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33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睡梦中醒来,感觉浑身上下酸软无力,彷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掉似的,我的头疼痛得要命,口渴得要命,而且身上沉重不堪。

 我意识到身上着一个人,我眼睛一看。

 “天呀,怎是老板?”此时在明亮的灯光下,洒在我的白色香肌上的老板的还散发出一道一道糜的光芒。

 那时候我的头发紊乱,细的全身也已经更是香汗淋漓,整个体看起来就像涂了一层厚厚的橄榄油,我娇的肌肤因为被香汗滋润而变的红扑扑的。

 我两人体一白一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一丝不挂赤的身体紧紧地贴黏在一起,生殖器着生殖器。

 “刚才…”我的意识渐渐清醒,刚才疯狂爱的场面清楚的一幕一幕的出现在我脑海里。

 “天!我都干了些什么?居然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老板,还和他作爱一整夜!”我震惊极了,突然不知从什地方找到的力量,从小出取出大巴,镇骇得坐了起来。

 “哦…”老板被我惊醒,正拄起上半身茫然四顾。

 当他看到我全身赤地卷曲地坐在沙发时,突然得意地笑了。

 “哦,你醒了”说着就想摸我。

 “别碰我,你走开!”我惊慌地后退一下,大声地说道。

 “别碰你?”老板嘲讽的说。

 “玩都玩了,你的我都了3个小时了,还装什清纯呀,来让老公抱抱”说完,老板又恬着脸往前凑。

 我一把拣起散在地上的睡衣,挡在前,同时翻身下地,感觉下体有一大股的正从我的小出,好多好烫!我楚楚可怜地对老板说“你已经得到了我的处女身,还玩了我那么长时间,该足了,你走吧,求你了,今后别再这样了。”

 “走?你没搞错吧,刚才你可是恨不得死死住我,一个劲地叫舒服呢…”老板丝毫没有完事的意思,反而从沙发上坐起来,丑陋的巴半着,晃头晃脑的在小腹处。

 “滚,你滚,你这个畜生!”我恨极了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我飞快的将浴袍穿在身上,对着老板喊到。

 刚才的场面浮现在我眼前,我知道老板说的是事实,从下体传来的疼痛和出的使我知道,我的确和他发出了关系,而我也清楚地知道,我和他有过一次多么销魂的

 “呦,穿什穿呀,一会还得,多麻烦”老板坐在沙发上无赖地说着下的话。

 “是你强我…”我哭着对老板说着,在那一刻我真的想将这个玷污我清白的人碎尸万段。

 “我强你?你想想,是我强你,还是你主动将我的到你的里”老板一改刚才的笑脸,深深地说。

 我一下子回忆到刚才,开始时我和他玩疯狂的游戏,接着他强了我,可后来的确是我主动的将下体到他的巴上的,而且我还求他让我怀孕!我为我的痛苦万分,拚命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同时失声痛哭。

 “想起来了吧…”看到我痛苦的样子,老板不但没有同情,反而继续嘲讽我。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告你强…告你强…”我痛苦地慢慢地瘫软在地上。

 “想想吧…刚才你被我强死的感觉…多美妙呀,你大腿得我…”

 “够了,别说了!”我突然站起来,打断老板的话。

 “哦?”老板看我突然决绝的样子,有些惊慌。

 “我完了,我要你也完蛋”我冷冷地说,冷得空气都好像一下子到大冰点。

 “你想告我强?你不怕你就这样完蛋了?不怕你老公一辈子低头做人?”老板不再那镇静了。

 “哼!我是完蛋了,我老公…”想到阿闯我不心中剧痛,我挚爱的老公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的家…抬头看着面前的“真爱”的条幅,我心中哀痛万分。

 是阿闯先背叛了我,到现在我也失去了贞节,阿闯…你还有一个你心爱的女人,算了,成全你们吧,忘记我了吧…眼泪在脸上成行“哀莫大于心死”我看着眼前的老板,我怎么那么厌恶他呢?人渣,要你也得到惩罚!

 “我这就告你强,我完了,你也完吧…”我冷冷地看着老板。

 “阿闯…阿闯也有他心爱的女人了,他不会为我难过的…”想着阿闯,我的老公,我真是肝肠寸断!

