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15章
 我强打起精神,一心想快将黄杨的衣服熨好好早些打发他走。

 衣服终于熨好了,可是怎么我却更加的热,体内的血好像沸腾起来,一股热火从小腹升起来,在身体里四处窜,身体仿佛格外的感,身子一动,衣服摩擦着头和下,就好像情人的手,让我火焚身…我踉踉跄跄地走到饮水机前,接杯冰水,大口的喝下去,可是好像不管用,于是我又接杯水,大口喝下去。

 “真奇怪,今天怎么了…”我坐在沙发上,神智有些不清。

 身体越来越热,我撕开浴袍的领口,可是还很热。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冲动地将浴袍下来,出里面的睡衣。

 暴在空气的手臂和大腿为我带来了清,但是体内的热却毫无止熄。

 一阵阵的燥热让我冲动得都想将衣服光,若不是仅有的理智提醒我,家里还有外人,我真的就要得光光的。

 我强撑着支撑着自己,等待黄杨快些出来,快些离开。

 可是黄杨却在浴室中不紧不慢地洗着…身体里的燥热虽然越来越热,但我可以忍受。

 可是身体中的越来越重的酸却是我不能忍受的,那种酸一部分蜷伏在房上,特别是感的头,现在我的头早已充血起,随着身体的动作,在轻薄的罩下,竟然积聚了更高的麻

 另一部分的酸直接聚拢在下,绵绵不绝,蒂早在不知不觉中充血起了,恐怕现在早已经翻起了,起的蒂带起的酸更加让我难以忍受,顺着身体中不知名的神经,传到我的心里。

 道现在竟然在一阵一阵的动着,我明显地感觉从道中有东西出来…

 “太丢人了…不行…家里还有外人呢…我这是怎么了…”此时的我蜷曲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双腿用力的绞在一起…

 “我…我只要摸摸…这种酸就可以解决…”一个魔鬼的声音在勾引我。

 “不可以…家…家里还有外人…”一个正义的声音在提醒我。

 “可…好难受呀!”我在挣扎着,一只手不知不觉地攀到了前。

 “哦…好舒服…”在手指的弄下,房的酸退却了,一阵阵快袭了上来。

 “…房上的问题解决了,可是下…我…我只要摸摸…”略微安稳的我自己劝自己。

 我的另一只手慢慢地顺着滑腻的大腿窜到鼠蹊部,当颤抖的手滑过大腿的皮肤时,一阵快侵袭上来。

 “…不…不可以…”我略存的理智告诉我,以现在的状况,如果手肯定不会停下来的,刚才在卫生间手时的快虽然被打断,但是积聚的郁闷肯定会像火山般的爆发。

 我拼命地拽起薄纱内的前裆,将它们束成一股,紧紧地勒进紧紧地蒂上…

 “…嗯…嗯…”受尽火折磨的我,这次没有像刚才对房的抚摸那样解决问题,反而越来越酸越来越麻越来越,我简直不能忍受,道的动得更加厉害,从道中出的体越来越多。

 我闭着双眼,咬紧牙齿,不低低地娇哼哭泣起来…

 “用手摸你的小豆豆吧…手吧…别憋坏了…”一个让我惊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

 黄杨出来了!就在我在沙发上挣扎的时候,黄杨从浴室中出来了!我因为沉浸在的斗争中,根本没有注意…黄杨出来了!我一时间羞愧万分,如果有地,我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我房的手,用力攥着内的手,就这样的僵硬在那里!推到房上的睡衣就那样放弃她的职能,不再保护我的房,任由我的小兔兔暴在空气中!

 攀爬到际的睡裙也任凭我的双腿,不再起到丝毫的遮掩!叉开的双腿现在也根本不能移动,就这样的大大的分开着,出我羞人的部!淘气顽皮的也挣扎着从内的束缚中探出身子,暴在黄杨火热的目光下!完了!我完了!什么都让人看到了!

 面前的黄杨竟然是全身赤,健壮的肌在灯下泛着健康的光泽,下身怒涨的巴直地昂起头,几乎贴到了小腹!硕大的头从包皮中站了出来,中间的眼上渗出晶莹的体,泛起秽的光泽,黄杨的巴好大好长!

 在乌黑的立的巴就像一只长矛,因为看到猎物而兴奋得一点一点的…凶器!杀人的凶器!勾魂慑魄的杀人的凶器!我就这样惊呆的看着泛着笑的黄杨!

