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40章
 老板见无法强吻美女,立即动大巴顶向处女密,大头很快挤入处女门。

 老板细细品味着我那娇紧窄的道入口处紧紧的包裹着自己头所带来的快,老板大叫道:“小婉,没想到你那里还是这么紧啊。”

 我感觉道内痛疼无比,眼泪不断出,可怜的哀求着:“不要啊…老板…不要…你的…太…太大了…你放开我啊…”拼命捶打男人的膛。

 老板根本不理会我,开始轻轻动下身,大头在我的玉女幽径口进出研磨着,冠的棱沟刮得我柔的花瓣如花绽放般的吐,翻进翻出,带出了一波波白色透明香甜蜜汁,透了我玉腿内侧和蜷曲的,阵阵女人体香扑鼻,把老板的情提升到高峯。

 我开始细巧的呻,如梦般的媚眼半睁半闭间水光晶莹。

 这时老板感受到入我玉女美已过一寸多的大头突然被我道的紧缩包夹,我子深处涌出出的一股暖呼呼柔腻腻的水浸他的头,使得他俩生殖器的交接处更加滑,老板清晰的感觉到冠已经被一层箍住死了,这时的我早把老公的爱和身为人的道德观抛在脑后,只想让老板尽情强暴我,只想和他尽情造受。

 我已主动抬起了两条修长的玉腿,骨匀称的大腿磨擦着他的赤肌,双手紧紧搂住男人的背部,我的间已因大腿的抬起而大开,使他清楚的看到我下粉红色的花瓣似紧箍着他冠上的棱沟,他兴奋的知道我已经容忍了他的强暴并正在暗示他大胆突破直入花蕊,他动下体,深一口气,用力一巴“扑哧”一声,大头深入我的幽径直达花蕊深处。

 我“啊…”的一声双手抱紧男人,只觉一又长又又热又硬的大巴象火热的铁一样顶入自己子深处,一下子把道全部填满,一股强烈的酥酥、麻麻、、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快象电击一样传遍全身,我修长圆润毫无多余赘健美双腿,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五白玉般纤长秀丽的脚趾也紧紧并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死死夹住整深入下体的大!我双手用力捶打男人的背部高呼着:“不要啊…不要…”

 可是内心却十分清楚,自己已经被这个狼第四次强了!上几次强暴还可以说是因为冲动,可这一次,却是我主动到他家为他口并让他强,我,我该怎么办啊!

 “呀!”我扬起俏脸,满是痛楚的清泪,这不是因为身体的痛苦,我的身体其实感到非常的舒服,而是因为自己清白之躯再次受到辱所至。

 与此同时,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雷声,大雨随着闪电哗啦啦地猛下起来。

 老板的一下接一下的动着,大具在我那圣洁的户内狠狠的着,硕大的头重重地撞击着娇的花心,火热的入感和下体传来的一阵阵痛难当的快让我再也忍耐不住,开始大声呻起来。

 “啊…”我简直不敢相信如此消魂的呻竟会出自己之口,又一次被强的我感觉小内是那样的允实,现在只想让老板的具捣的更深一些。

 我那清澈的大眼满是炙烈的火,只见我双霞通红,樱半张,发出媚人的娇,丰的双更是不断摩擦着老板那宽阔的膛。

 现在我从不得承认从在办公室被老板强暴到第二次在他家被老板强,我已经被弄得方寸大,一向矜持的美女的道德底线快要彻底崩溃,意识模糊的我躺在浴缸内扭动着滑的粉娇躯,任由这个老在自己身上恣意,只是双手轻轻捶打老板厚实的,做着毫无意义的象征微弱挣扎。

 再次强了我的老板兴奋无比,来回动下身狂着这个自己最想得到的美女,口中还不停叫着:“来吧小婉,放纵一下自己吧,你瞧现在我们多快活啊!