 “至于你,哼!我们一起完蛋!”说完我转身走。

 “等等…”老板看我真的想和他鱼死网破,眼珠一转,又不紧不慢地叫住我。

 “你说什?你老公和谁相爱了?你可是他的挚爱呀!”

 “你说什?”我立即转身,死死地盯着老板。

 “我说你老公只爱你一个人…”老板被我看得骨悚然,不安的往后靠了靠,故作镇静地说。

 “你不是说看到我老公和他秘书在一起嘛!”我心中立即升起了新的希望,可又想到现在和老板…我用颤抖的语气说。

 “我没说什,你想想,其实是你自己那想的,我只是顺着你的意思罢了”老板看出我的恐惧,现在又恢复了镇静,悠然地对我说。

 “什?”我仔细地回想着刚才的事情,隐隐约约的是我那说的。

 “那你怎知道她叫”张倩“怎知道她住在”云顶“的…”我的声音现在要多害怕就有多害怕,内心的恐惧几乎将我没了。

 即想听到老板理屈词穷无力解释有怕听到老板否定他说的话。

 我紧张得攥紧了拳头,骨节出深深白意。

 “张倩和云顶都是你说的呀,我只是又一次顺着你了…”

 “其实我都是骗你的,我还不知道你老公是谁更不知道他还有女秘书,其实你自己都不信你老公,所以,我只是说的是你心里的猜测罢了…”老板的话语一下子将我击倒在地。

 真的,什都是我说的。

 刚才因为醉酒,偶一听到老板说阿闯的事情,什都没有想,什都是我自己说的…天!我…我做了什呀!阿闯是爱我的!我却背叛了他!把处女身子交给了老板!虽然我是喝醉了,可是…天,我还怎有脸见阿闯呢!我还怎有脸活着呢!

 “阿闯!”我大喊了一声昏了过去…我慢慢地醒来,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从下体传来阵阵的畅快…

 “哦…醒了…恩…”老板在我耳边气说。

 “啊…”清醒的我立即意识到我是趴在老板的怀抱中,下体竟然…竟然被老板弄着。

 我惊慌地想爬起来。

 “别…这样多舒服”老板在我耳边说着。

 同时用力的抱住我,防止我从他怀里挣脱。

 “啊…”刚从老板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冷不防又被老板搂在他前,将我的房紧紧地挤在他怀里,同时老板的巴又更有力地在我的体内。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用力地捶打着老板坚实的前,可是真的不敢再动,因为老板的巴是那么有力,那么坚硬,得我那有感觉,只要稍稍一动,强烈的快立即袭击着我的大脑,让我不产生想移动股来配合老板的羞愧的想法。

 可是,背叛阿闯的心态已经快将我折磨死了,我怎能再不知羞的在老板的身上追求快呢?我边捶打着老板边失声痛哭起来。

 “小婉,别哭了,会哭坏自己的…”老板边劝解我边慢慢地耸动下身,将巴在我的中来回的动。

 “你是那样的人,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老板的手渐渐地侵犯到我的前,用力地着,同时感觉到老板的得更加大。

 “你放开我吧,求你了,我也不告你了,让我死吧,让我死吧”我哭泣地求着老板,真的,他能放开我的话,我真的会感谢他的,我已经被玷污了,我只想死,用死来结束我的凌辱,让死来表达我对阿闯的歉疚,让死来解我自己…我无力的继续捶打这老板,只求他能放开我…

 “别想死了,你的处女身是给了我的,现在是属于我的,我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老板一改刚才的温柔说。

 “你如果死了,我就告诉你老公,将我刚才你的照片寄给他,让他知道你的,让他知道你的处女究竟给了谁…”老板冷冷地对我说。

 “什么?”我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泪眼朦胧。

 “就在你昏倒的时候,我在你家发现了数码相机,呵呵,你的照片我可照了一百多张…哈哈,照得我巴怒…”

 “啊?”我霎时感觉天昏地暗,失神地瘫倒在老板的怀里。

 “你要是死,我就将这些照片寄给你老公,发到网上,让所有你的同学同志朋友都知道你的丑态,到时候,你老公,你家人,都将抬不起头做人,哈哈…”老板的声音像乌云般的在我头顶,我的心死了!

