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18章
 我羞愧得只能将上身伏在黄杨的身上,娇颜滚烫如火,星目紧闭,赤起成两颗粉葡萄,随着黄杨的动,在他健壮的脯上上下左右地摩擦,害人的麻,搅得人家心都揪到了一起。

 由于是趴在黄杨身上,两个人的下体紧密连接,我们的也纠在一起,由于兴奋而突起的蒂在混着爱漉漉的中‘受蹂躏’,配合着从道中传来的刺,同时袭扰着我的身心,我简直不能呼吸了,像一条八爪鱼般的紧紧地抱住了黄杨,无力地承受着黄杨的弄。

 “嗯…嗯…”勾魂的的声音不时的从我鼻子中哼出来。

 “小妇,叫呀,给我叫呀!”黄杨边气,边加速巴的动。

 “嗯…哦…嗯…”我拼命的忍住,我已经被玩了,可不能再做的事情了。

 “别控制自己了,要知道…”黄杨看我还在抑制自己,于是继续在我耳边说,热辣辣的气息直吹在我耳际。

 “要知道已经被了,就要好好的享受…别压抑了,叫出来…叫出来会更好…”黄杨在继续惑我。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继续将头埋在黄杨的肩膀上,无声地呻

 “好…咻…咻…”黄杨看到我还在坚持,就低头,一口在我的头上,用力地了起来。

 “啊…好疼…哦…”我头传来的疼痛使我失声地叫了出来,但疼痛过后的畅快,让我不由得叫了起来。

 “对,就这样,叫,叫!”黄杨激动地大声的说,还不失时机的我的头,同时道中的巴又快速的动着,再加上一只手指,捏在我的蒂上,使劲地捏。

 “啊…哦…不…不要…”我失声大叫了起来,突然全身受袭,强烈的快冲破我自我保护的屏障,使我将快喊了出来。

 当将快喊出后,我知道我彻底地失贞了,我将再也对不起阿闯,我将是被人唾弃的妇,是一个只知道追求的快的、不知羞的下的女人,我完了!一种自暴自弃的感觉让我配合着黄杨的动作,上下耸动着身体,配合着黄杨的弄,发出的叫声。

 “哦…啊…快…要…要来…来了…哦…”我双手扶着黄杨的前,下体拼命地上下晃动,头发随着头的摆动,在四处飞舞,同时脸上的汗水也随着头部剧烈的晃动而洒向四方。

 从体内分泌出的爱越来越多,从下身结合处传来越来越强烈的“呱唧、呱唧”的声音,就好像是小狗在喝水,又像是妇女在洗衣…看到我强烈的反应,的呻,黄杨也被点燃了火,于是放弃了对房的‘肆’,专心地捧着我的上半身,下身又开始拼命的动…

 “哦…啊…快…黄杨…快…”我无地说出了内心的望。

 “叫我老公,叫我老公…”黄杨抹了一把头上滴下的汗水,命令似的说。

 “哦…哦…快…快…”我没有回答黄杨的要求,只是拼命地喊着身体内的望。

 突然,黄杨一把将我推倒,我一下子失去了控制,上半身仰躺在沙发上,我及时地用双肘支撑住沙发,惊愕地看着黄杨。

 这时我俩呈现仰躺的姿势,我的双腿绕在黄杨的上,而黄杨的双腿则在我的身下,唯一的连接处是黄杨在我下身的大的茎。

 两个人都因为剧烈的活动而大口的呼吸,膛在剧烈的运动,全身都被汗水打,在灯下闪着亮光。

 我因为快突然被打断而惑不已,惊愕地看着黄杨,由于停止了,从下处传来的麻让我不安的扭动着股,羞地追求着的快乐。

 我以为是我没有听从黄杨的命令而受到黄杨的‘惩罚’,同时也暗自骂着自己。

 “该!让你自甘堕落,让你放纵…”

 “看,你来看…”黄杨看我惊愕的表情,得意地笑着说。

 我顺着黄杨的目光看去…

 “呀…好羞人的一幕…”只见两人的下身紧紧地连接在一起,被爱一团团的散地贴服在两人的部,黏黏稠稠的泛着靡的光芒,我充血的大四下敞开着,出里面粉红的,因为刚才受摩擦而充分起的蒂早已经变得紫红,上面粘满了水,因为悸动而一下一下子的动。

