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10章
 我知道肯定是经历了艰苦的日子,否则,以我了解的张动绝对不会像这样深沉。

 我端坐身子,仔细听张动道来。

 “我和你嫂子是在我送外卖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她正在接客…”

 “?”我震惊地看着张动。

 “惊讶吗?让你接受不了吗?”张动自嘲地笑了笑。

 “?”我眼中透着无尽的惑,算是回答了张动。

 “对,是在接客!”张动肯定了我的惑“你嫂子在国外,也像我一样,一个人拼搏。她是个孤儿,根本没有背景,自筹资金上学…”张动声音有些激动“一个女孩,没经济来源,也没有打工的绿卡,除了身体,还能靠什么?我能鄙视她吗?”张动好像在问自己。

 “我不能,她没有去偷、去抢,完全靠自己,她在坚强的活着,她出卖的是体,但精神是纯洁的…可是那个嫖客竟然欺负她没有绿卡,竟然不给钱,在争吵的过程中,我来了,当时看到一个男人欺负女人,我…我揍了那个人,虽然自己也头破血的,但…钱拿到了…你嫂子一手攥着钱,一手搂着我哭,就这样…两颗孤寂的心开始融合了…下面的事情很简单,我们经常来往,渐渐的产生了感情,就这样…我们好了…”

 “你们…真的不容易…”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感觉很压抑。

 “谢谢你没有看不起我们…”张动看我接受了他的生活,很是感动的说。

 “那…你们后来是怎么生活的…”我不由得自己的思想走进张动的生活,问道。

 “我们相恋后,刚开始的时候,我抵制你嫂子继续卖,我拼命地工作,可是,这样的生活是维系不下去的…有一天,我发现你嫂子又接客了,我和她大吵起来,可是你嫂子哭着说,这样下去,我俩都会死的…在现实中,不容你不低头,我们重新设计了生活,在美国,没有钱你生存不下去。

 只有靠自己,才能在美国生活…这里没有天堂,只有战场,只有靠你自己。好在半年后你嫂子毕业了,找到了一家小公司,我们才算安定一些。然后你嫂子鼓励我学习,为了出人头地,为了能早这种低的生活,我也开始在当地的大学学习。你嫂子为了让我安心学习,坚决制止我工作,靠她自己供我生活学习。为生活所迫,她又开始以前的生活…”张动说到这,哽咽的声音渐渐变成哭泣。

 “我是靠你嫂子身体才得到的学位,你知道吗?我只用两年半的时间完成全部学业,是当地大学的一个奇迹。后来我也在学校得到了奖学金,之后你嫂子才断绝卖的生活…”

 “你们…真的太苦了!”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发生的事情太让我震惊,但也让我感动莫名。

 原来世界真的有真爱!

 “得到奖学金后我们的生活变化了很多,后来我又爬上了当地很有名的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的座位,这才真的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祝福你们!真的为你们骄傲!”我也不知道言语是否得当,但我当时只是一心地想祝福他们!

 “傻弟弟,你真的傻得可爱!”张动被我的祝福搞得也笑了起来,刚才灰色的气氛也渐明媚的阳光。

 我和张动一起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渐落的夕阳,将最后的一缕明媚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大地。

 阳光洒在张动棱角分明的脸上,那个在校园意气风发张狂不羁的张动现在竟然是那样的成稳重。

 “老六,我想问你,你…能接受这样的生活吗?”我急于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我是为对我的生活的出轨找寻答案。

 “老七,你知道吗…”张动回应我的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无奈的接受,为什么呢,毕竟要生存呀,你在国内感受不到外面的艰辛。”张动娓娓道来“可是,现在我想问你,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我茫然不知。

 “其实最大众化的标准就是金钱,你承认吗?”张动有些揶揄的反诘道“钱,真他妈的不是好东西。

 没有它的时候,人人都为它打得头破血,有了它,却不知道能干什么。”看着我惑的眼神,张动继续解释道:“当初,我和你嫂子因为没有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出卖自己的尊严。

