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21章
 清醒过来的我,为刚才的幻想和老公仇人的事情羞愧难当,现在才意识和老板只隔着卫生间的一扇门,彷佛像被老板发现刚才我不堪似的,立即令我局促不安慌乱起来。

 “小婉…你怎了…我听到…”房间外的老板带着颤音问我。

 “难道…刚才羞人的呻让老板听到了…我可怎见人…”老板的话让我更加脸红,刚平复的心情现在紧张得又让我透不过气。

 “没…没事…我…可能醉酒…头晕…”我现在真的头很晕,可是头晕不是刚才呻的原因。

 “你没事吧,快换衣服,醉酒淋雨最要命,千万别生病了。”老板在门外关切的说。

 “哦…”我轻声的应道,低头看着近乎全的我,衣裙皱褶不堪,双腿因为刚才的情而轻微的颤抖…

 “我也想换衣服,可是你在外面我怎换…”我嗔怪着说,同时后悔不该让老板来我家,弄得我现在狼狈不堪。

 “…小婉…”老板在门外说。

 “能…能不能…方便不方便…让我…”老板吐吐地问。

 “什么事…”我轻依在门上,疑惑地问。

 “能让我…冲一下吗…身上…你知道…都是雨…”突然老板的声音颤抖得异常,彷佛在压抑什么。

 “是呀,都淋了雨,不冲一下会感冒的…可是…可是我这样…”我再次低头看着自己。

 “哦…你等等…我穿好浴巾就出来”我终于想到了办法,于是对门外的老板说。

 被雨水透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我飞快地将它们下,全身只剩下内

 而雨水让薄纱内早已变成透明的布料,我娇的粉红头和小腹整齐的黑亮几乎完全显现出来,对着镜子看到自己这极为感的样子,我感到面红耳刺,赶紧把今天中午挂在卫生间没穿的小一号的白色贴身薄纱罩穿上并取下浴巾围在身上,还好这个罩肩带是透明的那种。

 对着镜子,我看到自己的面庞因为刚才手的高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红润,为掩饰高后脸上的红酝,我赶紧略施粉黛,娇的瓜子脸上,看上去既明动人又比较含蓄清纯。

 披肩的秀发上还有几颗晶莹的水珠,前高耸的双把浴巾撑得高高隆起,从上而下看去,顺着的双肩只见白肥美的子在我前堆着,深深的沟分外人!只包住部并在上系了浴带的浴巾,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和白皙的大腿,显得更加突出。

 “你先将客厅的灯关了,我好出去…”我娇羞地对老板说,同时将房上的浴巾提了提,不让沟暴的太多。

 可是沟还是掩饰不住,唉,算了,谁叫自己的子这么坚

 一想到近乎赤的我和老板孤处暗室,我不娇羞万分。

 “怎么还要…关灯?”老板在门外诧异地问。

 “…关灯我好出来…我…我…换了浴巾…这样…怎出去…”我不暗骂老板笨蛋。

 “哦…”老板好像终于明白似的,离开了房门。

 外面的灯熄灭了。

 “好了,小婉…你可以出来了…”老板颤抖地说。

 我感觉老板的声音不对,好像带着激动,可又想,恐怕是老板冷得打颤,于是没有多想,轻轻地打开了房门…

 “啊…”老板竟然就站在仍亮着灯的卫生间的门外!

 老板上身全身赤,只穿着一条完全透的白色三角穿在身上,在灯光的映照下三角内呈现黑黑的一团,怒巴将三角高高顶起…他竟然只穿着内就出现在我面前,而且内已经因为被打了而变得很透明!

 “你…”我惊讶得说不出话,身体僵硬,就那样傻傻地站在门口,忘记了关门保护自己。

 我紧张地全身都在颤抖,丰的酥不停地起伏。

 右手竟然紧张地在系在上的浴带上拉了一下,本想把浴巾拉紧些,可根本没想到浴带是打了个活结,这一拉之下浴巾顿时滑落到地面。

 天啦,里面可只有全透明罩和内!这下春光乍现,我很清楚自己粉红色的头和被黑亮覆盖的私处在全透明的薄纱罩和内内完全失去保护,几乎一览无余,我象被电击了一般“啊!”得惊叫一声,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几乎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门前,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老板。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我完全失去了方寸,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几乎全身赤的处境,甚至忘记了最简单的保护动作…哪怕是本能地用手稍微遮住我那丛又黑又密的娇户也好。

 我只是紧张地夹紧一双修长的玉腿,羞急地咬着嘴

 我雪白粉的美丽体几乎完全呈现在老公的大仇人面前。

 只看得老板呆住了,三角内怒的大巴一下子完全立起来,好像顶起了一尺来长!把他的内都撑开了!我芳心大,心想是自己的身体引了他的起,老板一定会认为是我心甘情愿掉浴巾并穿透明罩给他看!