 整个部仿佛由于高速摩擦,正散发出腥腥的热气…黄杨慢慢地往后退动,大的黑亮的巴慢慢地从我的道中退了出来,带动着道内的也同样的翻出,同时带出我体内的白浊的,顺着会部缓缓地淌下来…浸我巴慢慢退到了道口,硕大的头被我道口紧紧地箍住,粉红的道口竟然泛起一圈白筋…多么的场景,看得我面红耳赤火焚身,道又一阵悸动,大量的体又涌了出来。

 “咕唧…”长黑亮的巴又消失在我的道中,同时将大量的爱挤了出来,飞溅到黄杨的丸上,飞溅到我的大腿上。

 “哦…”我足地长叹了口气,同时眼睛又离起来,头往后仰,任由长发垂落在沙发上,双手还在支撑着沙发,随着黄杨的巴在我的内进出,带动我的房在前上下跳动,带起阵阵的

 我在享受着黄杨的‘凌辱’…黄杨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继续弄了我几下,可能是不好使力,或者我羞人的姿势发了他更深的火,突然黄杨起身,从上面抱住我,巴像夯桩般地在我身体里飞快的动着。

 “哦…啊…快…又要来…来了…快…用…用力…”我再一次失声地喊了出来。

 “叫…叫呀!”黄杨的汗水滴落在我脸上。

 “啊…快…快…”我喊着,同时双手抱紧了黄杨的身体,仿佛要让黄杨的巴更加深入到我的体内。

 “叫我…”黄杨看我误会了他刚才的意思,提醒我叫他。

 “哦…阿杨…快…快…干我…”我被快袭击得哭泣地喊叫着。

 “叫我老公…叫我老公…”黄杨急躁地在我身上耸动。

 巴在我的中穿梭,仿佛热得要冒出白烟。

 “哦…快…快给我…要…要到了…”快飞速的积聚,我马上就要到达高了。

 可是还是没有听从黄杨的吩咐,没有叫他‘老公’。

 “妇…货…叫自己…”黄杨看我还是没有叫他‘老公’,就减慢了动的速度,急红了眼睛,决定给我‘处罚’。

 “快…快呀…别…停…”我不安地在下面哭求着。

 “什么?别停什么?”黄杨说。

 “动…动呀!”我娇羞地说。

 “用什么动?”

 “用…用你的…巴…”我喏喏地说。

 被火燃烧的我,说着我从来没有说出口的话,现在只知道追求的我,知道只有服从黄杨才能得到玩,多么可笑,我被男人弄,还要足男人的要求,男人是想在身体和心灵上同时征服我。

 自暴自弃的我此时没有反抗的望,只知道…沉沦!

 “用我的巴…干什么?”男人好像很满意我的回答,动了几下,继续说。

 “干我…”我羞愧得脸要滴下了血。

 “干你什么呀,说不对,我就不动。”黄杨果然停止了动,将巴泡在我的身体中。

 “干…干我的道…”我哭着咬着嘴的说。

 同时痛恨自己的堕落,为什么我是这么这么下,竟然不能摆望的追求…

 “不对,说得这么文绉绉的,再说…”男人果然没有动。

 “干…干我的小…”

 “嗯,有点意思了,可是还不对。”

 “干…干我的……”我颤抖的嘴,吐出的字眼。

 “哈…对了,是…”黄杨满意地笑着,同时巴开始运动。

 “还有,不要用‘干’,要讲‘’,知道了吗?”黄杨顶在我的子上说。

 “…哦…”我享受着快,只好点点头,同时又不安的晃动着股,好像告诉黄杨,对他这么慢的速度不满意。

 “真是标准的货,这么快就不行了…”黄杨继续在羞辱我。

 “把刚才的话连贯了说,要加上对我的称呼,而且称自己为‘货’…”黄杨的巴恐吓地顶了顶我的子,又一阵快让我失了方寸。

 “货…货…求…求…阿杨……我的……呜…”我投降了,我投降了,说吧,只要给我快,想听什么就说什么。

 “哈哈,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也不错了…”黄杨终于满意了,抱住我的身体,下身快速地动着。

 “哦…来了…啊…顶…顶…花心…啊…好舒服…阿…阿杨…快…快…”我地在下面呻着,喊叫着。

 “哦哦…要来了…你…怎么还不来…哦…死了…别…别…停…”我哭爹喊娘般地摇晃着臻首,将内心的渴望全部喊出来。

 这时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经被黄杨折磨得失去了自我,现在我只是追求享受的女人,一个的女人,一个只知道追求快的女人,老公的影子在黄杨的弄下早已经消失了,我堕落了!

