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29章
 我很害怕,要是我不小心控制不好,再让它深入就真正地失贞了,而且还是自己献身的,老板一点责任没有,真是丢人啊。

 老板看见我的窘态,不怀好意的道:“唉呀,怎么不动呀?”说完,老板还把出去,然后“咕唧”一声,大头又了进来。

 “啊…老板…你好坏呀!”刚才入时从我下面发出的水声让我羞红了脸,我娇羞地嗔道:“还是…还是你自己动吧…我…我不套动它了…我相信你…不会全进来…”说完努力地向跪在沙发上向后翘股让老公仇人放手做。

 “呵呵,好啊,既然宝贝儿说话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你可不要后悔呦!”说完,老板双手用力抓着我的细,下面的茎已经迫不及待的缓慢动了起来,大概老板也忍不住了吧。

 此时我的下面又涨又,巨大的刺让我道里的爱不争气的泉一般涌出来,这可真是恼人,怎么我下面的水就这么多呢,羞死人了。

 “咕唧、咕唧、咕唧…”大带来的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我耳中。

 “哼…嗯…”我仔细感受着从下面传来的每一丝快,跪在沙发上昂起了头,嘴里不受控制地呻起来。

 好在老板还算守信用,他的茎每次都能碰到处女膜,但一直再没有前进一分。

 看来老板不会真得污我。

 渐渐的我放下戒心,顺从地趴着,把股翘得更高了,全身心地投入到与老公仇人这场让人快乐而又放纵的游戏当中之去。

 “啊…”“小婉,舒服吗?”

 “嗯…好舒服…”

 “那以后还要我和你这样子疯吗?”

 “嗯…我要…这样好…你的家伙真大…”

 “是啊,这样我们都很舒服,我1/3的大入了你大部分的处女道,和真的做差不多,但你又不会真正出轨。”

 “嗯…是的…这样真好…”咕唧、咕唧、咕唧…

 “啊…你的…好…大喔…好…好舒服…舒服死妹儿了…”

 “我也好舒服,你下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你跪在沙发上的姿势真好看,身材修长,小很细,雪白的股有圆又,全身白滑腻,房又那么丰,真不愧是省花啊…噢…你的处女膜碰起来真舒服…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今天玩得好痛快…来,你全身趴着,把股再翘高点。”这时我对老公仇人已经非常信任,双腿仍跪着,双手向前平伸,头埋在沙发上,同时尽量把股向后翘得高高的。

 老公仇人站在沙发边的地上,拉着我的细,让粉臂向上高高翘起。

 迷糊之中,我感觉到老板把茎退到了自己的道口处。

 “嗯…怎么不动了……出来了吗…”

 “没有,还早呢,我已经完全熟悉了你的处女膜所在位置,来,小用力夹紧点,这次我要快速了。

 你小里水太多了,必须要用力夹紧哦,免得我不小心全进来,那可不能怪我。”

 “好的…”我红着脸照办了紧缩门夹紧大巴。

 只听见我下面传来“咕唧”一声,老板的大茎又了过来,我赶紧收缩门!大头全部进入,接着一部分茎也进来了,但在碰到处女膜后立即出。

 一时间动声大做,频繁的动,让我舒服的颤抖起来,离的双眼正好看到我跪在沙发上的脚趾,又一的翘了起来。

 从我嘴里发出类似于哭的呻声。

 “呜…好舒服…啊…老板…太舒服了…”我终于不住发出开始叫道紧紧夹着大头。

 5分钟,10分钟,时间一点点过去,可是他还没

 “老板,快…快啊…快…快…时间不多了…啊…”心理上的巨大刺,让我道里面急剧的收缩起来,紧紧绕住老板大、坚硬的头,连我的道口也一住了老板巨大的头。

 老板好象知道我高来临,适时地从背后握住我的两个丰房,大头留在道内紧贴着我的处女膜,暂时停止了动。

 “呜…”一瞬间,我仿佛飘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的道里开始不停地痉挛,一阵阵热不受控制地出,透过处女膜,浇在老公仇人的头上,顷刻挤开我的壁,顺着大在沙发上。

