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13章
 我低头沉浸在思忆中,是呀,是我将阿闯变成工作狂的,怪谁呀?我的寂寞是我自找的,自酿的苦酒自己尝。

 “算了,别为他们折磨自己了,我们喝酒…”黄杨看我情绪低落,继续劝道。

 “对,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干…”我端起酒杯和黄杨撞了一下。

 就这样,在彼此的回忆中在彼此的劝慰中,我们将一整瓶的红酒都喝光了。

 也许是感怀身世,感伤生活,本来酒量很大的我,现在竟然有些醉意。

 看到我略微摇晃的身体,黄杨主动搀扶我,我也自然的将手臂轻挽在黄杨的臂弯中,像情侣似的走出了饭店。

 略有凉意的秋风吹过身体,让我不神轻气,我固执地提议让黄杨陪我逛逛夜景,黄杨也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光,答应了我的请求。

 夜阑珊,人们都跑到街上享受着初秋的凉爽,我和黄杨走在林荫大道上,继续有说有笑。

 天气变化也真快,本来晴朗的天气,到晚上竟然下起瓢泼大雨,没有丝毫准备的我们被淋得透心凉。

 单薄的衣服受雨后,紧紧地贴在身上,因为是夏天,穿得本来就少,白色的连衣裙现在就如同透明般的将我曼妙的身材展现在黄杨和行匆匆的路人,因为气候炎热连衣裙内只穿着一套的蕾丝花边的内衣,在雨水的“关照”下,我如同体一样,暴在黄杨面前。

 路边躲雨的年轻人看到我几乎赤的样子,都在幸灾乐祸地吹着口哨,让他们吃尽了“豆腐”我又羞又恼,黄杨立即下了衣服,披在我身上,为我遮挡住身体,避免了尴尬。

 我正没有发的地方,怨气都对着黄杨发出来…

 “都是你…散什么步…”我羞恼得边流泪边恨恨地对黄杨说,然后飞快地跑到路边,想拦一辆出租车。

 可是雨天出租车的生意实在是好,半天也没有拦到车。

 雨水顺着我的头发、衣服下来,而黄杨被我骂得只能尴尬地站在旁边,因为他的外衣为我挡雨,里面的衬衫早已经淋得透透的。

 初秋的风冷冷地吹来,黄杨不连连打颤,嘴都变得有些发紫。

 看着黄杨被冷风吹得颤栗的样子,明明是我提议走走的,可刚才跟他发火,真的没有道理,想向他道歉,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也磨不开面子…这时一辆出租车开来,黄杨一下子冲到车前面,硬是将出租车拦下。

 “你找死呀!这么大的雨天,路况这么糟,你想死也别找我…”司机对黄杨大声地骂着。

 “师傅…”黄杨跑到司机面前,小声地说着什么,还不时地指着我。

 而我惨兮兮地站在风雨中,浑身透,可怜家家的样子。

 司机可能看着我俩都淋得透,不愿意拉我们,黄杨又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给了司机,司机才勉强同意。

 黄杨看司机同意了,立即跑向我,拉我钻进了出租车。

 车里的温度立即让我感觉温暖如,同时我也被黄杨感动…

 “你对你女朋友真不错呀!”司机边开车边同坐在副驾驶上的黄杨说。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黄杨回答着司机。

 “谢谢您了,师傅,要是没有您,我们不定要淋成什么样子呢。”黄杨边说边回头看着我说。

 我白了黄杨一眼,对他承认我是他女朋友的说法也没有立即反驳,黄杨看到我没有生气,立即恢复了生气,跟司机有说有笑了起来。

 我边擦拭着身上的雨水,边在心里埋怨起阿闯“为什么你总是忙工作,现在要是你陪在我身边多好!”看着黄杨淋的背影,我莫名的感动起来,将自己的手绢掏出来,递给黄杨让他擦擦身上的雨水,黄杨接过手绢的那一刻,我看到黄杨的眼睛亮了起来,那种神采,让我又不怦然心动…

 出租车很快就到我家楼下,看着黄杨狼狈的样子,我不主动说:“你…上楼来…擦一擦,别着凉了…”第一次邀请男同事到我家,我犹犹豫豫地说。

 “不方便吧…”黄杨坐在车里说,可是从他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很想和我上楼来。

 “没什么…看你…全身都了。”我这时只能坚持让他上楼来,否则真的很尴尬。

 “好…”黄杨飞快地下了车,我们一起跑进了楼。

 “你家真漂亮呀!”当黄杨进了房间后赞叹道。

 说真的,我非常爱干净,虽然阿闯不常在家,可是每天我都将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听到黄杨的赞扬,我心里美美的。

 阿闯就忽略我的劳动,看到一尘不染的房间,从来就没有赞赏过!