 ”

 我低声哭骂着:“狼…放开过…够了…啊…呃…呃…啊啊啊…你答应过不再碰我…”

 可是身体的反应是如此强烈,我感觉到道内的火热大巴磨擦着自己的壁,大头一次次顶在自己的子官上,只觉从下传来的强烈快,又酥又麻又,我不由自主的高声叫着,我的灵魂仿佛随着快飘上了天堂。

 不自觉地便抬起了双腿死死夹住男人的,双手死死搂紧男人的背部,户不停地合着男人的

 “啊啊…呃…呃…啊啊啊…呃…呃…啊啊啊…好舒服哦…啊…呃…呃…啊啊啊…哦…哦”老板连续了一百多下,把我干得连续不断地高声叫,道内水狂涌,一阵阵痉挛搐,一张娇的秀脸左右疯狂扭摆着,简直舒服得死去活来!

 只听老板边叫道:“小婉,怎么样,舒服吧!你尽情享受吧,要是你答应今晚能彻底足我,我就答应以后不再碰你。”

 “啊啊…啊啊…你…你还要…怎么样…啊啊…好…好舒服哦…啊啊…呃…太舒服了…”

 “小婉,看你多舒服啊,何不彻底放纵一晚,就这一晚,让我足这一晚就饶了你…”男人说的话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对!只要稍微忍耐…就一晚!“快说!快点答应我呀!

 ”男人的声音就像魔鬼一样,下体的也越来越烈。

 “氓…你…你又强我…”我双手紧着男人的股,一边呻叫着一边问道:“啊…呃…你…你真能…不再碰我…氓…我…啊…怎么才能足你…呃…啊啊…”老板狂着笑道:“你今晚好好配合我,和我尽情做,我就饶了你。”

 只听我呼道“…啊呃…你好坏啊…好…啊…我…早就…配合你了…你已经强暴了我…还…还有什么好说的…”老板猛着道:“快答应我今晚让我个搞,说呀!

 ”

 是啊,一晚,就这一晚,只要足了他就行了!何况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控制不住地配合他再次强自己,就算不答应也会被他尽情享用!“呃…你想…想怎么样都行…可是…呃…今晚后…你不能再这样对我…啊啊啊…哦…你得我…好难受啊…呃…好深啊…舒服死了…我…我…答应你…一定…一定足你…啊啊…今晚…人家让你…啊…玩个搞…哦哦…好舒服…”老板得意地边狂着边叫着说:“好,一言为定。”这时,窗外的暴雨越下越大,雷声大做,而浴室内,我的道德底线也彻底崩溃了,我对这雷声充耳不闻,只是尽力摆动着下身,放纵地配合着他的动作来扭动娇美的身体,两人的合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

 近百下后,老板只感到一圈圈、一层层粉壁包围、、紧紧箍住了整具,尤其那大头被我的子口似婴儿般死死的住,象要想把他的出来一样。

 “不能这么早就出来!”已经在两个小时前过刘晓芸的老板此时特别能持久,他在我那柔若无骨的香体上、大口气的着、大头死死抵入子官花心,及时制止住从具传遍全身的那种酥麻快让他关失守、一如注。

 同时老板见到我星眸半闭,红微张,感的檀口不断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

 老板待已适应了小后,迅速吻住了我的香,此时我什么都不顾了,主动伸出香舌与男人热吻在一起。

 老板一面疯狂我口腔里的唾玉津,更用舌头与我的香滑舌头纠扭卷。

 同时老板抵住花具再次猛地狂力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每一下都重重的击着花“噗哧,噗哧,噗哧…”的水声,与“啪啪,啪啪,啪啪…”的两个媾声和我的叫声奇妙地形成了一曲响乐章。

 “唔唔…太深了…啊…轻…轻…些…嘛!呜呜…要…身…了…不…行…啦…”成丽的我的销魂叫声果然是世间一绝。

 我轻启檀口娇呻啼,粉猛烈摇摆起伏,凶悍绝伦的大进进出出地撞击着,香被一波波的带出小,水花四溅,沾满了我大腿内侧、雪和男人的具,那忙得不可开的大变成水淋淋的柱,而且看似还威风八面哩。