 这是我今天的第四次高,真是一次比一次舒服。

 “小婉,是不是很舒服?”老公仇人笑着问道,我发现他笑得异常

 “嗯…舒服死我了…太舒服了…”我娇羞地咬着嘴,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香汗淋漓的赤娇躯因极度的兴奋而趴在沙发上不住地颤抖,是的,这样刺游戏,这样的狗般的姿势,这样剧烈的,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原来这就是

 阿闯,你怎么从来就没让我这么舒服过,而人家老板只进了一个1/3的茎,就把你老婆弄得如此足!要是老板全进来,还不把你老婆给…而且,老板真得很讲信用,他宁愿自己强忍火,玩了我这么久都没有强行进来为我开苞,真是难为他了。

 我眼光中充满意,感激地看着老板。

 右手向后爱怜地轻抚着道外老板那雄壮无比的大巴杆,感觉道内的大头还在一抖一抖的。

 “阿杨…你真好…真守信用…”我趴在沙发娇嗔道:“我…我现在完全信任你了…只要…只要你不弄破我的处女膜…我…我今晚随你怎样都行…”老板得意地说道:“小婉…我说过要对你负责任的嘛,不过现在时间不多了,就只差5分钟要到11点了。”我紧张得搐了一下,忙道:“老板…多给我一点时间…快…我们再来…我…我一定让你出来…”

 “好,再给你加10分钟”突然站在沙发边的老板把我翻过身来,加大力量着我的子,低下头含住我的头尽情地

 “呃…”老板的疯狂让我的全身象着了火一样滚烫,接老板把上半身在了我的身上,干脆就抓起了我修长的双腿,大大劈分开来,往我前推着,直到我整个身子都折卷起来,股高高地悬离了沙发。

 我的修长双腿被他的双手按住小腿强行向自己的身体两侧,成了一个“V”字形,我的股向上翘着,户完全暴在老公仇人的攻击之下,更被他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我和阿闯从没体验过的体位,我清楚地看到自己那两片无比滑的红色正一张一合地着埋在里面的大头。

 但这样“丑陋”的姿势让我觉得无比刺!此时老板了一口气稳定憿动的情绪,大巴又来了。

 我赶紧用右手握住它以防来。

 大头又开始在我道内来回动了,仍然只是进了一个大头和部分茎。

 在这样的姿势下,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大头和部分茎进出我道时,我的跟随着头的大伞帽翻进翻出。

 老板又了好久。

 出于对老板的信任,我的右手放开老板的大巴,娇嗔道:“阿杨…我不握着它了…你尽管弄我…我相信你…不会全进来…”说完双手按住老公仇人正在的脑袋,双手手指伸进他的头发中,享受着老公仇人对我房和道的烈刺

 老公仇人明显非常高兴,头的动越来越快,不停轻撞着我的处女膜,我的成“V”字形的双腿在他双手的压制下控制不住地向左右尽力分开,股高高向上抬起,双腿分开的角度已经达到了120%度,形成门大开的形势,这是一个极为也极为危险的姿势。

 “管他的…老板不会全进来的…”此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完全信任着老板,潜意识中甚至还带着一种强烈的渴望。

 老板很认真的了好几分钟,我家晚上11点的钟声已经响起,还剩最后10分钟了!老公仇人巨大头伞帽来回刮擦着我的,进入10多公分的大具连带着我的不断的陷进去又翻出来,我张着嘴不住呻着,不断地扭动着股,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火的煎熬,我双手难过地抓着老板的头发,道深处的空虚无限加剧,一种强烈的念头一次次冲击着我的理智:“让他算了…让老公的大仇人进来算了…”

