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41章
 娇出轨记之…主动求接下来的几天里,老板果然没有再扰我,尽管我和他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但他没有过多的与我说话,只是自己办公,好像忽视了我的存在一般。

 我对老板的变化感到吃惊,同时内心也深深觉得少了什么似的。

 晚上回到家,一个人孤独地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心里极了,感觉自己很空虚,很寂寞,有时甚至幻想老板能来敲我的家门。

 手机响起时,我总以为是老板打来的,飞快地接通电话,可是话筒里总是传来别的声音。

 第五天晚上,寂寞的我想到了阿闯,我决定让他立刻赶回家来,立刻回来陪我,只有我的老公,才能在此时给我安慰,阿闯,我现在是多么的需要你,需要你的抚慰,需要向你倾诉。

 可是这一次,我却在电话中与阿闯发生了从未有过的烈争吵。

 当我提出要他回家的要求时,他拒绝了,我和他争吵了很长时间,他总说是在事业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回家,怪我不理解他。

 最后,我哭着说如果他再不回家我就不再理他,可是他却骂我是“不懂事的孩子。”并挂断了电话。

 我气得倒在沙发上大哭起来。

 老公真把我气坏了,刘闯,你就是这样爱你的子的吗?结婚一年来,我什么时候向你提出过要求,就这一次,你都不答应我!你连我们老板都不如!一想到老板,我突然想起老板说过“以后想他的时候只管给他打电话”的话。

 我一咬牙,再也不顾什么了,拨通了老板的电话,咬着嘴说道:“老板,你现在有空吗,我,我有急事找你。

 我来我家好么?”不到二十分钟,老板就来到我的家中。

 我第一次被他强时穿的那件感的白色低背心和短在家等着他。

 我见他走进屋子,立即扑入老板的怀中大哭起来。

 老板假装惊讶地说道:“怎么了小婉?”我的头趴在他的肩膀上哭道:“我老公他,他不要我了。”老板落井下石道:“你老公真不是东西,放着你这么美的女人不要!”我嗔道:“呸,你更不是东西,只会强女人。”老板道:“那也比负心好啊。

 小婉,我虽然强你,但我也知道你其实也是很快活的。”我羞红着脸低声道:“你不是说一直都喜欢人家吧,你强暴了我,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

 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做你的情妇!从今天起让你玩个够,你,你了我吧,我什么都答应你!”老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成了他的女人。

 他试探着搂住我,见我没有反对,胆子大了起来,嘴在我耳后轻哈着,我感到耳朵好,头轻轻扭动,老板的手隔着我的背心盖在房上,轻轻弄着;隆起的下身紧贴在我的部不停磨蹭;嘴在我的后颈上温柔的吻着。

 在他的挑逗下,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老板进一步的试探解开我的短绳,在得到默许后,兴奋的加快了速度。

 “等等,让我自己”说完很快得一身光。

 老板呆看了有三分钟,只羞得我脸红得从脖子到房,连头都坚硬起了。

 “不要再看了,那几次被你强时不是早被你看够了吗。”说完光着身子拥入老板的怀中。

 老板这才猴急地下自己的衣服,把我紧紧抱住,利用体的接触,继续刺我的情

 我给挑逗得全身皮肤泛起玟瑰般的红色,忘情地娇低呼,加上主动在家里让这个出了名的老污所带来的强烈刺,一心灵体彻底开放,在他怀里扭动逢,进入前所未有狂野的发情,老板耐着子,继续着对我的挑逗,把我直接送上情的巅峰,一阵强烈至近乎痉孪的剧烈抖颤。

 他把我搂入怀里,低头闻着我身上的气息,用的声音挑逗着我:“我的宝贝,我今天我要让你仙!哈哈!”