 呜呜…再看看这时的我:开始和老板象情人一样接吻,被老板吻着红,丁香美舌也让男人纠到快要断掉,檀口内的唾被他个够;前两个玉亦被他大把大把地、捏抚得不亦乐乎,两颗似花生米般大的头更让他细捏、拨,又用嘴狂、用舌头舐、打圈,更用牙齿轻咬或拉长;而却被老板将巨大的具猛烈狠狠冲刺撞击…

 啊,上中下三路合攻下,光四、似透苹果般香甜的美少女尤物我早已忘了被强暴的事实,我的一双雪白藕臂紧抓住老板的围,两条美不胜收的玉腿张成M字型,浑圆的美得好高,又放下,再往上去…

 小里的粉壁正逐渐收缩紧箍着进来的大…嘴上的亲吻更是从没有过的热烈,比和自己老公刘闯的亲吻还投入得多。

 老板知道下的美尤物要到了,于是,他把我双腿架在肩上,耸动着股疯狂猛,尽管我娇啼连连,叫不已;老板边边欣赏着美女的娇态,这更加刺了强犯的

 老板出的动作不但未见放缓,反而比前更快更狠更沉重,每一下都击中花

 “啊…轻…些…呜呜…太深了…哦唔…唔唔…太…重…了…不要…我不…要…啊…死妹儿了…”好一个如桃李、热情如火的尤物,我那一声声绕梁三的娇叫听起来真是刺来极点“老板!好老板!妹妹快要…来了…你的了…太大了…啊…来了…呜…好舒服!”老板感觉从我那紧窄的小内传来一阵剧烈的收缩,随着一声悲,我那因情而微微红的娇躯一阵痉挛,下体出大量的花,子口紧啜住进来的大头,即时出一大股黏黏的、白色的炽,完全浇到紫红色的大头上。

 我人的娇躯像八爪鱼般手脚紧箍着老板,玉上下起伏疯狂猛摇过不停,大头与子口紧紧的互互吻得天衣无

 我的宝适时出的那股温柔滑润的少女体,让大头浸其中得到调息。

 老板知道我已经再次被强得达成极点高,昨天上午被他强暴时,我们俩人的高来临的时间相差不远,而这一次,我却早早地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他得兴起,大巴没有取出来,直接抱起一丝不挂的美女,双手托着我的动着笑着问道:“小婉,我的卧室在楼上,我们进去慢慢玩好吗?”

 这时我已经被强暴的迷糊了,我随手一指道:“快…楼上…抱我上去…啊啊啊呃…”老板哈哈大笑,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股,边走边,一步步走上楼梯。

 大头随着起动一次次顶入美女的子官深处,走动过程中又一次把我送上高

 进入卧室打开大灯,老板把我放到席梦丝上,从道内出一尺来长的坚硬大巴,引得我“呃”得一声叫。

 他知道还需要进一步征服我这个美腿美女:“我的你啊?”老板摸着我的股,笑道,感觉股上早己沾满了腻的水。

 尚沉浸在高余韵中的我扭过俏脸,不敢看老板。

 老板见我不答,便故意用大具狠狠的拍打着我的户,惹得我几声惊叫。

 “说,?”老板边拍打户边问道。

 我红着俏脸点点头。

 “还怪我强你吗?说。”

 “我…我不怪你…”“我的巴比起阿闯来怎么样?是谁给你开的苞?”

 “你是个氓…好…好讨厌哦…你…你不能让我污辱我老公…”

 “我叫你说实话!”

 “你…你的比…比他大好多…强好多…是…是你给我开苞的…你是我第一个男人…”老板得意极了,他抱住我,吻上那樱桃小嘴,狠狠的允着我的丁香小舌。

 我先是避让着,但不一会儿我便忘情的回应起来。

 此时的我,只想好好足这个老狼的兽,完成刚才和他达成的协议!我左手搂抱住老板的脖子,热烈地回吻他,使劲对方的舌头。

 这时暴雨下得更大了,而这雷雨仿佛成为房间内那个强壮的中年人和我这位美丽少女的催情剂,我们俩个情的男女紧紧搂在一起,在上不断翻滚着,热烈地亲吻和緾绕对方,双方的器官拼命的磨擦着,我感觉自己哪里像是被强的,反而就象吃了药一样。