 几乎控制不住要户主动把他的大巴套进来了!是的,我真得要控制不住火了,我那里面真得好好难过啊!渐渐得我忘记了时间,只是一心享受这无穷无尽的快

 老板还在用大头来回送着,我着娇气,把头偏向另一边…我终于不住了“啊!”的高叫一声,又丢了。

 此时我内心已经决定彻底放弃,可就在我即将抬起户把大进我的处女小时,我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那幅“真爱”的条幅“真爱!真爱!”这如同当头喝一般,把就要彻底沉伦的我从失的漩涡中渐渐拉了出来!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我想到了我跟阿闯的第一次,想到了我还是处女。

 这个过程到底有多长?我只知道在个过程中,我与阿闯的所有一切像是闪电般的整个现过我的心头,是那那么的清晰,那么的令人依恋。

 我好爱他,他是我唯一的男人,我知道我爱他,尽管他没真正得到过我,但却从没发现自己爱得有这样深,对我来说,阿闯的重要远超过世间所有一切的总和。

 我那么爱他,现在却和他的大仇人做出这样见不得人的事,这种和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的之极的事!我怎么对得起他啊!我又羞又愧,渐渐停止了股的扭动,眼睛中出一滴羞愧的泪水!

 就在这时,我隐隐约约地听见老板说道:“时间早到了,我的小婉儿,我要你了!这次要到底!”还好他喊出声来,不然我当时就被他了。

 那一刻已经清醒的我惊得花蓉失,他的大头在我处女道口处一抖一抖的!女的直觉告诉我,他这次要来真的了!只见老板死死着我的双脚的脚腕,把大头退了出来,深了一口气,想要一举入!我猛然间想到了自己深爱的老公,难道真得就这样背叛他!阿闯真的在外面有女人吗?我只是听到他仇人的一面之词啊!

 “不行,你说话要算…”说话间老板已经一股大巴向我那里用力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立即用右手抓住老板的大巴阻止他入,可是稍晚了一步,还是有1/3的大巴进来了,一下子填满了2\\3的道,一丝痛感让我知道大巴已经陷了我那无比珍贵的处女膜了!

 “呃!”我忍不住忘情地呻了一声,同时用力抓住大巴杆不让它再继续前进。

 可是老板的双手住我的两个小腿,间不断在用力向前,而大巴又是那样的雄壮无比,我感觉就要抓不住了向下的大巴了!

 “不要啊!不要!”我大声呼喊着,可是大巴仍然固执地一点点地强行挤入我那从没有人碰过的道深处!正一点一点的占有着我的贞

 我感觉到处女膜越陷越深,就要破裂了!好痛哦!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我的右手用力紧握大巴,左手无助的在沙发上抓着,希望抓住一救命稻草。

 一心要强我的老公仇人不断试着向我最后的防线加强压力,顿时,我那片薄薄的瓣膜被撑得紧破。

 “唔…”媚眼离的我皱起了凤眉,发出了一声痛苦中带有媚意的轻哼:“…呃…不要…好痛啊!”关键时刻我左手抓到了沙发上的电视机摇控器,我感觉处女膜马上要破了,连忙拿起它狠狠的踹了老板一记,遥控器重重地打在大上方的骨上,疼得他闷哼出声,放开了我的小腿,已经进入道至少三之二处并正深处刺进我花蕊的巴在刹那间滑出了我紧小滑的红花瓣。

 我紧张地盯着老公仇人的大巴,还好,上面没有血,我的处女膜还在!老板正忙于得发痛的大顶入我那漉漉粉红小深处之际,受到突然而来的袭击致使他头在刹那间滑出了我紧小滑的红花瓣。

 不过,他知道时机稍纵即逝,若不在此时当机立断猛下狠手,煮的鸭子肯定飞了。

 此时的空气几乎凝固了,我们俩一丝不挂地相互瞧着对方,我丰高耸的双急剧起伏,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他这次肯定会强我,怎么办,怎么办啊?”突然老板他不再迟疑打掉我手上的遥控器,两手用力着我的酥,张开大嘴狂吻我的脸蛋,同时大巴对着户就是一阵顶。