 “老板,其实…其实你第一次为我开苞时时,就搞得我好舒服哦!后来又两次强我,都把人家搞得仙,人家…人家想你再了我,我们进屋吧,人家今天随你了”我动情的说道。

 老板假意问道:“小婉,你不会是在报复刘闯吧。”

 “上次在你家人家就想答应做你的情人了,都怪你不够坚持。

 你不要在人家面前再提他的名字,人家以后只是你的人!”老板哈哈大笑,开始以手指探索我的曲线,由于我双手护,只能抚摸其它的部份。

 老板像是要在我身上烙下印记,着我的肌肤,直到我发红、发热,我才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老板导引我转过来面向他,我含羞带怯的半闭着眼睛,一张人的脸庞红烫如火,一手托起我的娇靥,老板柔情意的吻着我的双,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不断地探索,然后跟我的舌头纠在一起,他这一吻,足足吻了五分钟之久!当我开始回应他的亲吻,双手回抱着他的脖子,老板的手侵占我那实的峰,手掌轻轻地拂抚着我的头,我的双已烫如火,头也硬起来。

 这对子无懝是老板玩过的女人中最丰的一对,加上那几次强暴玩,更加坚高耸了,这对房配合我修长白的美腿,纤细柔软的只,简直是完全无缺。

 “哈哈,小婉,我第一次强你时就发现,我玩过哪么多女人,小婉你的身体是最的,脸蛋也最美!”老板志得意满得笑道。

 “嗯…老板…那次你真得好能干,技好好哦,能把我的处女交给你,我并不后悔。”

 “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还是处女?”我娇羞地靠在他怀里,动情地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老公那个东西很小的,并没有真正得到我的处女身,真正为我破处的,是你这个强犯。”我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尊,把这最屈辱的秘密也告诉了他,像妇一样任其自己。

 边说边帮老光衣服,出他糙的身体。

 看着我动人的曲线,丰硕大的双,随着我的息上下微弱的起伏着,老板身材高大,目光向下正对着穿着高鞋的我的丰沟,老板一手着我那浑圆的右,张口含住雪白微红的左上,我不仅双峰又又大,而且粉的皮肤,粉红的蓓蕾更加分外的娇人。

 我虽说害羞不敢主动,但身体传来一波波的快,也逐渐淹没我仅存的羞意,息声渐渐急了起来,而身体也越来越热,身心有着莫名的空虚感,使我不的轻扭动着身体。

 “快,快抱我到我的房间里!”我已经完全发情了!老板把我抱起来放在里屋我和老公的双人上,然后上我的身子,咬着微微颤抖的椒,双手不停逗弄着我感的身体,等到我渐渐呼吸急促起来,反应也越来越热烈时,他的手也从到大腿,然后爬到我双腿之间,我立刻全身僵硬紧绷了起来。

 他一双手分别攻向我的玉和大腿,一边吻着我微张的小嘴,一手轻轻在大腿间来回抚摸着,一手着坚峰,还不时的轻咬着耳朵,并在我耳旁轻声细语表达他的爱意。

 我终于弃守阵地,让他侵入我最后防线,老板伸出一脚卡在我双腿间,让我无法再合并起来。

 老板一刻也不能等待了。

 他连忙伏下身,健壮的身体便在我那柔软光滑女姓的体上。

 这时他的嘴已凑向我前那两个球,张开便将鲜红的头含住,用力的着,含着。

 这样用舌头在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

 一手把另一边的房抓住,大力按了下去,在白上,便是一阵的弄,手指更在我的头,捏捏。

 我地,体不安的挪动一下,表示抗拒,可是却引得老板火上涨,嘴里含着得更起劲,按住房的手,捏得更用力。

 这一按一的挑逗,使得我十分难耐。

 “唔…哼…嗯…嗯…嗯…”我只觉浑身酸难耐,前那对房,似麻非麻,似,一阵全身酸,深入骨子里的酥麻,我享受着这滋味,只陶醉的咬紧牙,鼻息急,任老板玩自己美丽的房。

 “老板…我…嗯…哼…别…别…别…唔…妹…妹的小…好…哼…”我经过他一阵的挑逗后,已紧紧抱着老板轻呼着。

 他的手在美女的重点部位上慢慢的抚摸,用手指在那纵的裂上上下不停的游走着,他微妙的振动着手指时,可以感觉到我的部,也在同时有着微妙的响应。

 我发出了一些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呻的娇声,随着老板的手指移动的速度,慢慢的音调提高了!而溢出来的爱也将部染了一片。

