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
第05章
 其实我知道,张倩刚进公司的时候,就和我一起为公司打拼,平时我对她就像呵护小妹妹一样的关心她,从而培养了她对我像对大哥般的依恋,还有我在商场上拼搏不息的表现,对待困难的时候总能想到办法解决,更赢得了张倩对我的仰慕。

 种种情由,恐怕张倩也搞不清自己对我真实的感情。

 抬头看着娟姐已经整理好的衣服,虽然双颊仍然红,但是理智的目光又再次重现。

 “对不起…娟姐,我的秘书很着急,就按刚才的电话回拨…”

 “是小婉找你吗?”娟姐轻声地问我。

 “嗯…”我也轻轻地点点头。

 “知道什么事吗?”

 “…”我又摇摇头。

 “她很着急的想找到我…”

 “我现在…心里七八糟的…根本不能想清楚…她找我什么事…”我迟疑地说。

 “傻小闯,你心里还是很在意小婉呀,看到你这么在乎小婉,娟姐就放心了。给她回个电话吧,别让她着急。”娟姐面微笑地鼓励我。

 “我很…”我沉着。

 “小闯,听娟姐的话,你现在的表现还是很爱你的子的,而且从小婉的表现来看,她还是很在意你的,也在意这个家。”娟姐停了停,看我认真地在听她讲,于是就继续说:“小闯,两个人组成家很不容易,你们是恩爱的。

 这三年你们聚少离多,虽然你每次回到家,努力地陪着她,可是娟姐想,你们的交流恐怕比你和你同事的交流要少得多吧。”

 “…”我低着头,想一想确实是这样,就点点头。

 “对了,小闯,你也承认你们的沟通很少。刚才听到你说了那么多你自以为很爱她的表现,可是你有想过吗,你给她的只是物质上的关怀,那么你有从精神上足她吗?”娟姐认真的看着我。

 “女人是需要男人哄的,娟姐是女人,很明白这个道理,想想这三年来,你有陪过小婉过生日吗?你有陪她在外面享用温馨的晚餐吗?你有在情人节送上一枝玫瑰吗?”娟姐的问题让我一下子懵了。

 “我只想到拼命赚钱,好养家,好让小婉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认为这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小婉应该可以理解、可以原谅我没有送花,没有常陪在她身边…”我讷讷地回答着。

 “小闯呀,小闯,你在娟姐眼中是很精明的,很讨女人喜欢的呀,想想以前你怎么对我的…”娟姐说到这好像想起以前的日子,眼光深邃,仿佛回到了从前。

 我也随着娟姐的这句话,思绪飘回到了过去…

 “小闯…”娟姐的语声更加温柔。

 “当初你那么对待娟姐,娟姐很感动,要不是当初娟姐结过婚…”娟姐温柔的话语带着无限的伤感。

 “好了,小闯,还是说你的事情。”娟姐看到我迷茫的眼神,知道我又失到了过去,忙转移话题,将我引回现实。

 “刚才说到女人要人哄的事情,你以为你忙工作就可以疏忽小婉吗?这你可就错了。”

 “女人是情感的动物,虽然她爱你依旧,可她从你身上得不到需要的温馨。女人为什么嫁人,就是想找到可以终身依靠的、让她幸福的老公,当她无助困苦的时候,可以找到倾述的对象;当她成功喜悦的时候,也有亲人和她分享…”说到这,娟姐仿佛是在述说自己的心事,眼圈红红的。

 “可是这三年,你有陪她听她的倾述吗?有陪在她身边分享她的喜悦吗?有陪在她身边为她解决生活和工作中的困苦吗?”娟姐直直地看着我。

 “恐怕你没有吧。你现在能了解你的子的心理吗?知道她在想什么吗?了解她身边的朋友吗?”娟姐大声地问我…

 “怎么了?我这三年怎么了?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吗?我一心以为努力工作、创建自己的事业,这样就可以给小婉一个舒适的生活,一个舒适的家…”