 “不!不要!我们不能来真的,老板求你!”我哭喊着,再不反抗,也许真的就没有机会了!我锤打着男人的膛,粉剧烈扭动着,双腿蹬,试图阻止老板大巴找到小口,急的老板立刻扳开我的双腿用身体在身下,接着把我的双手翻过来在我的头顶上,右手强行托起粉让我的私处与大巴紧贴在一起,同时大嘴叼住丰上的粉头疯狂着。

 “不要啊…”我只感觉头上传来一阵阵麻,同时一坚硬试铁的大巴正狠狠地磨擦着自己的私处企图霸王硬上弓!我拼命挣扎着,可是身体被得动弹不得,只能抬起一双修长的大腿在空中蹬,可是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情急之下,我拼尽最后一气,夹住男人的向左用力一掀,猛的掀翻身上的老板,站起身来就想往外跑。

 这时我的双腿正好站在自己先前在地上的罩上,反应极快的老板一拉地上的罩,我站立不稳再次跌倒在地毯上。

 我惊惶失措,已经拼尽全力娇弱的我知道根本不是强壮的老板的对手,只有逃跑的命。

 我双腿跪地,顾不得疼痛也顾不得站起身来,用手肘撑着地面,向后高翘着股,一丝不挂地不顾羞地象狗一样连滚带爬踉跄着向客厅的大门爬去,雪白的股和完全暴的密在我向前爬时向后高高翘着!由于我全身无力,爬行的速度极慢,我知道这情景对老公仇人来说定是刺无比的致命引!但我又有什么办法!

 “不要!不要啊!”我边爬边叫着。

 老公仇人哈哈笑着在我翘起的白股后面一步步缓缓跟着。

 由于我家客厅很大,我象狗一样趴着一直缓缓地爬了十多米才爬到大门边,眼看就要握到门把手了,只听身后的老板哈哈笑道:“想逃,你现在一丝不挂敢爬出去吗?”我一呆,已经转开房门把手的左手并没有打开房门,而是趴在地在回过头来看着一步步近的老板,右手抓着正好放在地上的一个酒瓶,着泪求饶到:“老板…别过来…我们说好只是疯一下,我…你今天已经玩够我了…不能再来了…你这是强…强…是犯法…”老板走过来大叫道:“谁叫你没能让我,你现在足了,就不管我了么?现在我受不了了!就是要强你!”我又羞又急,已经泪满面,努力站起来身来说道:“老板,我以为那样…25分钟内你…你一定能出来…可是你实在太强了…是我错了…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眼也行…只我求你放过我…别强我。”老板突然变得面目狰狞,怒道:“这时候叫我放过你,货,你妈,只顾自己足!老子今天还非把你干了不可!你的眼我以后也会慢慢享用的!我要让刘闯在我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听了这话后我终于看清了老公仇人的真面目,忍不住一个大大的耳光把老公仇人打的满眼金星!也许我这一记厉害的耳光让老板身体里充满了愤怒和报复的兽,疼痛仿佛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老板下的物竟变得无比凶猛坚强!忽然一个前扑,老板从背后用力把我抱起来向客厅内走去。

 我举着酒瓶在他怀中拼命挣扎,但是却没有勇气用酒瓶砸他。

 见我拼命挣扎着,老板把我掀翻放倒在地上,我啊的一声,将手中的酒瓶摔的老远。

 “不要!不要啊!…”我惊声尖叫着,用脚蹬开老板,转过身来跪在地上双手再次向前爬着试图握住前面的大门把手,可是双手还来不急握紧着大门把手,就被老板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右脚,强行将我向后猛拉,硬生生地直拖了回去。

 老公仇人边托边狞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今天无伦如何也要强了你!”