 我被挑逗的星眸半睁媚眼丝丝,身体扭着想闪躲人的手指,反而更增加了接触的快人的呻声由小嘴中传出,火热的身躯夹带着醉人的香气,雪白的肌肤隐隐透着粉红,我的理性已被情之火所噬。

 老板知道我已情难抑了,于是他忙将右手滑下,穿过光滑的小腹,茸茸的乌黑丛林,向我人的桃源口探去。

 只觉我的户外有着几软柔柔的,两片肥已硬涨着,中间一条深深的早已水泛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黏黏的。

 突然,老板用手指往中一,便在滑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道壁的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

 我心如小鹿跳,满面通红,浑身白已轻抖着,口中叫着:“老板…别扣了…嗯…哼…妹…妹给你…唔…不…不要挖了…小…哼…”老板知道机会已经来了,他趁势手指中不断捏抠,他看着我媚眼如丝气着,身子的颜色也是雪白而带点儿粉红,雪白硕大的子,随着我快速的呼吸上下剧烈起伏着,纤细动人的曲线的身、雪白的双腿间也只是稀疏的一小撮,那人的体给他带来强烈冲击,再也无法压抑住爆发的火。

 其时他早已到了火难的地步,他把我两只修长的美腿架在双肩上,用手扶涨得相当大的巴对准小后,先用头在我的中擦弄一阵,等感到小有点润,才用旋磨的方式缓慢的速度,摇摆部逐渐向小内挤进去。

 我那堪他如此的挑逗,小中有如千万只的蚂蚁在爬动,让我小中搔难耐,不由地起玉,脸上是媚眼如丝的半开半闭,充分地显出很渴望的样子。

 老板双手在那丰桃上,更用手指在头轻捏轻,他就是不让我如意,一想到这个大美女曾多次拒绝过自己的奷,一股报复的情绪在老板的心中升起,大巴在我道内稳如泰山,我起他就退后,始终保持一定的速度前进,缓慢的有如蚂蚁在爬,到目前为止也才入三分之一,他有意要整我就是不深入,他要彻底报复和征服这个来之不易的大美女。

 “喔!我…喔…不要…喔…受不了…老板,给我,快”才不到十分钟,我被他拨弄得娇不停,一双玉腿在肩上伸缩着,玉往上猛,让他很难控制距离,也感到我的爱愈来愈多了,已经泛滥成灾,到了可以行动的时候了。

 老板的头在我丰脯上疯狂,发出“吱、吱”声,他的手在我的下体抚弄着;我息着,双手抓住老板的头发,头不住的左右摇晃,如云的秀发四散开来。

 老板抬起头,看着我娇媚的秀厣,人的神态,忍不住内心的激动,重新上我的身体,部突然用力向前一茎一小半已经完全入我那小中。

 “啊!”我的脸上是既难受又足表情,我感觉小中是又热、又、又麻、又酸、又,真是五味参杂,这种奇特的迫感觉,使我再次领略到被得快

 “嘿嘿!今天要好好享受一下!”老板哈哈笑道,头在道内不停撬动,就是不入体内。

 我的伊首疯狂遥摆,我只觉下体极端的满充实,道内如有千万只虫行蚁爬般的搔,一双玉腿死命夹紧男人的部不停向上动,水成灾的秘口一张一合地死命黑丑陋的大巴杆。

 口中情不自的象吃了药般地大声叫求饶:“好老板…好叔叔…妹儿小…啊…好涨…好啊…呃…实在…啊…受不了了…快…快给我…快入我的吧…求你了…求求你…快干我吧…饶了妹儿吧…妹儿受不了了…呃…妹儿什么都给你…快…快死妹儿吧…啊…呃…”听着一向守身如玉的我被自己玩得比女还更加妇一般地叫,老板简直亢奋到极点,本来就已经很大很硬地变得更大更猛,膨到几乎要把玉撑裂的地步,口中哈哈笑道:“小婉,你不是一直都…很讨恶我吗?不是认为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吗?怎么现在求…求我干你呢?”