 “我也曾设想过,当事业成功的时候,有花园洋房、私家汽车,物质生活不再窘迫寒酸,每天送老婆上班,下班回家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丰盛的晚餐,可以一起出去看山看水,享受朝阳的灿烂夕阳的温情;一起到电影院像恋人般的牵着手看电影,和她讨论电影中的人物的命运,再者陪她一起逛街购物,享受一下街边的小吃…”

 “所有的这一切不都是我追求的吗?我努力工作不就是追求和小婉一起享受人生吗?这不是我工作的目标吗?”

 “可现在我干什么了?难道工作就是我疏忽她的理由吗?这三年来,我真的没有好好地陪过她,情人节真的让我淡忘了,温馨的晚餐也被我繁忙的业务给冲淡得毫无情趣。”

 “对了,我想起来了,当我和小婉共进晚餐时洋溢在她脸上的喜悦,可是当我频繁地接听电话时她眼中的幽怨和恼怒,当我陪客户进餐娱乐归家后,酒醉的我一下子瘫软到沙发上,是小婉从冷冰冰的沙发上将我背到上,给我换衣擦脸,心疼地在一边埋怨我不知道爱惜身体,叮嘱我下次少喝酒…”

 “可是,难道都是我的错吗?为什么她就没有错?为什么我能忍受寂寞?为什么她却耐不住红杏出墙?为什么?”…娟姐看到我的脸忽红忽白的、情绪渐渐激动,于是又说:“傻弟弟,娟姐说了这么多,是想让你知道女人是怎样的。

 小婉她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确实是她不对,她的确是错了。

 娟姐刚才这么跟你说就是想让你知道,她有错占大部分的责任,可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

 事情的发生就像一个硬币,是两面的,不要只指责你的子,多多想想…”说到这,娟姐无限爱恋地看着我。

 “…”我沉着,脑袋中像有千万只蜜蜂,嗡嗡地吵得我头痛裂。

 “娟姐,我该怎么办?”半晌我无力地抬起头,无助地看着娟姐。

 娟姐像看着小弟弟一样,无奈地摇摇头。

 “哎…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娟姐也帮不了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是如何想的。

 我看你最好能和小婉谈谈,然后是分是合你再决定,记得一切要问你自己,要多想…”说到这,娟姐走到我身边,拉起沙发上的我。

 “看着娟姐,无论何时娟姐都在你身边,娟姐相信你,娟姐不会看错你的。

 小闯,你一定能处理好家务事的,一定能顺利度过这个难关的。”娟姐深情地望着我,坚定地说。

 “…”我无力地看着娟姐,眼神飘忽。

 “小闯,记得…随时都可以来找娟姐…”娟姐深情地说。

 “你是娟姐最爱的人…娟姐希望你能幸福…”娟姐轻轻地说出她内心的秘密。

 “娟姐!”我激动地拥着娟姐,感受着娟姐无限的柔情。

 “来,小闯,现在四点了,回家和小婉好好谈谈吧。”娟姐轻轻推开我,直视着我的眼睛。

 “像个男人,像个战士,回到家,别逃避,好好和小婉谈谈,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苦笑了一下,心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和小婉谈,应该如何面对小婉。

 “快回家吧…”娟姐轻轻地推着我,同时踮起脚,将她柔软滑香的朱印到我嘴上。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鼓起全身的力气,用力地吻着探究着娟姐的朱,娟姐也热情地回应着我的索求,直到我们都没有了力气,才渐渐地分开。

 一个小时后,我带着复杂的心情推开了家门。

 看得出家里收拾过,但不像以前那样整洁。

 茶几上放着小婉的手包,沙发上也很凌乱,没有收拾,房间里静悄悄的。

 我下鞋,怀着复杂的心情站在厅中,静静地呆了几分钟,深了几口气,鼓足了勇气,慢慢来到卧房门前,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呼…”房间里没有人,我紧张的心一下子放到了肚子里。