 “你到底要怎才放过我…放过我…”我趴在老板的怀里大声的痛哭着。

 “就这样…”老板下身大力地顶了几下,突然的快让我喊也不是叫也不是。

 “做我的情妇,我想你的时候,你就给我,其它的时间随你…”老板的声音在我耳边着。

 “你还做你老公的忠贞的子…”老板在说“忠贞”的时候,特意的强调着,好像在讥讽着我。

 “继续做高贵的白领丽人,在同事面前继续保持你高贵的形象,可是当我要你的时候,你就要像母狗般的让我,好好的做我的女人…”老板的声音充满着寒意,想着做老板的女人,我的皮肤泛起阵阵疙瘩。

 “小婉,我也非常的爱你…”看我沉默不说话,老板转变了他的战略。

 “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我曾发誓,这辈子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的爱你疼你珍惜你,不会像你老公那般不懂得你,我来安慰你,毕竟我的你真正的第一个男人…”老板尽量温柔的话,让我有了一丝安心,而老板挑动我房的手,在下身的巴,更让我脸红不已。

 “不,我不能再也对不起我老公了,放过我吧,呜呜…求你了…”我哭泣地恳求着。

 “刘闯根本算不上你真正的老公,何况他不珍惜你,还为他守什贞节…”老板有些激动地说,同时下体加大了力度。

 “恩…恩…”我被刺得娇哼着。

 “不…我老公爱我…”我哭泣着说。

 “你老公看到那些照片还能再爱你吗?你是个的女人…”老板在嘲笑着我。

 “我不是…我不是…”我哭泣地摇着头说。

 “你还爱你的老公吗?”老板突然问我。

 “爱…”我奇怪老板这么问我,抬起头,泪眼婆娑,但是肯定地回答着。

 “爱?那你想想,当他的客户看到他老婆地躺在别人的怀里翻云覆雨,地拨开在手地翻开,从中还淌着男人的,你老公还有什脸活着?”老板恶毒地说着。

 “不!不!”我哀求着哭倒在老板的怀里。

 “想想吧,你做我的女人,听我的话,就能救你的老公…”

 “你老公可以继续他的生活,继续保持他的社会形象,你不说,我不说,天知道,地知道,其它人不知道,那…你怕什呢?而且,我可以给你最充分的足。”老板的话真的让我很动心。

 “对了,只有这样才能救阿闯,牺牲我自己,才能救阿闯,虽然我做错了,但我应该尽最大的可能来挽救我的婚姻,挽救我的生活,我只有牺牲自己,同时也足自己…”我渐渐止住了哭泣,心里思绪万千。

 “怎样,只有这样才能救你老公,做的情人吧,我来安慰你…”老板看出我的转变,继续说。

 “…你不能伤害我老公…”我趴在老板的怀里,低声的说。

 “那当然,告诉你老公,对我有什好处…”老板立即向我保证。

 “…”我无声地爬在老板的怀里想着心事。

 老板看到我被说服了,得意的笑着。

 “恩…恩…别…”老板在我体内的巴突然加速的动起来,让我面红耳赤,扭动着身体反抗着。

 “做我的情人,听我的话,你刚才答应的…”老板恬着脸,气,边弄我边说。

 “我…我答应你…可是,你要答应我只是今晚…以后不能再碰我…”我被老板的话说得停止了反抗。

 “好,就今晚。

 来,让我吃吃你人的房…”老板看我默许了,得意地笑着,同时扶起我的上身,让我就这样羞地跨坐在他下半身,男人的巴就这样的在我的体内,将我无限美好的房暴在他的眼前。

 “别…”我羞愧地扭转头,不敢直视着老板,同时双手挡在前。

 “小亲亲,让我亲亲…”老板不知羞地说。

 “放下手…否则…”老板语带恐吓。

 慢慢地我的双手放开,垂在身体两侧,羞红的脸肯定像块红布,烫得我脸热辣辣的。

 “恩…好美…”老板的脸沉浸在我的房上,一边吃着我的头,一边用力地玩着我另一边空着的房。

 “恩…恩…哦…不…不要…”一阵阵甜美的感觉袭击上来,充实着我的头脑。

 “咻…咻…”老板的口水涂满我的房,头上都是老板的口水,另一只房却在老板的手下扭曲,变换出各种奇怪的形状。

 “来,让我…让我好好吃…给我水…”老板的头埋在我的房中,发出模糊的声音。

 老板时而用舌尖挑动着我的头,时而将整个在他的口腔中,时而用整个舌头着我光洁的房,虽然我内心抵制着老板,但阵阵酸袭击着我的全身,道中又分泌出大量的爱

 “呵呵,说你够的,想了吧…”老板感觉到了我的道分泌出了体,而且不自觉地夹紧了膣,让他感觉更加舒服。

 “砰…砰…”老板用力的动下身,将沙发撞击得砰砰做响。

 “呱唧…呱唧…”老板的巴在我的道中横冲直撞,不时地搅动着膣和着爱,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

