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14章
 坚实的臂膀像铁箍般的紧紧地将我环在他的怀里,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冲鼻而入。

 可是平时洁净异常的我竟然对这股味道丝毫没有反感,反而有种沉醉般的迷茫。

 黄杨的身体也象火炉一般的滚烫,强壮的肌在灯光下泛着古铜般的健康肤,我就这样紧紧地紧紧地贴在黄杨的身上。

 平时让我骄傲的丰房在黄杨的紧拥下,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拔,紧紧地挤在黄杨的膛上,和黄杨的距离是那样近,使我都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声。

 黄杨的另一只手同样也是紧紧地搂在我的股上,使我不由得下身前,黄杨怒起的巴正好顶在我的小腹上。

 “哦…黄杨的巴好硬好…像跟铁似的…”

 “不…铁是不会动的,黄杨的巴却在我的小腹上一跳一跳的…”我心慌意地胡乱想着。

 “不…不能!”我大力地想推开黄杨,嘴里大声地叫着。

 可是,我的声音却是那么柔弱,恐怕在黄杨听来,只是我心里挣扎的声音。

 “小婉…我的亲小婉…”黄杨的大嘴在我耳边低喃,不时地轻咬我感的耳垂儿。

 “小婉,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当我看你的第一眼,我就上你了,我的魂就跟你飞走了…”

 “虽然我坐在办公室里,可是心思一直跟着你转,你到哪里,我的目光就跟到哪里…”

 “小婉…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夜晚的时候,我幻想着你的身体在上手…”

 “每天每夜我的心里只有你…小婉…我爱你…”黄杨边轻声的述说边亲吻我的耳垂儿我的脸颊,还试图亲吻我的嘴

 我拼命地躲闪,嘴里不断的喊着。

 “黄杨…黄杨…你干什么…放开我…”同时努力地想挣脱黄杨的搂抱。

 “小婉…小婉…”黄杨声音突然变得大了起来,仿佛他生气了似的。

 “你每天的寂寞我能看出来,你内心的寂寞我能读懂,你老公他根本不在乎你,否则,为什么他只工作,而没有对你多多关心…”黄杨的话语触到我内心的痛楚。

 “是呀,老公,你现在在干什么呢,快来帮帮我呀”我内心在挣扎在呐喊。

 “不…我老公工作是为了我…”我一边在黄杨的怀中挣扎,一边为阿闯辩解。

 “哼,你老公要是爱你,就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为什么让你独守空房…”黄杨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恶魔的话语。

 “你不懂的…快放开我!”我烈地扭动着。

 身上感的头在扭动中摩擦着黄杨的身体,黄杨下体坚硬的巴随着我的扭动不时的顶着我的小腹。

 黄杨仿佛分外的享受我在他怀里的扭动,更加紧紧地搂抱着我。

 “放开…我告你强…”我涨红了脸,大声地说。

 “告吧,这样你的名誉就没了,想想你老公能再跟你吗?”黄杨此时变得像魔鬼。

 我一听,心里想:“是呀,这样老公就不会要我了,这个家也完了…”想到这,我更加的扭动起来反抗起来。

 “黄杨…想想你也有家呀,你老婆知道后该多伤心…”我痴心地想动之以情,感动黄杨。

 “她…哼…她早就不要这个家了…现在不知道在谁的上…”黄杨听到我提起他老婆,不但没有停止对我的凌辱,反而更加疯狂地搂着我。

 “…嗯…”在烈地和黄杨的搏斗中,我的裙子下摆早就被黄杨际,赤着的双腿感受着空气中的凉意,这时黄杨的手从我的股后面伸到我的下,在我的道口不住的抠挖。

 我情不自地哼了起来。

 “看你…”黄杨将沾着我道分泌出的的手指伸到我面前,得意地笑着。

 “你的身体早就投降了,你还反抗什么,刚才在卫生间里是不是手了?”黄杨的表情让我无地自容。

 “你老公这么长时间没有陪你,是不是你的寂寞难耐了,是不是想男人的大巴了?”黄杨得意地在我面前晃动着手指。

 我被眼前的事情惊呆了,同时心中羞愧万分,万分的后悔让黄杨进家,同意和他进餐,同意和他喝该死的红酒…看到我放弃了抵抗,黄杨得意的笑着,同时吻着我的脸颊,呼着酒气的大嘴滑到我的上…当黄杨火热的占有我的,轻薄的舌头撬开我闭的贝齿,和我的舌头纠在一起的瞬间,我清醒了。

 下意识的咬紧牙齿。

 “啊…”黄杨一把推开我,捂着他的嘴巴。

 “别碰我…别碰我…”酒再加上刚才剧烈的抵抗,让我头痛裂,几乎站不住了。

 我怒视着黄杨,声嘶力竭地喊着。

 “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你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黄杨发现嘴上的痛渐渐退却,知道根本没有受伤,于是凶巴巴地又走上前来,一把攥住我的手臂。

 “告诉你,你还为你老公保持纯洁,可是你老公却和别的女人上,早就不要你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惊讶地望着黄杨,他的话语让我惊呆了,忘记了挣扎。

 “说什么,你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有一腿,恐怕现在他正在别的女人身上奋战呢…”黄杨嘲讽地对我悻悻道来。

 “你说什么?我不信!我不信!”