 这不成了我在勾引他?一时不知如何解释这件事,我夹着双腿,这羞人的场面让我私处不住涌出一丝丝水,我的大脑陷入一片迷茫之中,脑神经中再也找不到其它任何信息!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安静得可怕,只听见我们俩人急促的呼吸声,直到十几秒钟后,我才紧张地说:“黄杨…你…要干什么…别这样看我…这是误会…”

 (小婉苗条感的火辣身材,再配上她的容貌,你说,他的老板能不犯罪吗?“小婉!”有着1米89高大身躯的老板俯视着1米72修长而娇小的我,目光是那样的猖狂怕人,散发着男人的精力。

 看着老板急的狰狞面孔,我突然想到五个字:“他要强我!”我对高大帅气的老板一直存有好感,一想到会被老公的仇人强,我即害怕又觉得异样。

 现在明显感觉到老公的仇人要强我,我的房好涨好涨,简直快要把小一号的薄纱罩撑裂了!老板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走向我,我本能的后退着。

 老板也跟着走进了卫生间!明亮的灯光直洒在老板健壮的身上。

 本来明朗的俊脸现在通红,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鼻翼忽闪忽闪的,双干干的,呼出的带着酒味的热气直接的到我身上。

 我又羞又怕地盯着兽大发的老板,双手忘记保护我的私处,而是扶着身后的浴盆,彷佛在支撑着我即将倒下的身体。

 “老板…你…要干什么…”我胆怯地问。

 “呃…呃…小婉…”从老板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声音。

 他走近我身边,闻到阵阵发香,又飘散着成少女清淡幽香,令他陶然醉,老板凝视着我说道:“小婉,我,我早就看上你了,我好想和你做…”我听老板如此轻佻言语,完全变了一个人,惊得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老板…你、你…”我白晰的粉脸羞得犹如透的苹果!

 “小婉…我…我爱你…”话音未落老板就像野兽似的扑到我身上,将我紧紧地揽在怀里。

 “老板…你…你住手…”我吃惊地大叫,老板不答话以行动来表示老板坚实的臂膀突然像铁箍般的紧紧地将我环在他的怀里,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冲鼻而入。

 可是平时洁净异常的我竟然对这股味道丝毫没有反感,反而有种沉醉般的迷茫,更让我的户内再次产生出难以言表的奇

 老板双手抱住我吻上我的粉颊,我被他这一突然的拥抱吓得如触电般不尖叫:“不要!”我试图用力推开老板,企图闪躲他的搂抱。

 老板将双手的动作一变,左手用力搂着我的柳,右手紧接着在我的挣扎下强行伸入我的罩内,沿着光滑柔肌肤向上滑,他的大手一下子就握住了我整个左,没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房一下子就被老板玩到了,我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天喃,那可是只属于我老公的!从来没有别的男人碰过,却被老公的仇人玩到了…我的房浑圆尖,充满着弹,尽管老板手很大却也不能完全握住,老板的表情明显看起来摸着非常舒服享受,美妙的触觉更使得他高涨。

 他的右手又摸又地在我的薄纱罩内玩着我的一对丰,原已亢奋起的大巴,隔着三角频频顶触着我的下体,使我明显感觉到老板的奋。

 “我干什么…不要…不要啊…”我惊恐地尖叫。

 老板而又激动地笑道:“哈哈,终于摸到你的子了!小婉,你知道吗,我早就想摸你的子,在舞厅时我已经完全看到了你的子,当时就想把它抓在手中,我想得好苦啊!”听到从未听到过的如此的语言,我立即羞得粉脸涨红,但被老板抓房上传来一阵阵难过的酥麻感让我浑身酸软,无力抵抗,心如麻。

 我不由扭动着娇躯,娇嘘嘘地哼道:“唉呀…啊…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来…快放了手…不要摸”可是我娇弱的呼喊只是换来他更加暴的动作,老板竟然十分急地用右手用力把我的透明罩撕成两半抛在地上,我那一对完美绝伦高耸拨的丰盈玉一下子蹦了出来,上下人地晃着,那白花花泛红的坚房及鲜红的早已经变得坚硬的头,清晰地活生香的呈现在老板眼前,看得他目不转睛、浑身火热。