 “…黄杨…你…”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

 “…别叫我黄杨,叫我阿杨,我喜欢你这样叫我…”黄杨揶揄地边看着我边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说。

 同时黄杨的手攀到我的房上来,慢慢地轻柔的捏动…

 “…好舒服…”我内心不喊起来。

 “不…别…嗯…别…”我只有躲闪黄杨的手,可是的我是那样的无力,反而像是在他身边撒娇。

 “叫我阿杨。”黄杨边追逐着躲闪的房边在我耳边说。

 “别…”我在努力地抗拒着挣扎着。

 “你快回家吧!”我拼尽仅有的气力,猛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黄杨诧异地看着我,仿佛对我有气力摆他的纠而惊讶。

 “请你自重…我是有老公的人…”站在黄杨面前,我晕晕地说,仅有的理智让我发出正义的说辞。

 “别傻了,你老公有外遇了,不要你了,他现在恐怕正在那个小秘书身上驰骋呢…”黄杨魔鬼般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黄杨好像不怕我拒绝他似的,就那样放松的坐在沙发中,双腿伸得笔直,愤怒的巴一跳一跳的在小腹上搏动。

 黄杨得意洋洋地抬头看着我,虽然我的睡衣因为站起来而自然下垂,可是极短的睡裙也能让他从下面窥探到一丝吧。

 听到恶毒的话语,我又呆住了,傻傻地站在那里…

 “你老公肯定在小秘书的肚皮上‘工作’呢…”黄杨刻意地着重突出‘工作’二字。

 “那个小秘书那样年轻漂亮,你老公肯定得她叫喊连天…”黄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别说了…别说了…”我拼命地捂起耳朵,用力地跺着脚。

 睡裙在我动作过程中时而飘起,更加让黄杨了眼福…

 “别想你老公了…人生得意需尽…”

 “…和我好可以报复你老公呀!”黄杨继续在折磨我的神经。

 我几乎崩溃了!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慢慢地我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泪满面,声音都嘶哑了…

 “来,喝下这个,可以帮助你…”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也是转瞬间,谁知道,当时的我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只模糊地看到黄杨赤着身体,跑到饮水机后面,掏出什么东西后又跑回来,打开一个小瓶子让我喝。

 “什么东西我不喝…我不喝…”我扭头拼命地躲闪。

 “乖…是醒酒的…快喝…”黄杨扶着我的头,强硬的将瓶子中的药水灌进我的嘴里。

 “…这是好东西…我准备了很久的…”看到我喝下药水,黄杨放松了手,喃喃自语。

 “我要给阿闯打电话…我要给阿闯打电话…我不信…我不信…”喝过药水后,我渐渐的迷糊了,目光散,放弃了挣扎。

 “…别想你老公了…有我在你身边呢…”黄杨此时竟没有动作,像看着要到手的猎物般的盯着我…渐渐的我的意识糊涂了,忘记了阿闯忘记了身边的黄杨,只是觉得身体又异常的火热,一股热火突然从小腹窜起,燃烧了整个的我…

 “嗯…热…热…”我迷糊糊地边说边用手在身上游走,拉扯着睡衣睡裙…

 “哼…看你有多厉害…吃了两种药,烈女也成妇…”黄杨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在耳边响起,可惜我再也听不清楚。

 “让我帮你…”黄杨拉开我揪着睡衣的手。

 “嗯…不要…”我迷糊地说,可是手松开了。

 睡衣被推到了腋下,被罩包裹的丰脯暴在空气中。

 “太人了…”黄杨边咽着口水边赞叹着。

 此时黄杨的手丝毫没有停留,急躁地鲁地将我的罩托高,出一对的丰房…

 “太完美了…咻…咻…”当我的房暴在黄杨面前的那一刻,黄杨立即伏下身,一口叼住我左面的头,同时左手攥住我的右,大力的捏着。

 “嗯…嗯…”从部传来的快让我立即哼起来。

 黄杨噙着我的头,奋力地用舌头拨弄我的起的头,牙齿还不时咬着我的头,后而又将我的整个房大口的在嘴里,虽然黄杨拼命的大口的食我的房,可是房也只能有一少部分进入黄杨的口中。

 黄杨整个脸都几乎埋在我的左中。

 我的右在黄杨的捏中极度的变形,时而得扁平时而被揪得高高耸起,娇头还不时的被捏起…

 “啊…太美了…太美了…”黄杨埋在我的房中,发出浑浊的声音。

 “嗯…啊…嗯…”随着黄杨的玩,极度消魂的声音从我的嘴中飞扬出来。

 我被黄杨在沙发上,就这样的被黄杨肆意地玩

 在药水的作用下,我像在沸腾的水中拼命挣扎的鱼一样,即不上来气,又浑身滚烫。

 房上传来的不间断的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下的酸麻越来越强烈,从道中分泌出来的体像水般的顺着会淌下来。