 “老板…呃…我错了…啊…快…快干妹儿吧…以前是我不对…今天随你怎么强暴我!求…求你了,快来吧,饶了妹儿吧”老板双手托住我的美丽粉,大巴在半截处撬动就是不入,笑道:“那你为什么以前让刘闯干不让我干,他比我强很多吗?”

 “不…老板…”腓红的伊首在上摇摆着,长发被汗水打,美女的俏脸上已显出紧的神情“呃…他比你差远了…我…我没让他真干过…你被你强暴时还是处女啊!老板,你的大巴撑得我好涨好,呃…受不了…啊…好难受…我求求你…求你快给我吧!啊…我快要丢了”

 我的娇躯轻颤不已,像蛇一样扭动纠,不由叫道:“啊…老板…你又把我的水引出来了…唷…呵…里面好到心里去了…”说完,一股从子官内涌而出,热热得浇在秦的红黑大头上。

 老板笑道:“小婉,我还是带上避孕套吗,免得让你怀孕。”说完从小里拨出大巴。

 我立即用手握住他的巴杆道:“

 不用…人家…人家要你彻底我…你…你放心享受吧…就算怀孕我也愿意!”此时这个哪里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望,在柔人的体上,老板早已意,心神幌不已。

 现在我的叫声,使得他更是按耐不住了。

 他连忙跳下,立在边,两手抓住我的小腿,将那两条浑圆的粉腿,抬得高高的,早已硬直翘的大宝贝便到我的水户口上。

 他两腿下蹲,股往前一,大宝贝用力的往小里面狠

 “噗滋”一声的,两人的器官接触在一起了。

 接着部用力一,籍着水的润滑,具一举贯穿了户,顶入了我的子官内。

 我的小被大宝贝一,痛得全身一震,紧闭着双眼眸,皱着秀眉,银牙紧咬的轻呼起来。

 “老板…喔…你的大宝贝…太…大…啊…”“啊!”我发出足的娇

 我痛得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在那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涌生,清雅丽人急促地娇,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入我泛滥成灾的美幽径被弄得又又滑腻的大

 “啊…唔…好…痛…好舒服…”说话间扭动娇躯挣扎,老板控制不了动的下身,因为娇无比的我道壁上的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他的大,每当他的大出再进入时,道壁的就会自动收缩动,子腔也紧紧的咬着他冠的颈沟,像是在着他的头。

 过了好一会,老板才无比兴奋地慢慢退出,俯身向下看去。

 我娇羞的睁开了眼睛,双手垂打着他的肩膀,红着脸娇嗔道:“老板,你好坏啊,把人家玩够了才给我,还看什么,刚刚都顶到子官内了。

 人家身子给你了,今天淑女倍君子,让你玩个够。”说完闭上眼睛。

 想到终于报复了阿闯,想到自己刚才丢人的表现,眼泪顺着眼角出,滴落在单上。

 “小婉,没想到你被我多次道还象处女一时般紧密,被我这么大的过还一点没变形,你真是个天生尤物,放心,一定舒服死你!你能被我这样的,是你的福气!”老板叫道,感到无比的兴奋,他直身子,握,再一次地推挤而入,这次顺利多了,整只,连带茎的完全深入了!

 他深感到我温热的璧,紧凑地包裹着他的,一阵阵热电不断由下体自他背部直涌而上,刺和兴奋感不断的升高、再升高…大宝贝一旦进去,老板便是一阵的狠狂送,他知道此时不需要什么过么的技巧了,只要纵情就能足我这个性感美女的