 俩人纠翻滚了好一样子后,我右手伸向老板的下身,用纤纤玉手握住老板的命子,起来。

 这一来,老板到了极点!他低吼一声,搂紧我那凝滑的柳,将嘴从我的香上移开,沿着我美丽的面庞一路向下吻去,在颀长秀美的脖子逗留片刻后,继续向下部移动,当他的吻来到我雪白滑的部那对无比丰的酥时,他狂热地含住一颗起来,同时抓住另一个玉,用手指轻柔地爱抚着。

 我是个刚被这个强暴,初失贞的女子,哪里经得起老板这种风月老手的玩,转眼间下身润,气吁吁,不断发出甜美的呻∶“…我…我好舒服…吧…呃…不要停…”双手紧紧抱住老板的头。

 男人乘胜追击,尝尽了两颗处女头的美味后,又沿着我美好的体向下吻去,用舌头在我人的香脐上一后,双手分开我修长的玉腿,整个脸埋入了草丛地带,舌头在桃源口处活跃起来。

 老板舌功果然了得,片刻之间,我娇吁吁,香汗淋漓,玉首后仰,一头乌黑的美发垂到际;脸上神态娇媚万分,秀眉微蹙,樱桃小嘴里发出人心魄的娇…老板够美后,站在边,将我放倒在上,托起我光滑白的玉,将我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自己部,用手扶起自己早已硬得发痛的,用巨大的头在我甘泉淋漓的花瓣上动了几下,这才部发力,用头推开门,又开始大举起来。

 我只觉快连连,兴奋地摆动柳,用玉合着老板的

 “啊…好舒服…唔…好…好深…”我的叫声充满了整个卧室,只见我舍生忘死地紧紧抱住这个几乎可以做我爸爸的中年男子,忘情地合着具的,下体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大量的随着大巴的动而飞溅着,染了大片的单。

 老板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在他家里我,更加意气风发,大的前后运动着,我柔软的在上面,随着的进出翻起或陷入。

 每一次,我都发出悦的娇部也更加卖力地摇动着,主动地合着男人的

 我们两人,女的身材娇美,小水孱孱,纵情合,男的具硕大,劲力十足,技巧娴熟,两人合起来真是配合的天衣无

 男人青筋暴的大手,抓着我雪白的大腿,紧得要留下血痕,的速度不断加快。

 此时窗外电闪雷鸣,屋内却是放形骸,漾。

 火热而润的含着动,的充实感使我地扭摆着青春的体,老板的进我娇,娇被挤开分向两边,头紧密地顶,我直修长美腿紧紧地并合在老板后胡乱的蹬踢着,浅粉的翕动。

 老板着我成的豪在柔肥美的里磨软滑的,我扭动修长的大腿,白随着娇而微颤,圆白摆动摇,老板右手捞起我的大腿曲在我前,狠狠进我人的内,头戳进娇深处,囊随着的大力撞击着我白股,发出“啪…啪”的声音,与我壁里的每磨擦一次。

 我的娇躯就会搐一下,而我每搐一下,里也会紧夹一次,成体和火热而润的道带来的快令老板无法抵挡,我劈开白皙丰的粉腿将凸起入,嘴里不停呻:“轻点…轻点…受不了…哦…哦…我快不行了…下面酸…好…噢…噢…你轻点”

 老板狠狠进我的道内,往外拔到只剩头在口处然后再用力地急速入深入到花心,我鲜红的随着地翻出翻进,娇躯颤抖、小腿伸、肥猛扭,在张合翕动的里是急,干得我娇细细、媚眼如丝,水直,顺着肥单弄

 老板把我抱得紧紧,下体紧贴鼓在暖紧的里狠、次次入得我花心颤,微微发红发,我柔紧密地头,美丽成体在老板跨下的扭动,抛弃矜持地哼叫着:“唉唷…好用力干我…干我…哦…干我…哦快不行了…啊!”老板用足力气,头撞击着花心,我叉开美腿,秀足蹬着面,耸圆配合老板的,娇着伸直修长美腿,小水急而出,老板的头被大量热在花心上猛里火热地跳动,头涨得伸入我的子里“啊…不行了…啊…死了…啊舒服死了啊!”成的我雪白娇美的体香汗淋漓瘫软在上。