 “没什么的,快…进来吧。”我边说边让黄杨进来。

 “擦擦吧…我这里没有多余的巾,你先用我先生的吧…”我将阿闯的巾递给黄杨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黄杨接过巾,边擦脸边说。

 “害得你淋雨,非常抱歉…”黄杨道歉道。

 “…今天是我不好…对你发脾气…”我脸红着低声道。

 “没什么,要是我老婆,早就打我了,呃…”黄杨意识到将我比做了他老婆,太冒失了,突然收住口,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我没有接黄杨的话题,站在厅中,默默地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黄杨也傻愣愣地站在厅中,不知该怎么说,看着我。

 这时房间静了下来。

 我发现黄杨好像很久没有说话了,抬头看着黄杨,却发现他盯着我,压抑自己的气。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着自己…

 “呀!”我现在还浑身淋淋的,优美的曲线在黄杨面前表无疑。

 半杯型的罩拖着丰房,在淋淋的衣裙下仿佛只是罩了一层纱,根本就掩饰不住少妇的丰腴,更可恨的是罩也被打,红头莫名的在部顶起两个凸起。

 的连衣裙紧贴在身,显现出我苗条的身材。

 更可怕的是,空空的裙子下面同调的T字型的内也显现出的黑色,在房灯的照下,若隐若现更增加了靡的气氛。

 我忙一手掩着,一手用巾挡着下身,嗔怪地瞪了黄杨一眼,忙退到卫生间。

 可能是酒的作用,我竟然忽略了卫生间没有可换洗的衣服,难道就这样再出去?我靠在卫生间冰冷的瓷砖上,借以冷却身上的热火,看着洗漱镜中脸色绯红的我,醉眼离,本来明亮的大眼,现在却水汪汪地透出勾魂的火。

 “怎么回事…这是我吗?”我心中暗暗地想着。

 “都是这害人的酒…不行,我…要对得住我老公…”我轻咬着下,暗自坚定自己。

 可能是红酒的后劲大的缘故,或者刚才被雨水淋后一冷一热的煎熬,反正我现在全身火热滚烫,脸颊火热得好像都可以烤白薯了,心在怦怦地跳动,四肢酸软,好像都不能移动自己的身子似的。

 “黄杨现在在干什么呢?怎么客厅没有声音…”我心里暗自寻思。

 轻轻地将卫生间的房门开条隙,让我看到令我心跳的场面。

 只见黄杨已经将透的衬衫了下来,出一身健壮的肌,双手正拿着巾在头上身上擦拭,上身的肌正随着黄杨的动作,不时的坟起像小老鼠似的肌

 可能听到卫生间的动静,黄杨侧过了头,望这边望来,吓得我立即将房门关紧。

 我背靠在墙上,大口地气,为刚才看到的一幕怦然心动,为内心隐约感觉到下面将发生的事情后怕而怦然心动,为感觉对不起老公而怦然心动…我就像搁浅的鱼一样,张着大嘴,费力地气。

 浑身上下,好像将要发的岩浆一般,阵阵热力在我身体中窜,现在身上来不及换下的冰冷的衣裙也仿佛被我的热力蒸发,紧紧地包裹着我,身上沸腾的热度仿佛将的衣服都蒸发出热气,更加让我呼吸不得。

 我可能是酒的作用,我现在感觉眼前直冒金星,头晕目眩,我渴望背后冰冷的瓷砖能帮助我,我翻过身体,整个人趴在瓷砖上,从瓷砖上传来的凉意不但没有降低我身体的热度,反而丝丝凉爽更加刺我的身体,刺着我的头,全身酸难耐,从户中迸出热,好像正顺着内缓缓地淌出来…

 我瘫软地坐在地上,双腿用力的相互搅动,仿佛要磨尽下的酸,也仿佛要掩饰淌出来的体…现在红酒的后劲上来了,醉酒后失态的我,就这样的瘫软在了地上。

 好在卫生间里只我一个人,我的右手不解开了连衣裙的纽扣,然后伸了进去,拨开罩用力地攥紧平时自傲的丰,用力地用力的挤,还不时地拨弄早已耸起的头,左手自然的从裙子下伸进去,拨开内,用两只手指捏着粘满的膨,着手滑腻不堪,下体的酸此时更加麻不堪,我放弃对的抚摸,伸出拇指在凸起的蒂上,快速的戳起来…