 鲜红的,被大的宝贝挤得翻出陷入不已,软绵绵的花心更是被大宝贝撞得颤抖不停。

 窄小的道仍然受到他的狠猛干,道口的水不停的出,户的四周。

 我体会出送的滋味,双手紧抱着老板,娇呼着。

 老板经过一阵的狠之后,心中的火舒解不少。

 听到我已渐感舒适的娇呼声,抬头看我美目半闭,嘴角带的含笑着,那陶醉的模样实在人,他情不自的,低下头亲吻着我。

 而我也两条粉臂紧住他的脖子,热情的反应着,那张红的小嘴大张,让老板的舌头恣意地在我的口中狂卷。

 老板的两手也分握着我的两只坚肥翘的房,轻的抚捏着。

 股不再动,大宝贝在水汪汪的小里,头深抵着花心,便是一阵的旋转,磨擦。

 我被他上下的挑逗,情再次的高涨。

 尤其片深处的子颈,被大头转磨得,整个道有说不出的搔

 “嗯…老板…妹的小…快…快用你的大宝贝…给我…舒服…快…哼…快…妹…妹要你的特大号宝贝…”我浑身酸不已,口中随着心的漾,叫喊得很不像话,但是,这些叫声,在老板的耳中听起来,却是很大的鼓舞。

 老板面出得意之,气贯丹田,那涨得发红的宝贝,更着直直的。

 他双手再次抱起我丰股,开始直起直落狂了起来,每一下都直顶着花心。

 我紧紧搂住他的背脊,紧窄的道内含着大宝贝,配合着他的起落,摇晃着纤,大股也款款的送着。

 “嗯…嗯…美死了…好…真好…好哥哥…老板…喔…你的大宝贝…使妹…嗯…美极了…唔…”“哎唷…嗯…好哥哥…用力…再用力…啊…美死我了…哦…好酸啊…嗯…快活死了…”老板感到他的心在狂跳,我的叫声,使他浑身发热。

 他抱着我的股,双手不停的抚摸,大宝贝进出的更快了。

 我全身舒畅极了,尤其道内有大宝贝的,更觉无比充实舒服。

 我秀发散,双手紧抱着他,粉脸深埋在枕头里,满脸涨红,银牙紧咬着枕头角,柳猛扭,股高高的抛送,使得水潺潺的户更加的凸出。

 小口的水就如泉水般,一股股的涌了出来淋浸着老板的大宝贝,弄得老板万分的舒服。

 老板的更加疯狂,大宝贝在道内左右狂,撞来撞去,我的花心,被大头磨擦得酥麻入骨。

 “哎唷…我的小…啊…妹妹全身酥…酥软了…喔…哦…麻麻的…哎呀…水出来了…唔…哥…你的大宝贝…真会……舒服死了…啊…”老板见我的水愈愈多,道里更加的润温暖。

 于是,他毫无忌惮的一起一落,宝贝如入无人之地似的干进我的小

 “啊…妹…你的小……真美…又紧凑…又润…大宝贝干起来…真舒服…”我已达的高颠峰,小嘴轻着:“嗯…嗯…真痛快…美死了…再用力…唔…哥哥…我爱死你的…大宝贝…嗯…美死小了…”老板知我已到最后关头,宝贝不停的狂捣着我多汁的小,我两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身,股款款的向上凑。

 户里直水,大头一进一出,滋滋作响。

 他们两人尽情的绵,宝贝和户密切的摇摆,起落,真是无边。

 “哎…哎…哥哥…嗯…快……舒服死了…唔…我快要美上天了…嗯…老板…快穿我…死小…快…”老板听到我的叫,不由得火更加爆涨。

 双手将我的两条粉腿扛在肩上,两手紧按着肥涨无比的房,不停的重狂捏,口气,宝贝奋力的送,狠狠的在我的道中…我似乎丝毫不感觉到痛,双手抱着他的股,用力的往下按。

 双腿举得很高不停的踢着,丰肥的股用力往上凑,动作十分烈,粉脸已呈现出飘飘仙的挚,口里娇哼着:“啊…老板…你的…大宝贝…好啊…唔…干死小了…唔…美…美死了…唔…”“哎呀…妹妹…从没…这么舒服…的滋味…哦…哦…我要死了…我快忍…忍不住…了…”