 绞动着的双腿在无奈地挣扎,试图通过对的挤来缓解下体的麻

 “嗯…不要…不…要…”我无力的试图用双手推开身上的黄杨,可是酸软的我根本使不出力气。

 “小妇…呼…呼…”看到我还在挣扎,黄杨放开叼着头的嘴,顺着我的身子爬到我耳边,气说。

 “小妇…看我今天怎么死你…”黄杨边说边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着。

 “嗯…嗯…放…放过我…”我晃动着脑袋吃力地说。

 “嗯…”我的嘴巴被黄杨占据了。

 黄杨像疯狗似的紧紧地着我的双,舌头伸进我的口腔,和我的舌头搅动在一起,然后又将我的舌头进他的嘴里,拼命地拼命地咬…我一边晃动脑袋,一边用双手在黄杨的身下无力地敲击。

 “啊…真美…好软呀!”黄杨终于松开口,抬头看着我离的双眼。

 “小妇…还装什么纯洁…”黄杨用单手支持起上半身,用另一只抓住我的手。

 “拿着…”我的手被黄杨拽着向下牵引,一把抓住了他怒巴…

 “嗯…”我的心神,手中抓住的巴是那样的坚硬是那样的大,长长的巴在我的攥握下还伸出有三指多宽,强有力的巴,在我手中显得更加不安分,竟然带动我的手一跳一跳的…药水的作用渐渐占据我的身心,我沉望的火焰中。

 本来是单手攥着黄杨的巴,不知不觉中竟然又加上了一只手,一下一下地套动起来,红彤彤润润的双微微张开,发出人的呻声…

 “小妇,喜欢我的巴了吧,还装什么贞洁…”黄杨得意的看着我臣服在他的雄壮下,然后又扑在我身上,用力地吻着我,而沉浸在火中的我终于放弃了反抗自然地伸出舌头,配合着黄杨的,同时将黄杨渡过来的口水一口一口地吃下…

 现在我的双手也分开了,一只手搂着黄杨在他健壮的身上漫无目的地抚摸,一只手仍然攥着黄杨坚硬至极的巴上下套弄,从黄杨巴上分泌出来的体早已经涂满我的手掌,黏黏糊糊的泛起了泡沫…黄杨此时也分兵两路,一只手在我丰房上肆意侵略,另一只手顺着我卷起的睡裙,在我的下…

 “呵!都这么了…”黄杨得意地从我的跨间捞了一把,只简简单单地那么一捞,就粘了满手的,伸在我眼前揶揄地说。

 我着眼睛,看着黄杨闪亮的手掌,羞得无地自容…

 “嗯…”我娇宠地在黄杨身下娇羞地晃动着身体。

 “哈哈…”黄杨得意洋洋地笑着。

 “嗯…真好吃…原来你真是一个妇呀…味道这么…”黄杨将手掌伸到嘴边,了一口,揶揄地对我说。

 听着黄杨的话语,我竟然在害羞之余却感觉到更加刺,身体中的望更加沸腾了。

 “嗯…嗯…”我在黄杨的身下扭动着,发出不知羞的呻

 “来…你也尝尝…看看你的本质…”黄杨将粘满水的手伸到我嘴边。

 顺着我微张的嘴,从黄杨手指滴下的体滑进我的口腔,粘粘的在我的嘴和他的手指拉出长长的银亮的丝线。

 滴在嘴里的体腥腥的酸酸的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臭味,在黄杨的导下,我真的以为自己很

 “来,再多尝些…”黄杨将手指伸到我的嘴里,我不知羞的竟然起黄杨的手指来,还用舌头着黄杨的手指。

 “哦…好舒服…”黄杨闭着眼睛,抬高头,一副享受的样子。

 然后两只三只手指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的照不误。

 “让我给你美美容…”黄杨突然从我嘴里出手指,将整个手掌摊开,将我的口水和下体的体都涂在我的上、脸上、鼻子上、眼睛上…

 “哈哈…”看着我狼狈的样子,黄杨像胜利者般大笑着。

 鼻子中闻到的腥气,口中尝到的酸臭,不但没使我反感,反而更加刺我的情,我在黄杨的身下烈地翻滚着,用我几乎赤的滚烫的肌肤摩擦着黄杨,手上的套动更加烈…

 “小妇…看你有多贞洁…”说着黄杨再次吻着我的嘴,还不时的伸出舌头着我脸上的体,然后吐在我的嘴里,我激动地下…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