 “不要啊…”我尖叫着,丰脯暴在空气中,被老公的仇人这样强来,真是丢死人了!罩一旦完全离开房,其形状便一览无遗,我的房前凸的长度等于房基底的直径,前隆起的边界明显,呈浑圆上的半球状,虽然离了文的束缚,但形状没有丝毫影响,两边房紧密相依,自然形成极深的沟。

 一般来说,去任何束缚的房会下垂或向两侧分开,无论房多么丰,深深的沟都只能靠文的挤或用手按着房两侧才能形成,而我的房尺寸虽然超过了36E,但却丝毫没有下坠,仍完全水平的向前和向上高傲的翘着,更没有向两侧分开,我知道这种自然形成的沟很少见,我想即使老板这样的采花高手也是第一次看到。

 如果仅是如此,还不足以令老板如此震撼,最可气的是,如此雪白丰浑圆坚的双上,那原本粉红色的处女头,不知为何变成了鲜红色,早已经变得坚硬的头俏立在老板面前,引着他的!我看得出,即使是老公仇人这样玩过无数女人的采花高手也被我极为感的火辣身材引得发。

 (罩,有时候根本无法完全束缚小婉的丰)“太人了…”老板边咽着口水边赞叹着。

 “不要…老板…求你…”我轻声求饶,在老板怀里无力地扭动着火辣感的赤娇躯。

 此时,极强的亢奋刺着老板,他腾出左手,颤抖的双手猛地抓住我的坚,拇指与食指捏住我那洁白雪峰顶端的粉红头!我知道我的房很滑,象质地最佳的丝绸,手放在上面,如果不用力就会顺滑而下,而且非常有弹,甚至有一点“硬”我自信其弹力比老板摸过的任何房都大,手抓上去,半球形状竟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傲然地向前立着。

 实际上如果我在读大一时不用小一号的罩,房绝对能达到36F,一直紧绷的文就象古时的束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房的发育,使我的房小了半号,但如果任其成长,我的房便不会如现在般绝对的浑圆坚,也不会这般结实而有极强的弹并与我的身材如此匹配。

 “不要啊…”看到我无比珍贵的房被大仇人尽情完弄,我几乎要哭了出来。

 没想到我只为老公阿闯保留的房如此轻易地就被他的大仇人玩到了!老公的仇人的双手却没有丝毫停留,竟然更加急躁地更加鲁地紧握住我无比丰的一对弹十足的娇房,将我完全暴的一对的丰房托得老高,老公的仇人的手紧紧地抓着房下端,热血涌上他的大脑,抓着我房的手越来越用力…

 看见他这样肆无忌惮地玩我的子,我羞急地用双手支撑着沙发靠背不让自己倒下,没有作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只是象征地不断哀求着:“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还要…”美女的求饶声更让老大增。

 “太完美了,真是极品…今天我要玩个够…咻…咻…”当我的房被老公的仇人双手托高后的不久,他竟然伏下头,一口叼住我左面的头,发出“咻咻”的羞人的声,同时双手用力握住我的右左房,大力的捏在一起着。

 我的头就这样又一次被老公的仇人到了!

 “嗯…嗯…不要啊!”从部传来的快让文东的子立即哼起来。

 老公的仇人噙着我坚硬充血的头,奋力地用舌头拨弄我起的头,牙齿还不时咬着我的头,后而又将我的整个头大口大口的在嘴里,象要水一样!虽然老公的仇人拚命的大口的食我的房,可是房也只能有一少部分进入老公的仇人的口中。

 老公的仇人整个脸都几乎埋在我那丰的左中。

 被老公的仇人强行头,房还被紧紧抓住,我的脸颊绯红,羞涩之极,而那双握着扶拦的手越捏越紧,我高昂着头,乌黑的秀丽长发捶向地面“嗯…不要…嗯…求你…不要…”我仍然没有伸手反抗,只是不断呻求饶,但老公的仇人根本不听我的求饶,他的手指早已深深陷进里,狂亲着我的左右两个鲜红头,坚硬的头被他玷污的不成样子。

 尚未被别的男人摸过亲过的房肌肤薄如蝉翼,感无比,轻轻碰一下也会有极强的刺,何况这样猛力的抓捏,这样疯狂的!一阵阵刺感传来,我的弯月般的柳眉紧皱,双拳又握了起来,手背上青筋再度凸现,我的右在老公的仇人的捏中极度的变形,时而得扁平时而被揪得高高耸起,娇头还不时的被捏起,但头却因这烈的刺更加硬