 “啊…”我拼命的摇股,花心不住舒自子而出。

 我最后这阵要命的挣扎,使得老板有种难以形容的快

 大宝贝好像被道紧紧的住,花心似张小嘴在头上轻咬,轻着。

 老板以一种战胜者的姿态,闲情逸致的欣赏着我的细皮白,玩着我那前尖峰,把茎抵住我的花心转磨着。

 我小里花心里深处,大头每转一次,就使我有一阵筋痉的快,直磨得我是死,全身都起了皮疙瘩,猛扭玉合,粉脸含,眸情“喔…啊…”看到我脸上的表情,老板开始先来个轻慢送,偶而抵住我的花心转磨几下,并俯下身不时的亲吻着我嘴、脸颊、耳朵、颈项之间,双手也没闲着游走我全身上下。

 我全身像泥鳅似的摇,微张开了那双钩魂的媚眼望着他,心急剧的起伏着,嘴里娇叫,老板知道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就开始加强力道与速度,不快不慢的起来。

 “喔…唔…唔…”二十几分钟过后,我就有如砧上的羔羊,被老板牢牢地抬着我的双脚,让我玉高翘起,巨大的茎尽情弄我小,强烈冲击着我快中的花心,而且比先前更加强烈,我分泌的爱不停的被带了出来,一丝丝黏黏的爱沿着玉下来。

 “啊…喔…啊!老板,你太强了!”比起多次在我面前早的阿闯,老板不知要强多少倍。

 我痛快的简直快发狂了,猛烈的摇头叫,终于达到了最高,一股热向他的头,我全身起了一阵搐,双手紧紧的抓住他手臂,玉直向上起,紧窄的道剧烈的收缩着,茎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着似的。

 看着我因第二次的高后,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老板强忍着更加兴奋的情,放下我双脚并低下身,他吻着我的,用舌尖轻轻地在我的上搅动着,将我的舌头到他的嘴里,慢慢地刮着,他的手又握着我满的峰,轻柔的抓爱抚着。

 我在他温柔的爱抚中,慢慢地从虚中醒来,感激般的响应着他的轻吻,慢慢地他们四片嘴紧紧地合一起了,一阵绕对方热烈的长吻后,又勾起了老板的念,开始不安分慢慢的滑动着,我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

 他双手按在我峰,开始大起大落用力的着,一阵有如狂风骤雨的急狂送,这一次他可不管我的死活了,不断地在我道里大幅度的进出。

 “喔…唔…我…啊…”我这次的反应特别地强烈,脸上的神情更是无比,白玉般的部更是配合着他的送,不断地上下摆动着,而我的腿更是紧紧地勾着他的,双眼微眯,大声喊叫着“啊…喔…好…你…你…唔…”这样的呻对老板是最大的鼓励,他当然没有让我失望,油门加到底,茎极为快速的动,每次都深入花心,出时必带出大量的爱,并发出叭!叭的撞击声。

 “喔…好了…噢…唔…我要…丢了…啊…出…啊…来了…啊!”我大声叫着。

 老板突然觉得头一阵酥麻,我的子花蕊象长了爪子一样紧紧抓住茎大,连忙用力顶住小口。

 只见我全身一阵颤抖,而出全打在他的头上,我整个人都不停地抖动,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背,在他的背上留下了好几条抓痕!老板并没有,他全身汗下如雨,就这样伏在我的身上,不住的大口气,休息着等待进行下一波攻式。

 我整个人瘫软无力,脑海中一片茫茫然,有如登临仙境一般。

 我闭上眼睛,莫名其妙地出感激的眼泪,是老板,让我成为了真正的女人,是老板,让我感觉到人生最大的快乐,我觉得自己真得已经爱上了他…这时老板的电话响了,只听他和一个女子说了几句后便挂上电话。

 老板擦了擦我的泪水说道:“宝贝,怎么哭啦,明天我带你出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散散心。”我嗔道:“讨厌啦,明天不知道又会怎样玩人家。”

 “好了,今天我还有点急事要办,先走了。”我急嗔道:“不嘛,妹儿还没能让你呢,你没有足,怎么能走呢,你不喜欢妹儿的身体了吗?你不出来会伤身体的。”

 “我喜欢死你了。

 只是的确有点急事要办,明天我再把你喂个!在你身上好好个够。”这一晚,已经有了三次高的我得到充分足,完全忘却了与老公的不快。

 想着明天与老板的偷情好事,我美美地睡了一觉,真是又香又甜。  m.WugU 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