 “你不信?想想你老公真的那么拼命工作吗?那么废寝忘食?”

 “…笑话,他早和他的女秘书好了…那个女秘书可比你年轻…”黄杨恶毒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勾出我对老公内心的恐惧。

 说实话,我现在还真的害怕阿闯出问题,现在的社会,际的时候能没有花酒?现在那么多公司招收女公关,是为什么,还不是使用美女计!他身边的那个美女秘书,我还真的不放心。

 虽然平时一本正经的,可是我能看出来,她眼神中对阿闯可是情意绵绵,尽管阿闯跟我说和她是清白的,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曾经在夜里偷偷的去他的公司,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阿闯一个人在工作,可偶尔几次还能看到那个张倩和他一起工作,虽然他们规规矩矩的,让我没有看到异常,可是,我总怕久生情…这是我内心的秘密,内心的恐惧,没想到,今天竟然发生了,虽然是从黄杨口中听到,可是在我内心中不亚如七级地震。

 “你…你知道什么…”我心慌地问着黄杨,忘记了此时正在面临着的危险,反而摇动着黄杨的手臂催促地问道。

 黄杨诧异地望着我,眼中闪烁不定,仿佛我的表现既在他的意料又出乎他的判断。

 “说…求求你…”我哭着求起黄杨。

 “我看到你老公和他秘书…”黄杨这时停顿一下看着我。

 “真的是张倩…”我听到黄杨说出我内心的恐惧,无力地绝望地喃喃自语低声哭出声来。

 “…我看到你老公搂着他的秘书,走进了一幢公寓…”黄杨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恶魔的言语。

 “是云顶公寓吗…”我绝望地抬起头问道。

 我知道张倩就住在云顶公寓,内心真的期望黄杨说不是。

 “…哦…你知道呀…那你还问我…”黄杨轻笑着说。

 “亲亲热热的,就像热恋的情侣,他还吻了那个女孩…”黄杨继续说。

 “…哦对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倩倩的…”

 “完了,什么都完了…阿闯…你怎么能…”我无力地倒在了黄杨的怀里,失声地痛哭起来。

 “小婉…我的好婉婉…有我在呢…我爱你…”黄杨温柔地拥着我,不时的轻吻我的头发。

 我现在好需要人的关心好需要人的爱护,不管是谁,我只想靠在他身上,内心的痛让我软绵绵地倒在黄杨的怀里哭泣。

 “小婉…婉婉…”黄杨在我耳边继续低喃。

 看到我无力地哭泣,黄杨温柔地抱着我,没有刚才的暴,反而异常温柔的搂着我,时而在我耳边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时而在我发髻脸颊轻吻…黄杨的温存让我心里莫名地激动,在极度的失望后,黄杨的温存正是我需要的,我本来就对黄杨没有反感,反而内心确实存在对他的好感,否则刚才在卫生间手的时候,阿闯的身影不会幻化成黄杨的。

 就因为如此,我才在平时刻意地保持和黄杨的距离。

 可是,现在我思绪极了,而且红酒的作用让我头痛裂。

 “我的阿闯,你为什么呀!为什么背叛我,背叛我们的婚姻!你…”一想到阿闯,我的丈夫,我就悲痛决。

 “别…阿杨…我…我现在很,别这样好吗?”我无力的推开黄杨。

 “让我休息好吗…”我竟然哀求起来。

 看到我再次拒绝他,黄杨变得有些瘟

 但转瞬间又恢复温柔。

 “好的…小婉,我扶你到客厅坐坐…”在黄杨的搀扶下,我们一起来到了客厅,随手黄杨旋亮了沙发边上的地灯,柔柔的地灯发淡黄的光芒,本来我特别喜欢,淡黄的灯光,这样会让我感觉到特别温馨,可是今天,淡黄的灯光,却仿佛是我此时灰色的心情,让我愁上添愁,悲上加悲。

 黄杨也坐在我身边,轻轻的拥着我,在我耳边不住的劝说,可是,思绪纷的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小婉…小婉…你怎么这么热,快换衣服,小心生病…”黄杨用力的摇着我,好像试图将一个死亡的人重新唤回人间。