 “不要啊!”我哭喊着,跪在地上的身体被强行往后拉走,一头秀美的黑色长发地在空中左右漂摆,凄美的肌肤在地毯的摩擦下产生疼痛感,地毯上留下一道汗的痕迹。

 老板把我托回客厅,接着把我抱回宽大的软皮沙发,让我跪在沙发上,他站在沙发边一下子从背后抱住我,腾出双手来挟住了我的细,用力向下一,接着将我的股往上猛地一提,失去重心的我只能曲起双膝跪着,双手肘部用力撑住沙发,因而形成了无奈的跪姿,这下使得我象狗一样趴跪在沙发!白感的丰屈辱地向后方高高地翘起着,老板抓住我的双腿,向两边一分,我那感的中隐秘的一切便清晰地尽收眼底。

 我知道这是个特殊的角度,粉门、玫瑰的裂谷、柔黑发亮的,在十分浓密的保护下的早已被大的红红的户已经完全暴在老公仇人面前,致命地惑着亢奋的老

 就在我还来不及为自己辱的姿势而悲哀时,对方的手突然松开了我的,转而抓住了我的股,将我两片圆润的鲁地向两边扒开。

 “不要…饶了我吧!”我大哭起来。

 老板哪里会理我,部重重地向了我失去保护的户,接着,一硬生生地顶在了我大腿与大会的地方,火热的头似乎要将我柔的肌肤灼伤一般。

 大巴正好紧贴着我的股股沟。

 来不及有更多的思考,男人的突然停止了贴身的厮磨,转而低炮口,将火热的头对准了我柔的花瓣。

 “不…求你了!饶了我!”我悲愤加,加大了下身的扭动,使得男人的巴数次在口一滑而过,难以入。

 我被老板在沙发上跪着,房被他用力抓捏着,私处强行被大巴顶磨着,就这样的被老公仇人肆意地玩,以前只在幻想中出现过的强暴情景竟然真得要发生在我身上了!

 老公仇人这种强行为不知为何反而更加刺了我内心的火,我像在沸腾的水中拚命挣扎的鱼一样,即不上来气,又浑身滚烫。

 房上传来的不间断的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下的酸麻越来越强烈,从道中分泌出来的体像水般的顺着会淌下来。

 跪在沙发上的双腿在无奈地颤动,我不断轻扭着股,用力收缩着道,试图通过对的挤来缓解下体的麻

 “嗯…不要…不…要…”我无力的试图从沙发上用双手支撑起身体站起来,可是酸软的我根本使不出力气。

 “小妇…呼…呼…”看到我还在挣扎,老板放开抓捏头的手,顺着我的身子爬到我耳边,气说。

 “小妇…看看你了多少水,我知道你早就想让我了,看我今天怎死你,怎么玩刘闯的处女老婆…”老板边说边抵头伸出舌头在我脸上着。

 “嗯…嗯…不是的…放…放过我…不要强我…”我晃动着脑袋吃力地说。

 老板像疯狗似的在我的背上,我跪在他强壮的身体下面,即将被强的我显得那么娇小无助,为了不让他得逞,我只好把右手伸到后面,一把抓住了他怒巴…

 “嗯…”没想到这一抓反面使我的心神,完全失去抵抗的信心。

 手中抓住的巴是那样的坚硬是那样的大,长长的巴在我的攥握下还伸出有十七八公分长,强有力的巴,在我手中显得更加不安分,竟然带动我的手一跳一跳的,我知道强暴我这样的极品美女一定让老板兴奋到极点了…

 “老板是这样的强悍,我今天完了…”老公仇人得意的看着我雌服在他的雄壮下,我扭过头,一双美丽的风眼用令人怜惜的目光看着他,哭着道:“我求求你…别…别破我的身子,你的要…要求我都答应你…我…只求你别破我身子…我可以给你口眼也行…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我做最后的求饶。

 看着我人的脸蛋和闪烁着泪花的目光,老板情更加暴涨,而我一手撑着沙发,一手绕到身后抓紧他大巴的情形真是刺,老板大叫一声:“不行!”奋力甩开我的右手,双手狠狠住我的纤让我不能挣扎动弹,火速用力把成紫红的长大送进那微微分开的雪白玉腿间,那浑圆硕大的滚烫头在我娇软滑上来回轻划着,壮的大头的马眼顶着我红磨着,并用大头拨开我的花瓣。