 “唔…唔…”我鼻子发出的哼声,美丽的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介于痛苦与欢乐之间,左手拼命地自己高耸的房,右手抓紧上上的单。

 老板又又长的,在我的秘里猛烈地进出。

 几乎无法息的快和痛苦,把我很快带到了又一个崭新的高

 老板又了片刻,忽觉我气凝重,玉体微颤,花瓣连同壁哆嗦着着他的,知道我又快要了,急忙股,将头深深地埋入我的子

 “…啊…我好舒服…再用力些…啊…嗯…吧…妹儿今晚…任你怎么干都行…哦呃…”可怜的我伸出白的两条胳膊紧紧抱住强暴自己的男人的部,两条玉腿分到最大限度,部紧紧贴着老板下身,生怕有一丝间隙。

 我下体乌黑发亮的草由于沾满了两人的体,变得杂乱无序,紧密地贴在花瓣附近;充血发红的秘,由于长时间的蹂躏变得糜不堪,汁四溅,而老板的还在无情地进攻着我,直到我彻底被征服…我息声越来越急促,忽然“啊…”地叫一声,达到了高,花心甘泉不断洒在老板的头上,老板把大巴抵在子官上暂时没有动。

 高后的我脸色红润,凤目紧闭,不断息着,嘴角还略带一丝足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狂戏时刻。

 休息了一会儿,老板让美女站在边趴在沿上,拉起我的长发让我看着对面墙上挂着的我和我老公刘闯的一张大副合影(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到他家里来的?接着把从背后再度了进去。

 老板全面狂部如打鼓般疯狂耸动,不断被掀开的两片花瓣带出如缺般的,溅了两个正在媾的器官,也让娇人的我娇媚的体狂抖,浑圆美不停前后耸动,或摇摆旋磨,或挤撞击,似是化解老板鲁莽的入侵,其实是在配合他一次次的攻击…

 “卜滋,卜滋,卜滋…”的水声,清脆利落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两个体相碰响声,皆惹人遐思,在老板狂力勇猛的冲刺下,大头竟然直接顶入我娇香气咻咻的粉直达花

 顿时头上的冠刮弄着娇粉红色的壁,带给双方阵阵难以形容的酥麻软滑的快

 “啊…我…不行了…啊…好…干死我吧…我吧”我看着对面与老公的合影,又是羞愧又是莫名的兴奋,一次次不顾羞地无叫着,我在老板的狂下又达到了多次高

 只见我趴在边,双手撑着沿,象狗一样翘着丰的香,承受着来自身后的猛烈

 一向高傲的我我努力地向后动着股,一边叫着不行了,一边却不服输地配合着老板的动作,让大入得更深…整个晚上,老板一次又一次地着我,他至少在我体内了三次,每一次都了一两个小时,我们两人的放行为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上午8点才紧紧搂在一起沉沉睡去,而窗外的雷雨也随着他们放的结束慢慢停歇下来。

 雨过天晴。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们不用去上班。

 中午1点的样子,醒过来的老板先是给刘晓芸打了个电话,叫他两个小时后来接自己。

 接着,偿我体的老板又让我给他进行了一次火热的口服务,并提出再次亨用的眼,我想尽全力足他的各种兽,决定把自己门的也让给他。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已经是下午3点钟左右了,老板心想也差不多了,在我又一次达到高后,老板从我的门中拔出大巴,把一股股又浓又热的在我的身体上。

 这时两人都昏倒在席梦丝上,过了好一会,一屡炙热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在我娇的肌肤上,让我感到一丝痛疼。

 我昏沉的大脑在这股烈的照下慢慢苏醒过来,感觉下身道和门都有些肿痛,小门这一天几乎被老板给干坏了,没想到这个老狼的如此强盛,如果不是自己有长期煅练才有的好身体,肯定吃不消。