 “啪…啪…”老板的大腿撞击着我的股,发出靡的声音。

 “哦…哦…夹得好…哦…小婉,你不愧是练跳舞出身,身体好,体力也好,了你一晚上,小还是那么紧!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我们俩在一起那才叫般配!”老板发出畅的声音。

 “恩…恩…老板,你太强了…”我咬着下,拚命地压抑着从体内发出的快,但还是从口中出抑制不住的畅。

 “呱唧…呱唧…砰…砰…哦…哦…恩…恩…”一时房间里尽是人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靡的气氛。

 我羞愧得只能将上身伏在老板的身上,娇颜滚烫如火,星目紧闭,赤起成两颗紫红葡萄,随着老板的动,在他健壮的脯上上下左右地摩擦,害人的麻,搅得人家心都揪到了一起。

 由于是紧趴在老板身上,我们两个人的下体紧密连接,我们的也纠在一起,由于兴奋而突起的蒂在混着爱漉漉的中“受蹂躏”配合着从道中传来的刺,同是袭扰着我的身心,我简直不能呼吸了,像一条八爪鱼般的紧紧地抱住了老板,无力地承受老板的弄。

 “恩…恩…”勾魂的的声音不时的从我鼻子中哼出来。

 “小妇,叫呀,给我叫呀!”老板边气,边加速巴的动。

 “恩…哦…恩…”我拚命的忍住,我已经被玩了,可不能在象起初被强暴时做的事情了。

 “别控制自己了,要知道…”老板看我还在抑制自己,于是继续在我耳边说,热辣辣的气息直吹在我耳际。

 “要知道已经被了,就要好好的享受…别压抑了,叫出来…叫出来会更好…”老板在继续惑我。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继续将头埋在老板的肩膀上,无声地呻,尽管的确很想叫出来。

 “好…咻…咻…”老板看我还在坚持,就低头,一口在我的头上,用力地了起来。

 “啊…好疼…哦…”我头传来的疼痛使我失声地叫了出来,但疼痛过后的畅快,让我不由得叫了起来。

 “对,就这样,叫,叫!”老板激动地大声的说,还不失时机的我的头,同时道中的巴又快速的动着,再加上一只手指,捏在人家的蒂上,使劲地捏。

 “啊…哦…不…不要…”我失声地大声的叫了起来,突然全身受袭,强烈地快冲破我自我保守的屏障,使我将快喊了出来。

 当将快喊出后,我知道我彻底地失贞了,我将再也对不起阿闯,我将是被人唾弃的妇,是一个只知道追求的快的不知羞的下的女人,我完了!一中自暴自弃的感觉让我配合着老板的动作,上下耸动着身体,配合着老板的弄,发出的叫声。

 “哦…啊…快…要…要来…来了…哦…”我双手扶着老板的前,下体拚命地上下晃动,头发随着头的摆动,在四处飞舞,同时脸上的汗水也随着头部剧烈的晃动而洒向四方。

 从体内分泌出的爱越来越多,从下身结合处传来越来越强烈的“呱唧”

 “呱唧”的声音,就好像是小狗在喝水,又像是妇女在洗衣…看到我强烈的反应,的呻,老板也被点燃了火,于是放弃了对房的“肆”专心地捧着我的上半身,下身又开始拚命的动…

 “哦…啊…快…老板…快…”我无地说出了内心的望。

 “叫我老公,叫我老公…”老板抹了一把头上滴下的汗水,命令似的说。

 “哦…哦…快…快…”我没有回答老板的要求,只是拚命地喊着身体内的望。

 这时我俩呈现仰躺的姿势,我的双腿绕在老板的上,而老板的双腿着在我的身下,唯一的连接处是老板在我下身的大的茎。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