 绝美丽的我此时内心是十分矛盾的,明知自己其实还是处女,明知将要被自己的老板强,可是被老板玩了一晚上的处女小此时却是又又麻,空虚无比,不争气的道内又出好多水,密更加滑了,感觉比吃了药还难受,全身酸软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强壮的男人玩自己圣洁的身体。

 我双肘趴在沙发上,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眼含泪水,实在是控制不住火了,我口咬一簇长发,心中默念:“算了,让他强吧。

 阿闯,我对不起你!”此刻的我,失了自己,背叛了自己。

 我,彻底放弃了!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只求老板能够轻一点对我。

 只听我哭着道:“呜…老板…还是处女…求你…轻点…”

 “哈哈,刘闯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把个处女老婆给我干!我干过不少有夫之妇,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到,哈哈,我真是太幸福了!”老板兴奋之极。

 我羞得无地自容,哭道:“老板…请别污辱我老公了…你…你强我吧…只…只求你轻点…呜…”我屈服地趴着向后翘起了绝美的股等待最后的入:“来吧…快来吧…我什么都给你…”老板看见我主动翘起美,知道我准备好接受他的强暴,而且我小早已经充满了水,道早已经彻底润滑,完全可以顺利入!

 “好,让我带替你老公给你开苞!”老公仇人双手抓住我丰房,把那早已坚如铁巴,对准我那无比珍贵的处女玉,牙一咬,部用尽猛一用力,藉着滑的将整壮的大不经意间向前一挤!接着用尽全力猛力地了过来!

 与此同时,跪在沙发上的我自暴自弃地向后用力一合他的强暴!只听“卟哧!”一声,近30公分长的大巴中约20公分全部入!我清晰感觉到我保持了23年的处女膜一下子裂开了,老公仇人那十分大长耸的茎从头到大巴中部已狠狠入了我娇夹紧的道中,我那无比紧密窄小的小顿时就被彻底捅开,直抵我那从未被人开采的花心。

 我跪在沙发上,双手紧紧抓住沙发上的抱枕,开苞的疼痛使得我紧接着发出一声娇呻:“啊!老板,不,不要啊…啊。”呻着昂起了头,甩动飘逸的长发。

 伴随着疼痛和强烈的器官刺,我紧张的不断摇头,长发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我痛得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处女了!部象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道,双手手指由于痛深深抓入沙发之中。

 老板这一,直接顶到我体内深处,直达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花心,但由于巴实在太长大,仍有六七公分还在道外面。

 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立即紧紧箍夹住深入道的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滑的和火热濡的粘膜紧紧地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内。

 虽然有一些痛,但在那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也同时刺涌生,道里大比阿闯的满十倍!我感觉老板的大在我的处女小里不断绞动着“呃…”带着强烈的足感,我发出一声长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大的绞动,贯穿体内直达花心,一下子填满了我体内的空虚。

 我急促地娇,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入我美幽径被弄得又又滑腻的大

 粉脸高扬,娇小的玉嘴象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眼泪随着这疼痛和破处的快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

 “完了,终于被他强了!”

 (这是结婚时我给拍小婉的,我曾为小婉的容貌、房、纤、翘和玉脚感到无比自豪,可惜现在这完美的,冰清玉洁的身体已经被她的老板彻底玷污了!我现在终于知道,小婉的确是被强的,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我那结婚已有一年的子竟然还是处女。我实在太无能了,我为自己感到羞。我现在之所以原谅了子,除了因为小婉是被强的,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以处女之身被强的,我认为象小婉这样美丽的女孩,有权力享受一下做女人的真正快乐,不能因为我的无能而将这种权力剥夺。更何况他的老板真的很强,一定能给她带来无穷的快)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