 虽然我准备和小婉谈话,可是真的没有准备好,心里的情绪始终不能平静。

 说心里话,这次回家,完全是因为娟姐的缘故,否则,我不会这么快地回来。

 当我看到房间里没有小婉的时候,真的,我的心放到了肚子里,长出了一口气,身体里又渐渐地恢复了生机。

 我退出了卧室,到厨房、书房、客房、卫生间都转了转,还是没有小婉,现在心里更加安稳了。

 我又回到了卧房,看着收拾一新的榻、新铺的单,又想起昨天看到的情景,仿佛空气中还弥漫着的气味,空中还飘的叫声…我愤然退出,快步的转到书房。

 “怎么能,我怎么能再回来?这一切都是笑话,我怎么能原谅小婉,我怎么能再回到这个家,怎么能再上我们的?”我坐在书桌前,双手进头发,痛苦地抱着头。

 “小婉呀小婉,你到底怎么想的呀,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你为什么呀!”痛苦的思绪继续折磨着我的心。

 “对了,小婉的记…”我在沉思中突然想到。

 小婉有个记记的习惯,每天都会花很长时间将自己的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我曾经和她嬉笑说:“记这些东西,累手累脑,有时间多多休息多好。”她笑着对我说:“这里是我自己的天地,有我的欢乐苦恼,想想以后我们老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不是很有意思吗?”

 “哦?那么我先来看看我的小宝贝心里想的是什么。”我佯装要看她的记。

 “不,不能!这是我的隐私,是我内心的秘密,你不能看!”小婉急忙护住记,生怕我看到似的。

 “哈哈…小傻瓜,你老公怎么是这种人。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秘密,我可不会探究你的秘密的,放心好了…那么也允许我有自己的…呵呵…”我和小婉调笑起来。

 “不可以!你要对我透明!”小婉虎视眈眈地看着嬉笑的我。

 “不公平呀!不公平!”我故作气愤地嚷道。

 “什么公平,我就对你专制!”小婉对我摆出不讲理的态度。

 “哦…我好惨,我要革命,推倒专制…”说罢,扑在小婉的身上,手上下齐动,侵犯着小婉的重要阵地。

 “你敢!你坏!哦…老公…饶命…”小婉一边娇呼,一边躲闪。

 “哦…老公…”满屋的欢笑,满屋的温馨…出于对小婉的尊重,我虽然知道小婉的记在哪,但从来也没有动过。

 后来朋友看我做生意,送我一个保险箱,说让我好藏私房钱,我当时看着这个保险箱,就笑了起来。

 在大学的时候,因为我灵敏的手指、敏锐的听力,曾经帮助过一个铁哥们开过他爸的保险箱,所以在我看来保险箱只能对付小盗。

 真正的钱呀,还是得存银行。

 本想说不要的,可是看朋友那么热情就只好收下,后来就给了小婉,让她将她的东西放在里边。

 “对了,记肯定就在那里。”我灵一下,想到这,脑袋突然灵敏起来,有种就是想打开保险柜的冲动,找到小婉的记,偷窥她的内心世界。

 我快步地又返回卧室,打开衣柜就看到了保险柜。

 因为当初给小婉保险柜的时候,纯粹是好玩。

 我们的钱物根本不放在保险柜中,而且保险柜这么笨重,也不想安装到墙里,所以就随便的放在衣柜底层,小婉随手放个零碎也能方便些。

 “要开小婉的保险柜吗?要偷窥她的秘密吗?”我心里斗争着。

 “哎…管她呢,我现在就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是否还爱我,到底她是如何变的…开!”最终想偷窥小婉内心的渴望战胜了我。

 我趴在保险柜前,手指拨动着转盘,耳朵倾听里面的动静,很快的我就打开了。

 保险柜里面放着杂七杂八的物品,还有一个大纸包,摸起来像是衣服和硬硬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东…”我疑惑地打开纸包。