 当初看到那些肮脏的嫖客在你嫂子的身体上动作时,我只能默默地接受,等那些人走后,我只能将眼泪到心底,只能帮助你嫂子清洗身体…”张动又点燃了一支香烟,又将自己陷入回忆中。

 “当时我发誓,等我有了地位、有了钱,再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老七,现在知道吗,我社会地位有了,钱也赚了不少,在美国,我现在算中产阶级了,住洋房开跑车,你嫂子本该不再受苦了。”张动抬起头望着我,眼中透出光。

 “可是,我们的生活却没有像当初设计那样…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张动看出我的惑,继续道:“当我们物质条件都改善了,的确疯狂了一段时间,可是过后,生活里却没有了情…没有情的生活,像死水一样,尽管我们深深的爱着对方,可是没有情的生活让我们彼此恐慌。

 我们恐慌,怕爱在这死水一般的生活中消磨殆尽,怕爱在时间的海洋中流逝…也许你会对我的说法不认同,这也许是因为彼此的经历有关,我的生活你一下子不能理解…”张动看出我越来越迷茫,就更认真的跟我解释。

 “你知道吗,在那段时间中,我和你嫂子通宵达旦的做,可是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也无须避讳你,我们的做的方式恐怕是你所想象不到的,你毕竟是在大陆嘛。”张动竟然笑了起来,好像在说什么可笑的事情。

 “我们用了各种奇巧具,尝试了各种体位,知道什么是SM吗?”张动笑着问我。

 我都有一些脸红了,大陆再落后,可是小弟也浏览过像海岸线这样经典的论坛,当然知道什么是SM了,真当我是无知少年呀。

 见我点点头,张动有些惊讶但又有些了解的点点头。

 “你用过SM吗?”张动继续问我。

 “…”我尴尬的摇摇头,脸红得我都能感觉到烫人。

 我的脸红纯粹是因为男人的尊严,这样被人问让我感觉自己太幼稚,很没有男人的面子。

 “你小子还真单纯呀。”张动没有放过揶揄我。

 “尝试过很多的东西,但我和你嫂子还是找不到情的感觉。

 后来,我们在朋友的闲谈中知道了在当地的富绅中流行换和拍摄A片的事情…”看着我惊讶的神情,张动出了意料之中的得意洋洋的坏笑。

 “嗯…真的嘛?怎么可能…太让人吃惊了…你怎么能接受呢…”我喃喃自语,说着自己也不知道的言语,还没有从张动的话语中缓过神来。

 “为什么不接受?难道看到自己的婚姻亮起红灯却不采取措施任由婚姻瓦解家庭破碎,这就是对婚姻的忠诚?”张动有些激动边挥动手臂边继续说:“婚姻,只要有爱,爱的本质不变就足够了,而是什么方式来维系只是方法问题,你不觉得爱才是最重要的吗?”

 “可是…可是…”我想和张动辩论,可是诺诺了两声就再也张不开口。

 现在我的脑子里嗡嗡的直响,好像有上千只蜜蜂在脑子里盘旋,让我心烦、郁闷、压抑…堆积在口让我呼吸不得。

 张动看着我痛苦的样子,以为是我接受不了他的新思维新想法,嘴角出些许笑容,大有任由他人评说的架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着烟看着我。

 其实,我倒不只是因为张动的特异的言论而震惊。

 我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的婚姻,想到了小婉的出轨,想到了前几天看到的让我惊心的情景。

 我一直以为我是绝对的正确、小婉是绝对的错误,是她出轨了,背叛了我们的婚姻、背叛了我们的爱情,当时看到自家厅上挂着的“真爱”的条幅,怎么都觉得是对我的嘲讽。

 悲愤的心情一直伴随着我,让我一直痛恨小婉的出轨!但今天,张动的一番言论让我从另一个方面看待我的婚姻。

 事情就像硬币有两面一样,我只看到了小婉的背叛,只在痛恨小婉的欺骗,但我没有看到其他方面。

 小婉为什么背叛我不知道,在目前的婚姻中我难道就一直是正确的吗?难道我不正是因为工作而忽略了小婉嘛!让新婚的少妇空守闺房,我就真的没有错了?我追求的婚姻的本质是什么?难道当初和小婉结婚不是因为我爱她吗?现在我不一样深爱着小婉吗?可是小婉还爱我吗?