 我迷茫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可是眼睛空的,心中全没有感觉…

 “小婉!”黄杨再次呼唤着我。

 我终于清醒过来,现在除了头痛以外,真的感觉到身上滚烫,脸热辣辣的,我知道,我现在真的发烧了。

 “小婉,快换衣服,冲个热水澡。”我机械地站了起来,走进卧室,从衣柜中找出换洗的衣服,再拿出阿闯的浴袍,然后走出卧室。

 看到黄杨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焦急地看着我,关切的神情溢于言表,内心不由得又一阵激动。

 “阿杨…你坐一会…一会你也冲个澡吧,等一会我找阿闯…阿闯的衣服,你换一下,然后回家吧,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这是阿闯的浴袍,你先穿上…”我将阿闯的浴袍扔给黄杨。

 “哦…没事,看你休息后我就走。”黄杨在听到我让他回家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失望。

 我笑了笑就走到的浴室,反手将卫生间的门锁紧,打开淋浴,冲了起来。

 高热的水温冲在身上,让我舒服万分,赶走了身上的寒冷,可是内心的呢?我绝望的边哭泣边冲洗着自己…

 “阿闯呀,你怎么能…不行,等阿杨走后,我要亲自问问他,问他为什么要背叛我背叛我们的婚姻…”内心定下主意后,我麻利的洗了起来,想早些让黄杨走,好打我的电话。

 洗热水澡真的很管用,感冒的症状渐渐退去,只是头还是那么疼,但是我清醒了好多。

 擦干身体,看着浴镜中的我,赤的肌肤一改平的雪白娇,在高温的作用下,变的红显得更加细

 我穿上了文和内,这是我最普通的一套了,可是平时爱美的我和娇宠我的阿闯,买的都很感都很,这套内饰,虽然是我最普通的一套,但也只是多了一层薄纱而已。

 低头看着娇高耸的房,在薄纱罩的托扶下,更加高耸。

 嫣红的头在薄纱下不安分地顶起两个凸起。

 匀称绯红的细纤细得仿佛不堪一握,淡粉的内够过薄纱显出我黝黑的,看着我这个样子,让我一阵羞红。

 “阿闯…你不爱我了吗?不喜欢你娇的身体了吗?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多爱你吗?”一想到阿闯,我又变得脸色惨白。

 “不想了,等我亲自问阿闯,我不信阿闯会背叛我,会不要这个家…”收拾起来纷的思绪,我拿起了换下的衣服,本想就放在平时装衣服的篮子中,可是我一眼看到内上沾着一片粘粘的体,在灯光下闪烁着靡的亮光,这时我刚才手出的,我脸又飞起一片红云。

 想着刚才和黄杨抵抗的过程中,黄杨抠弄我下体的手指,我的下又渐渐酸,不能再这样。

 我忙将衣服藏在柱盆底下的柜子中,再穿上两件套的丝绸睡衣,从镜子端详自己,半袖的浅绿丝绸上衣,出我一双藕似的手臂,同颜色的丝绸短裙只到膝上五寸,将我匀称纤长的美腿完全暴在外,感觉太感,于是又穿上浴袍,虽然臃肿些,但至少不那么感,安全些。

 我将漉漉头发随便的挽起缓和缓和一下心绪,推开房门走出来。

 客厅中的黄杨正在看着电视,穿着阿闯的浴袍。

 看到我从卫生间出来,立即站了起来。

 黄杨看着出浴后的我,眼神闪现出光,这种光总让我惴惴不安。

 “洗好了…感觉怎么样?”黄杨殷勤地问。

 “好多了…就是头还疼…你快冲一下吧…好早些回家,明天还要工作呢。”

 “哦…没事,你先喝点水吧…”黄杨从玻璃茶几上拿起水杯。

 “我知道酒后肯定口渴,刚才特意为你准备的,快喝吧…”黄杨的声音带着颤动。

 “哦…”我接过水杯将里面的水喝光。

 “谢谢…你快冲澡吧。”放下水杯对黄杨说。

 我盼着他早点洗完早点回去,我好给阿闯打电话。

 看到我喝光了水,黄杨诡异地笑了笑。

 “你快点去洗吧,这是阿闯的衣服,估计你能穿…一会我将你的衣服熨一下,很快就干,估计你洗完就可以了…”我将从卧室中找出的阿闯的衣服递给他说。

 “好的…”黄杨接过衣服,笑着走进了卫生间。

 淋浴声很快响起,我支起熨衣架,帮黄杨熨着衣服。

 刚才的水可能真对我目前的情况,头真的不那么疼了,可是怎么身体却越来越热,身体越来越软…

 “不好,难道我真的发烧了…”我抬起了手,摸着自己的头,好在不怎么热。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