 “…这么快…看来你还真求不满…”黄杨捏着我的房,嘲讽着我。

 “等一下…”黄杨又突然停止了对我的玩

 我简直不能忍受了,已经两次了,马上就要到达高了,立即又被停止,我简直要疯了!我疯狂的抱住了黄杨的身体,紧紧地将下贴到黄杨的巴上,几下,哪怕是几下就能足我就能让我高,我不知羞的摩擦着黄杨,抱紧了黄杨。

 “别…就几下…给我…求你了…”泪水沾满我的娇颜,满眼都是望的渴求。

 “让你再假清高,我要让你死…”黄杨亵地盯着我笑着,狠心地将巴彻底地从我的道中了出来。

 “啊…别…”我哭泣地抱紧了黄杨的身体,内心的尊严已经彻底的粉碎了。

 “坐好,趴在沙发上…”黄杨用力地拍了我坐起的股。

 股上的疼痛没有唤醒我的尊严,反而更加刺了我的望。

 我知道,黄杨不是不想我了,而是想换个方式,只要能足我现在的望,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听话地爬了起来,笨拙地趴在沙发上。

 “撅起你的股,像母狗似的撅起你的股…”黄杨用力的拍着我的股,丰股在黄杨的击打下,立即变得通红,同时也泛起阵阵的…我双肘支撑着沙发,双腿站在地上,不用黄杨吩咐,就将双腿叉得大大的,同时股高高的翘起,一想到自己的眼就这样的暴在黄杨面前,火立即又沸腾起来,从部分泌出的黏稠的体顺着早已经沾满爱的大腿缓缓地下,同时还有一部分顺着翻起的滴落到地面…

 “多漂亮多人的股呀!”黄杨仿佛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我的股,用手掌捞起一把水涂满我的股。

 我不安的晃动着股,仿佛是邀请黄杨,快些让他的巴和我的小相会。

 “来了…”黄杨扶着坚硬的巴,‘咕唧’的一声到我的道中,长长的巴消失得无影无踪,硕大的黝黑的丸敲打着我的

 “哦…好舒服…”我吐出了心中的快

 “呱唧…呱唧…”黄杨前冲的巴和我后顶的股配合得天衣无,立即将快传向了两人。

 “哦…舒服不舒服…”黄杨边扶着我的股,边动着下身。

 “好…舒服…快…快…我…用力…哦哦…好深…顶…到…顶到了…哦…”我畅着。

 我用力地摇摆着身体,追求着快,下垂的房在身下晃动着。

 黄杨又伸手握住我的房,用力的挤捏。

 “哦…好…快…哦…阿杨…好舒服…快…”

 “叫我老公…我给你快乐…”

 “嗯…哦…不行了…哦…啊…呜…死了…老…老公…快…我…死我…”我终于叫黄杨老公了,这种体位,这种快,是和阿闯从来没有过的,我心里幻想着是阿闯在弄我。

 “哈哈…叫我老公了…”黄杨以为我是叫他,快乐得仿佛要将所有力气都发出来似的。

 拼命在我道中钻巴将我的道摩擦得都已经失去了感觉,巨大的快道子房传到我的脑袋我的身体。

 “哦…老公…要到了…快…再快…深…再深些…啊…”在快乐的侵袭下,我终于爆发了,滚烫的从子出来,道在不规律地搐着,我全身僵硬,脑袋眩晕,仿佛有上千颗星星在飞绕,我一下子瘫软到沙发上。

 “这么快,等等我…”黄杨抱着瘫软的我,坚巴丝毫没有放松,继续在我的子道内动。

 “啊…”再一次的快冲袭着我,立即将我带上了第二次高

 “哦…哦…哦…”黄杨的巴突然爆,紧紧地顶到我的子口,长长的巴恐怕是伸入了我的子,滚烫的从他的身体内出来,就仿佛是岩浆发,好强好有劲又好烫,像子弹般的到了我的子壁上,再一次将我推上了高

