来了!我承认我是要负责任,咱俩刚开始的时候用了几次套套,后来是你建议算日子,安全期就不用了。谁知道到了后面又是你自己不许我用套了,说是隔了一层不舒服。呵呵!你说你去吃避孕药的!真要说责任,我得负60%,那剩下的40%该你负!呵呵!”儿子嘻嘻哈哈起来。

 “你个死鬼!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打死你!”我被儿子道出了实情,气急败坏起来,接着拿起一本书扔了过去。

 打闹了一会儿,儿子静了下来,轻揽我,柔声说道:“妈妈!这次真的是苦了你了!”

 “我身子倒没什么,只是…只是…儿子,你知道吗?我其实…其实真的想给你生个孩子,可是没想到…”说着说着,我噎了起来。

 “没事没事…来方长嘛…”儿子见我哭了出来,赶紧轻拍我的肩膀,安慰着我。

 “可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你…”我继续哽咽着。确实,刚知道怀孕的时候,我确实颇多顾虑,但是到了后来,经过这段时间坐月子的沉淀,现在,我真的觉得有些对不起儿子了。

 “宝贝儿!真的不要紧的,别太放心里去。这次确实是大家都没想到,太突然了,所以没有筹划好。我本来想既然怀上了就想法子生下来,就先让爸爸做个便宜老爹,养我来养!谁想到爸爸这个家伙居然痿了,真是太没用了,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想想真是恨死他了!”儿子恨恨地说道。

 “坏蛋…”我手指戳了儿子一下额头,斜着眼白了他一下“你搞了他的老婆,弄得他法定的老婆死心塌地地跟了你,现在还把他老婆的肚子都搞大了,现在你反倒还埋怨他!真是的…”我似乎在责怪儿子,但是却笑着说的,听就知道是在和儿子开玩笑。其实我也认可儿子的说法。

 “呵呵!所以啊…我有了你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宝贝儿!别往心里去!

 乖!”儿子听到我说出这么骨的话,开心地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继续安慰着我。

 “嗯!谢谢老公!”我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听上去浑身。突然,我觉得气氛有些暧昧起来,我开始浑身有些热起来了,我抬头直勾勾地看着儿子,轻身说道:“老公!算上后天,我都在上躺了一个月了!王阿姨都说了,在她们那,小月子就根本不要做的,我真的难受死了!我想下了!”我开始向儿子撒娇了。

 “宝贝儿!乖!人家医生说了,从中国女的角度促发,人之后应该和正常分娩一样,要做足一个月的。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可舍不得你,所以一定要做足一个月。乖!大后天就好了!”儿子安抚着我。

 “可是…可是…人家想要了…”我犹豫了一下,终于口而出,说出了我自己的心声!

 天哪!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居然说出了这么恬不知的话来!

 “呵呵!我家的小货终于忍不住了?”儿子听了我的话到很是受用,只见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边,我则半躺在儿子的怀里。儿子的双手慢慢伸进了我睡衣,开始在我的巨上肆意地把玩。

 “嗯…哦…啊…坏蛋…哦…好…”我长久没有儿子的爱抚,身体十分感,此时受到儿子的袭击,顿时兴奋起来。我樱微张,眼神离,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而我的玉手,则慢慢地主动滑向了儿子的那条久违的大,在上面来回地抚弄起来。

 “哐啷”传来开门的声音,是保姆回来了!

 我和儿子条件反似的出了各自伸向对方感部位的双手。

 “真讨厌!”悬在半空的感觉太难受了,我骂道。

 “呵呵!乖!大后天就好了!到时候咱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呵呵!”儿子意有所指地笑了。

 “氓!”我娇嗔起来“对了。后天你要这个王阿姨走了。家里有个人在总不自在!”

 “好的!大后天可没人打扰咱们了!”儿子坏坏地捏了一下我的脸。

 “混蛋…到时候把这一个月欠下的帐全出来!”我地抛了一个媚眼。  M.WugUiXs.COm
上章 迁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