 “啊…太美了…太美了…”老公的仇人埋在我的房中,发出浑浊的声音。

 “不要!求你!”我左手紧紧扶着护拦,终于鼓起勇气,腾出右手无力地往前推着老公的仇人的头,做出象征的反抗动作,以表现自己可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女人,可是这一个轻推却加深了房被的力道,他的嘴紧紧含着坚硬的右头往外拉扯着,我的心一下子跟着往外飞,一股电冲向她的四肢与小腹,酥麻痕的快使她的右手顿时停了下来,最后反倒是搂着老公的仇人的头继续沉溺于那种飘邈地感觉中。

 这时候我的理智开始与身体在撕扯着我的脑袋,两者来去地在脑海里翻腾,我开始无法有效地去控制自己的行为,无法判断自己该如何?我已经无法相信自己在做甚么!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从来没有过!搞甚么!自己在干些甚么呀!我告诉自己,这都要怪这漫长的五个月,都怪今天是自己的排卵

 脑海里一个一个自已解释的理由开始出现,逐渐掩饰我翻腾的念狂情,尤其想到现在正在狎玩自己房的对象可是自己单位天天见面的老公的仇人,而且又是在今天这个原本该与老公完成生子计划的日子,却要被老公的仇人强怀上老公的仇人的孩子…想到这里,我竟然更加兴奋,感到到灯光下的房在膨头更是鲜红而凸,竟然下面得更凶了。

 唉!这是哪门子的思想,一想到会被老公的仇人强受孕,竟然会让我更加兴份难水不断。

 老公的仇人仍在尽情地我的美房上的快不断传来,户内的更加难受,一种甘愿被他甚至怀孕的想法竟然时不时的冲击着我的理智,我感觉就快被他这疯狂的弄得崩溃了!

 “啊…不要…嗯…啊…嗯…求你…”随着老公的仇人的玩,极度消魂的呻声音竟从我的嘴中飞扬出来:“…嗯…啊…嗯…啊…嗯…呃…啊…嗯…好舒服哦…”这声音明显刺了老板,他一下子将我紧搂在他怀中,他的身体像火炉一般的滚烫,强壮的肌在灯光下泛着古铜般的健康肤,我赤着的高耸丰的坚房就这样紧紧地紧紧地贴在老板长满体的身上。

 “不要!不要啊!”老板有力的动作让我不知所措,我终于在自己的子被他玩够本后腾出一双粉拳捶打着试图强自己的男人的肩膀。

 平时让我骄傲的丰房完全暴在老板的紧拥下,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拔,紧紧地挤在老板多膛上被得扁扁的,和老板的距离是那样近,使我都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声。

 老板的另一只手同样也是紧紧地搂在我的股上,使我不由得下身前,老板怒起的巴正好顶在我的小腹上。

 由于都穿着薄薄的内,我们俩的生殖器就这样隔着内厮磨在一起,我知道我下面只有一层薄纱起着象征的保护作用,大巴紧贴着我的户和小腹。

 我的私处又一次接触到仇人的大巴,我只感到头晕目眩。

 不同的是,上次是在舞池跳贴身舞,这次却是被强行玩

 “哦…老板的巴好好硬好…像跟铁似的…”

 “…不…铁是不会动的,老板的巴却在我的小腹上一跳一跳的…”我一边捶打着老板,一边心慌意地胡乱想着。

 “不…氓…不要…”我大力地想推开老板,嘴里轻声地叫着。

 可是,我的声音却是那柔弱,恐怕在老板听来,只是我心里挣扎的声音,而这声音好像还更刺了他的“小婉…我的亲小婉…”老板的大嘴在我耳边低喃,不时地轻咬我感的耳垂。

 “小婉,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当我看你的第一眼,我就上你了,我的魂就跟你飞走了…”

 “虽然我坐在办公室里,可是心思一直跟着你转,你到哪里,我的目光就跟到哪里…”

 “小婉…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夜晚的时候,我幻想着你的身体在沙发上手…”

 “每天每夜我的心里只有你…天天我都在想能象这样楼着你赤的娇躯…我过很多女人,可别的女孩子的时候…我都把她们当成了你…小婉…我爱你…”“我其实早知道你是刘闯的老婆,我知道刘闯是个无能的货,他配不上你!我就是要玩他老婆,我占有了他的公司,还要占有他的女人…”老板边轻声的述说边亲吻我的耳垂我的脸颊,还试图亲吻我的嘴

 没想到老板早对我有登徒之心,而我还对这个老公的大仇人不加防范甚至引狼入室!我羞极了,拚命地躲闪,嘴里不断的喊着。

 “老板…黄杨…你干什么…不要…放开我…”同时努力地想挣脱老板的搂抱。

 “老板…不要…你玩过…那么多女人…我求你…放过我吧”

 “她们…她们怎么能和你比!他们根本足不了我!在舞厅我就想你了!小婉…小婉…我要定你了!”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