 我所看到的那的场面中,小婉不也是想到了我吗?小婉不是急着给我打电话吗?小婉如果不在乎我,何必那么在意我的感受?那么小婉是爱我的!那么我的婚姻中还是围绕着爱的,可我…怎么原谅她在的表情!我…我怎么接受…嫉妒、痛苦、悲愤、自责、后悔…种种情绪一下子袭击着我,让我更加头痛裂。

 放弃小婉?抛弃她?可是我割舍不下呀!我…突然我现在特别想知道,为什么小婉出轨,她为什么出轨!张动默默地看着我,发现我几乎要歇斯底里了,本是狂傲的眼光渐渐变得惊讶,既而变成了深思,但他看我揪着头发痛苦的样子,知道不能再这样由着我发展了,否则,我恐怕要疯了…

 “嗨!老七,你怎么了?老七…”张动推着我的肩膀,想将我从思绪中唤回来。

 “哦…”我抬起头,目光空地望着前方,但还没有明白过来。

 “老七!”张动看我还没有回过神,伸手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过矿泉水瓶,兜头浇了下来。

 “啊!”我从思绪中逃了出来,看着头上淋下的凉水,尴尬的笑了笑。

 “老七,你怎么了?说我的事,怎么你反应那么大?是不是…”张动停了下来看着我,仿佛要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事情的端倪来。

 “没!对不起,我走神了,我的事情…先别说了,再说说你吧。”我目光闪躲,好像张动真的能从我的眼神中看出我内心的秘密似的。

 “兄弟,你不是有什么事情吧?”张动继续问我。

 “…我现在心情很…没…没什么…”我躲躲闪闪地回答。

 “我…我的事情以后再跟你讲…对了,你们真的参加…了…”我吐吐地道。

 “是,我后来和你嫂子谈了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应该改变一下生活方式,改变这一切,对,我们参加了…”张动看我情绪缓和了,就继续回答我。

 “我们第一次参加当地名的换的活动…”张动的脸隐藏在窗帘投下的阴影中向我娓娓道来。

 “那次的活动让我真的大开眼界,算我们是三对夫…很投入的爱,之后我和你嫂子找到渴望已久的情…”虽然知道张动参加了换的活动,但亲耳听到张动承认,还是让我很震惊。

 我痴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张动,心里情绪变化万千。

 “…在那次换之后我和你嫂子就像染上毒瘾似的罢不能,我们沉换的乐趣中。

 在换期间,我们都摄影留念,在单独和你嫂子好的时候,我们就放出来,重新体验当时的情和乐趣,不断发掘生活中的刺…后来我们看自己的摄影质量不高,就想到了拍A片…”张动看到我惊讶得张大了嘴的样子,笑了起来,就像看到多么稀奇的事情似的。

 “让你不能接受是吧,这很正常,在那里只有你想不到的,但没有别人做不到的,你以为那些拍A片的都是女和低级演员吗?”张动的神情让我感觉我恐怕真是白痴孤陋寡闻。

 “老弟,其实你想错了,在美国有很多中产阶级的家庭或巨富的富豪参加拍摄活动,他们的目的大多是想将自己子的美貌向世人展示,或者像我这样,找寻生活中的刺,重新点燃生活的活力,也有的是想尝试拍摄的刺足变态丈夫的望,等等等等林林总总…我们参加拍摄不是为了商业目的的,如果想保留影像权,作为私家珍藏,那么我们不但得不到报酬,反而要付给摄制组和参加活动人员钱的,费用可是很贵的呦…”张动现在竟然还能笑出来,我真的佩服他。