 “啊?”我心里忍不住大吃一惊。

 只见里面是五、六套情趣内衣,黑的、蓝的、紫的、白的、透明的,五颜六

 还有一个…是仿真的具,大大的,黑色的纹理、硕大的头,头上还有细小的颗粒…

 “天!小婉怎么有这些东西?”我眼前一黑,有些眩晕。

 我将这些都摊在上,愤恨不平的急切地翻着保险柜…

 “我看看…这里到底还有什么…”我气愤至极,一边翻弄一边嘟囔着。

 终于我找到了渴望已久的记,厚厚的几本摆在我面前。

 “怎么这么多?”我心里气愤的骂道。

 随手翻开,小婉清秀的字体映入眼帘。

 随翻随看,都是结婚前的记,最近的也是结婚后半年的。

 “其他的呢?”我合上记,心里奇怪起来。

 “对!电脑!在她的电脑里!”真奇怪,为什么到现在我竟然还有这样精准的判断力。

 我飞快地跑到书房,打开电脑。

 熟悉的WINDOWS2000出现在眼前,提示我登入。

 我点击小婉的用户,提示输入密码。

 “是什么密码?”这可难不住搞电脑的我。

 “猜密码是我的强项,哼!”我熟练地敲击着键盘,输入我想到的可能的密码,可是都不对。

 “啪!”我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心里烦躁不安。

 “他妈的,是什么,让我进入!”我对着屏幕怒吼着。

 可是只有密码错误的提示出现在屏幕上,仿佛在嘲笑我。

 “这些都不是,还能是什么呢?”我沉浸在猜谜游戏中。

 “除非是随机的密码,这可要很长时间,也需要工具了。”我判断着。

 “现在时间恐怕不够了。”我焦急地抬头看着墙上的钟。

 “咦,怎么停了?”看着墙上停止的石英钟,我不纳闷。

 这个石英钟好像很长时间都不走了,怎么以前我就没有注意到呢。

 “是什么密码?”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经六点二十了。

 “快呀,小婉应该回来了。”我催促着自己…

 “不对!小婉要是用随机的密码,肯定很不容易记住,写出来很不保险,那么…”我从沉思中抬起了头。

 “不会吧?”我盯着墙上的石英钟,心中一动,心脏控制不住地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我抑制内心的激动,小心的在键盘上敲击出石英钟停止的时间。

 “时针、分针、秒针…OK,芝麻开门吧。”我心里祈祷着,然后敲下回车键。

 “哈!进来了!”我心里暗自得意。

 小婉的目录很简单,除了几个游戏之外就是办公和私人目录。

 “DIARY!”我终于找到了这个目录。

 打开检索了一下,果然在结婚半年后小婉改成用电脑记记,一直到前天的记。

 “哼哼!”我将刻录盘放进刻录机中,将小婉的记都刻录下来。

 “对了,还有E…MAIL。”我又将小婉E…MAIL下的所有邮件也刻录到盘上,五分钟全部搞定。

 “然后怎么办呢?今天就跟小婉谈吗?不!不!我要先看看小婉的记,到底她是怎么会变的,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坐在电脑前终于做出了决定。

 然后我又回到卧室,准备将一切都放回保险柜,可是随手一翻,又看到三张光盘?“这又是什么?”我拿着光盘奇怪着。

 “拿到电脑上看看。”可是电脑提示我输入密码。

 “什么东西,这么保密,难道和小婉有关?”我一边想一边又放进刻录盘。

 “全盘COPY,等慢慢再破解密码。”终于结束了,收拾好房间,带着五张刻录盘,我轻轻地离开了家。

 我立即赶到了机场,买了当晚回上海的机票,准备在谈判期间解读小婉的记。  M.WugUiXs.COm
上章 娇凄出轨日记 下章