 情已经过去,理性正在恢复,感觉到身边男人沉重的呼吸,我下意识地拉过巾被遮住自己赤体:“我这都干了些什么,怎么会又被这个老狼干了一整夜?我可是一个我有夫之妇啊!怎么能这样随意让他强糟蹋。

 我,我不能再这么沉沦下去了!”不独自轻声哭啼起来。

 老板醒了过来,惊讶地问道:“小婉,这是怎么了。”说完让我股坐在他的双腿上,玉腿盘在他的后,把我紧搂在怀中。

 我看了一眼眼前男人仍然坚硬的大,用手轻抚着它,红着脸说道:“老板…昨晚昨晚…你该足了吧。”

 “当然,小婉,我告诉你,你是我玩过的最的女孩!我从没这么舒服过!也从来没玩过一个女孩这么长时间!你瞧,虽然我昨晚了5次,但它现在还是硬硬的!”我一边轻抚着那巨大的具,一边羞红着脸着泪道:“老板,这两天你两次强我,我,我都认了。

 我已经足了你的任何要求,我门的第一次也给了你。

 可是,我是一个有老公的人,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你答应我,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今后你不能再碰我!”老板紧抱着我问道:“为什么?我们的合很完美啊!你不是也很足吗。

 小婉,我们应该成为永远的炮友,有夫之妇又怎么样,有夫之妇就不能有这样的生活吗?”老板的话真让我很动心,我默不作声想着自己的心事。

 说实话,尽管多次被他强暴,但我对他强大的能力真是又恨又爱,他每一次对我进行的强都让我感到如此震憾,如此的足,我们俩的合是那样的完美,这是和阿闯在一起时不能得到的。

 特别是他那中国男人中少有的20多公分长的,唉,一想到他那,我就不面红耳赤,它现在还紧贴着我的户呢。

 我抬起头来轻轻地道:“老板…如果…如果我没结婚…我们可以在一起…但是…但是我已经嫁人了…只恨…只恨我们相见太晚…”

 “没关系的小婉,现在做我的情人也来得及,我们的事不会让刘闯知道的,答应我吧。”看着老板那渴望的眼神,我咬着嘴,真想冲口就答应了他,我做着烈的思想斗争,内心感到矛盾极了。

 我这辈子都没这么为难过,不住眼圈一红,倒在他的肩膀上,双手紧抱着他坚实的后背,房与他的膛紧贴,双腿紧緾着他的,呜呜地哭起来。

 “小婉…别哭…别哭好吗”

 “阿杨…不行的…不行的…我有老公…我不能做你的情人…呜呜”

 “没关系,不做我的情人也没关系的,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尽量足我也行。”老板笑着说。

 “你…”我突然意识到,老板到底是爱我的人,还是恋我的体?比起阿闯来,谁才是真正爱我的人。

 “这也不行吗?”老板不依不饶。

 我咬着嘴说道:“不,你昨晚答应过我,只要我足了你…你就…我不想这样下去。

 我要走了,以后你不要再碰我了,好吗!求你了!”老板看着我不容侵犯的坚定眼神,无奈地答道:“那好吧,小婉,我答应你,不过,在你离开之前,能和我热吻一次吗?”这次我没有拒绝,主动送上香,紧搂着他,和他烈地热吻一起。

 这是自从我俩合以来最具深情的一次热吻,我们相互尽情着对方的舌头,同时尽情搂抱磨擦着对方的身体。

 这一吻真是昏天黑地,不知吻了多久,至少10分钟吧。

 我全身早已又热了起来,而他的大早就更加坚硬,硬硬地顶着我的小腹,我知道他完全可以再我一次。

 如果真那样,我是不会拒绝他的。

 可是老板最终松开了他的嘴,只是温柔地看着我。

 老板的温柔让我芳心大动,我脸色腓红,也含情默默地看着他。

 我突然感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多次强我的人,如果此时老板再提出让我作他的情人,我就答应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他,就算成为他的工具,也心甘情愿。

 可是,老板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却没有再提要求,只说道:“小婉,以后想我的时候只管给我打电话。”说完便起身穿上了衣服…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