 从张动眼角嘴边透出的笑意使我知道张动真的生活得很美满,身上透出来的幸福是有目共睹的。

 但我能接受吗?虽然在网上看到那么多换类的文章,虽然我非常爱看,感觉特别刺,但我能接受吗?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呀,自己的老婆,和别人、跟别人做,是男的就不应该接受呀,可是,张动的说法在某些方面和我的观点是一样的──就是为了爱!他采取的方式目前我还不能接受。

 之所以说不能接受,是指我做不到换,但这个想法的确是刺,做不到并不等于想不到是吧。

 那么我能接受小婉和别人吗?当初看到小婉在上、在别人下辗转承,我当时不是也没有冲进去将他们打死吗?反而一边看着一边手…那么说,我能接受换的行为!我被自己的推断而得出的结论吓坏了!

 这么变态的想法我也能接受?不能!我心里挣扎着!我不想问问万能的苍天,您能可怜我帮助我解决眼前的问题吗?我拼命的晃晃脑袋,好像刚才让我震惊的想法能甩出我的脑袋似的,又用双手大力地在脸上,好让我麻痹的神经尽快恢复!

 “老弟,看来哥哥的事情你还是不能接受,我们…哎…我以为你能接受呢…”张动看着我痛苦的表情说道。

 张动的表情很奇怪,好像是很期待我能接受他的想法、他的生活,好像很期待我对他生活的认可。

 这对他那么重要吗?毕竟他有他的生活,我是否接受一点也不影响他的生活呀!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他的想法他的生活观,只是我在痛苦地想着我的生活。

 可能我的表情让他误会了,他刚才的叹息好像真的很失望!

 “不…老六,我能接受你的生活观…刚才我是想到其他的事情了…对不起,刚才我走神了!”看到张动误会我了,而且他是那么失望,我不想让他继续误会,忙解释道。

 “真的能接受我的生活吗?”张动听到我的解释,用发自内心的高兴的语气跟我说。

 “原来我的朋友那么在乎我,那么在乎我们的友谊!”我听出张动快的语气,心里这么想。

 “你的生活我能接受,也认可,其实,你根本不用在乎我呀,毕竟那是你的生活,你活得开心我本该替你高兴的…”

 “那么,你没有反感吗?真的能认同吗?”

 “老哥,你怎么了,其实你跟我讲你的隐私,足见你对小弟没有隐瞒,我…其实小弟早就在国内浏览一些情论坛,早就看过换类的文章,只是没有实践罢了。”我想放松自己刚才纷的情绪,笑了笑说。

 “对换,感觉其实是很刺的,刚才有那些表现…其实是小弟想到了其他方面的事情,而且…你老大太惊世骇俗了,我只在文章上见过,身边的人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才感觉惊讶而已。真的,我能为你告诉我的事情保密,而且也能接受你说的事情,而且你告诉我你的隐私,让我更珍惜我们的友谊。”我笑了笑继续说。

 “这是在大陆,你的奇思妙想和你的特异的行为,在我们看来是叛逆的,是不能被世俗接受的。

 但我能接受,这就够了吧,哈哈,你老大,真的了不起。”我故意大声地笑着,心里却在想小婉──让我心痛的女人!我能接受换的事情,但我能接受换的行为吗?脑中突然冒出的想法让我震惊,就像刚才我推论得到的结果让我震惊一样,因为我现在不抵制换的行为,内心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冲动…

 “谢谢你…老七…”张动看我说得那么诚恳,由衷的表示感谢,可是眼中出的神态却表示他内心中还有什么期待。

 可是当时我的心情没有继续揣摩张动还有什么想法。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