 “嗯…嗯…”快从我的嘴出来,同时拇指的动更加疯狂。

 汩汩白色的体从我的道中淌出来,顺着会眼上,滴在身下的裙子上。

 我疯狂地探出食指,一下子道中,快速的拼命的戳弄。

 双眼离,幻想着阿闯的巴在我的道中窜进窜出,时而老公的影像淡漠,渐渐幻化出黄杨在弄我…黄杨的影像意外地出现,让我不猛然惊醒,暗骂自己,怎么想到和别人…可是黄杨的出现,让我身体更加沸腾,食指的运动不能足我体内提高的快,我将中指也一并戳入道…

 “管他呢…让我飞…嗯…嗯…”我放弃了仅有的一丝清醒,沉在快要到来的高中。

 “…黄杨就黄杨吧…嗯…”幻想中黄杨的身体更加清晰,拼命戳动的手指也更加疯狂…在五一和阿闯疯狂后,我渐渐地学会了手,现在我只享受着它带给我的快…戳弄自己的手指现在早已满是,在疯狂的运动中,洁白的大腿上也粘满了亮晶晶的体,在卫生间的灯光下,闪动着的光芒…

 “…嗯…啊…”我扭曲着大腿,快马上就到了!

 “嘭…嘭…”卫生间的房门敲响,将我从将近崩溃的快中拖回到了现实,我立即清醒过来。

 “啊?什么事…”我语无伦次地问道。

 从刚才关门到现在还没到一分钟,对我来讲,好像过了很长时间。

 清醒过来的我,为刚才的幻想和黄杨的事情羞愧难当,现在才意识到黄杨还在客厅中,仿佛像被黄杨发现刚才我不堪似的,立即令我局促不安慌乱起来。

 “小婉…你怎么了…我听到…”房间外的黄杨的声音带着颤音问我。

 “难道…刚才羞人的呻让黄杨听到了…我可怎么见人…”黄杨的话让我更加脸红,刚平复的心情现在紧张得又让我透不过气。

 “没…没事…我…可能醉酒…头晕…”我现在真的头很晕,可是头晕不是刚才呻的原因。

 “你没事吧,快换衣服,醉酒淋雨最要命,千万别生病了。”黄杨在门外关切的说。

 “哦…”我轻声的应道,低头看着近乎全的我,衣裙皱褶不堪,双腿因为刚才的情而轻微的颤抖…

 “我也想换衣服,可是你在外面我怎么换…”我心里暗暗说,同时后悔不该让黄杨来我家,弄得我现在狼狈不堪。

 “…小婉…”黄杨在门外说。

 “能…能不能…方便不方便…让我…”黄杨吐吐地问。

 “什么事…”我轻依在门上,疑惑地问。

 “能让我…冲一下吗…身上…你知道…都是雨…”突然黄杨的声音颤抖得异常,仿佛在压抑什么。

 “是呀,都淋了雨,不冲一下会感冒的…可是…可是我这样…”我再次低头看着自己。

 “哦…你等等…”我终于想到了办法,于是对门外的黄杨说。

 “你先将客厅的灯关了,我好出去…”我娇羞地对黄杨说,同时将身上的纽扣系好,抚平裙子上的皱褶。

 一想到近乎赤的我和同事孤处暗室,我不娇羞万分。

 “怎么?关灯?”黄杨在门外诧异地问。

 “…关灯我好出来…我…我这样…怎么出去…”我不暗骂黄杨笨蛋。

 “哦…”黄杨好像终于明白似的,离开了房门。

 外面的灯熄灭了。

 “好了,小婉…你可以出来了…”黄杨颤抖地说。

 我感觉黄杨的声音不对,可又想,恐怕是黄杨冷得打颤,于是没有多想,轻轻地打开了房门…

 “啊!”黄杨竟然就站在卫生间的门外!黄杨竟然全身赤,只有一条白色的三角穿在身上,可是透的三角也几乎透明,在灯光的映照下黑黑的一团,怒巴将三角高高顶起…

 “你!”我惊讶得说不出话,身体僵硬,就那样傻傻地站在门口,忘记了关门保护自己。

 “小婉!”黄杨俯视着我,目光是那样的怕人,散发着男人的精力。

 黄杨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走向我,我本能的后退着。

 黄杨也跟着走进了卫生间!明亮的灯光直洒在黄杨健壮的身上。

 本来明朗的俊脸现在通红,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鼻翼忽闪忽闪的,双干干的,呼出的带着酒味的热气直接的到我身上。

 我又羞又怕地也盯着黄杨,双手扶着身后的柱盆,仿佛在支撑着我将倒下的身体。

 “黄杨…你…要干什么…”我胆怯地问。

 “呃…呃…小婉…”从黄杨的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声音。

 “小婉…我…我爱你…”话音未落黄杨就像野兽似的扑到我身上,将我紧紧地揽在怀里。  m.WugU 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