 “哦…”连续三次的高让我立即失了,高的快让我全身的力气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小腹不住地搐,下身的锢也突然失去,道口敞开,积蓄的仿佛决堤的洪水,了出来,在身前的沙发上,飞溅的水溅落在我的身上,顺着沙发淌在客厅的地上。

 高过后的身体仿佛失去了存在,意识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天空,搐的道再次

 一阵阵搐的道仿佛要榨干黄杨的似的,一下一下的像小嘴般的着黄杨的巴…

 “哦…”黄杨也仿佛尽了全身的力气,从后面一下子抱住我,紧紧地捏着我的房,仿佛要将我的房捏瘪似的,狠狠地攥着…我们俩就这样昏厥了过去…渐渐地我恢复了意识,四周洒落着明亮的灯光,高过后的我,浑身酸痛,情过后的下传来热辣辣的刺痛,黄杨的巴还半在我的道中,让我又又痛还有丝丝的酸

 虽然体上是疲惫不堪的,可是精神却无比的清醒,意识是无比的欢乐。

 我知道,刚才的快乐将是我永生难忘的。

 身体下是濡难受,我转头,看着沙发上一片狼藉,和我体内分泌的爱四散地洒落在沙发上,现在已经干涸成一片一片污迹,刚才高水也只剩淡淡的痕迹,身下的沙发垫由于收了我们的汗水和我分泌的大量的爱或者还混合着我的水,漉漉的将我身体浸泡了好久。

 想着刚才的情,我羞愧万分,既感觉对不起老公,又痛恨自己的…正在我胡思想的时候,黄杨也渐渐的醒来了,我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的关系,忙闭上了双眼。

 黄杨看我不住颤动的睫,知道我已经醒来,支撑起来紧着我的身体。

 “还没有醒…让我再来一次…”还泡在我身体里的半硬的巴仿佛又渐渐地苏醒了似的,颤动起来。

 “别…”我忙睁开了双眼,面色红,同时心里正暗自惊讶黄杨充沛的体力,不小声哀求起来。

 “别…求你了,我受不住…了…”说完,脸色更加红润。

 同时扭转身体,想舒缓一下被麻了的身体。

 “呵呵,看你还敢骗我不。”黄杨得意的笑着,同时又动了动巴。

 “啊…”我痛楚地喊了声。

 “怎么了?”黄杨抬起身,扶我坐好,巴从我的体内了出来。

 “呵,怎么了这么多的水…”黄杨一股坐在漉漉的沙发上,揶揄地看着我说。

 他刚才没有注意到我失的事情,还以为是我的爱

 不敢解释,只能脸红红的不做声。

 “来,让我看看…”黄杨搂紧了我,一只手伸到我的下,分开了我的双腿。

 我又羞又恼又无力,只能依偎在黄杨的身体上,任由他分开我的双腿,将毫无遮掩的下体暴在黄杨眼前。

 “别…别看…”我娇羞地说。

 “呦…都肿了,看来刚才太用力了…”黄杨捏着我肿说。

 我顺着黄杨的手往下看,可不是嘛,两片大通红的肿着,仿佛是两条大肠贴在下上,整个部狼狈不堪,混乱的一绺一绺的绕在一起,充血的大小漉漉的,道口还在微微地撑开,出里面充血的内壁。

 随着黄杨的触碰,不时传来阵阵的疼痛…

 “别…别碰了,好疼…”我软语央求着。

 “对不起…我太暴了…”黄杨轻吻着我的

 听着黄杨的道歉,感受着黄杨的温存,让我莫名的温馨。

 虽然我被他给占有了,可刚才的感觉真的太了,现在黄杨又不失温柔的亲吻,让我真的好温馨,想想阿闯,我又感觉自己是堕落的女人,矛盾的心情折磨着我,我靠在黄杨的肩上,无声的又哭泣起来。

 “别哭了,小婉婉…老公会心疼的…”黄杨温柔的吻着我的眼睛,着我的眼泪。

 “以后我一定对你倍加爱惜,我会疼你爱你亲你的,别哭了…”

 “来洗洗吧,全身粘粘的,很不舒服…”黄杨拉起我,我顺从的跟随着他,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